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少年侦探录 > NO.11 触手可及的死亡(二)
    经历了千辛万苦,蒙悟最终还是找到了厨房的位置,可是这真的是厨房吗?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重岩叠嶂的房屋,蒙悟的下巴渐渐的紧贴在地面之上,这是别墅群啊有木有?

    “小子,你迟到了挺久的啊!”

    在要进入其中的时候却遭遇了保安的刁难,二十来岁的样子,脸上还微微的带着些少年青涩模样,看来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又是在玉家,所以不免有些趾高气昂。

    “不好意思,因为在来的时候出来一点点事情,有个老奶奶摔倒了,所以本着大华民族尊老的优良传统我好心的扶了起来,然后再好人做到底将她送到了马路的另一边。”蒙悟的双眼闪着明亮的光芒,一脸希翼的看着保安兄台,那个样子明显在说我就是雷锋啊!

    可是谁料保安兄却摆了摆手,满是讥讽的说道:“小子,欺骗我的话,你就不能找个好点的理由吗?现在这个社会看见老人摔倒那个傻蛋会去扶,一扶就是被讹,明白吗?你说你被老人家纠缠上了,我可能还会相信你。”

    “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的。”蒙悟眯了眯眼睛,轻声道。

    “傻蛋,好了我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再于你做什么纠缠了,既然迟到了的话,把你的工作证拿过来,好让我记录下!”保安兄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持着官腔道:“这个关系到你的月末奖金问题,我也马虎不得。”

    工作证!

    这三个字瞬间让蒙悟愣住了一下,我只是混进来的,那里有什么工作证啊!这可怎么办,如果没有办法混入到基层的工人之中,那么根本就没有办法调查了,一般来说信息量最大的便是他们。虽然都是一些谣言,但是如果没有依据的话,谣言又是出自何处?

    所有的荒诞都是有可能可以导出真正的真相!

    “我、我是新来的,所有还没有拿到工作证。”蒙悟支支吾吾的说道。

    “哦?没有工作证?”保安兄微微一笑,可是其中包含着许多的讥讽蒙悟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就不好意思了,朋友,没有工作证的话我就不能让你进去了,你别指望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首先你要记清楚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王大黑,你又在这里刁难人,是不是?”就在蒙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是好的时候,一个悦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被称呼为王大黑的保安兄看见蒙悟身后的人表情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十分掐媚的说道:“哟,这不是小乐小姐吗?怎么又去王管家那里帮忙了吗?”

    “我去干什么由不得你管,还有你怎么就这么死性不改呢?刁难人很有意思吗?”蒙悟转过头去,正好看见一个双手插腰姑娘竖着一双柳叶眉,齐刘海,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利索的短发被扎成一束于背部。

    “可是小乐,这个人他没有工作证,按照规定是不能放他进去。”王大黑装作为难道。

    小乐道:“他不是说过刚刚来工作的吗?所以没有领到工作证,而且我也没有工作证,你本事别让我进去,如果耽误了今天晚上的晚会,你担当得起吗?”

    “不,不,小乐小姐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误了今天晚上的晚会,影响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保安可以承担得起的。

    “那么你还打算在这里纠缠我们多久时间?”小乐淡淡的说道。

    “没,没,二位快点进去吧。”王大黑还能说些什么?只能连忙的请他们进入。

    “哼!”小姑娘冷哼一声,然后带着蒙悟进入厨房。。重地!

    “多谢姐姐了。”蒙悟没有忘记道谢。

    小乐摆了摆手道:“这不是什么大事,王大黑那个家伙就是这么讨厌,总是喜欢刁难一些人,对了,你说你是新来的仆人,那么被分配到那个部门工作啊!一般来说只要是进来工作的仆人在之前都会有分配的,除非是混进来的才不知道自己干什么!”

    “额!”本来以为没事情了,可是谁知道只是出了狼嘴啊!现在进入了虎口,我就是混进来的,那里知道自己是负责哪个部门啊!瞬间冷汗顺着蒙悟的脑门狠狠的流下。

    看着蒙悟措手不及的样子,小乐的眼眸紧紧的收缩起来,盯着蒙悟就有股不放开的感觉,像是要把其心中的秘密全部看清楚:“我说你不会真的不知道你是负责哪个部门吧?”

    “我、、我。”蒙悟的汗都快要打湿衣服了。

    “哈哈,不知道就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忙得晕头转向了,忘记给你分配哪个部门是很正常的事情啦。”小乐突然展颜笑道,还不忘伸手拍了拍蒙悟的肩膀,一副被本小姐骗到了吧的样子。

    “这个家伙。”蒙悟一阵无语。

    “好了,既然不知道去干什么的话,那么就和我一起到晚会的会场当服务生好了,你现在跟着我走吧!我只是来这里取点东西,等下我带你去见王伯,他可是我们的大前辈。”小乐自顾自的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身边这个少年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轻笑:“大前辈?我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大前辈啦!”

    某个黑暗的房间里面,黑影在某个地方摸索了一番之后,似乎抓住什么东西,续而发出触目惊心的诡异笑声:“阿雪,今年的制裁又要开始了,今年会是最后一个,阿雪,我终于可以去找你了,阿雪你想我吗?我是想你想的要发疯了啊。”

    “滴答。”液体坠落的响声。

    眼泪、、、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