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魔天记 > 第十八章 地灵脉与牧云仙
    但这时,包括蛮鬼宗掌门在内的所有灵师,全都眼也不眨的盯着悬浮空中不落的高大少年,哪还有人会分心在其他弟子身上。

    “噗”的一声,第十二道光环也在高冲体外凝结而成的一瞬间,其一下睁开双目,并不由自主的扬首长啸起来。

    啸声凝厚奇长,足足数十息后,才渐渐平息下来。

    “啊,我这是……”高冲这才发现自己身处半空之中,当即大惊的躯一沉,往地面坠落而下。

    “孩子,不用害怕!”

    就在这时,高冲耳边却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砰”的一声。

    少年身子在一股巨力一托后,又稳稳的停在了空中,接着身前人影一晃,多出一名身穿麻衣的黄发老者,满脸笑容的上下打量其不停。

    听刚才声音,正是那名蛮鬼宗掌门,只是不知何时显露出了真容。

    几乎同一时间,旁边风声又起,雷姓大汉、林师妹、楚师弟等几名灵师身影也同样闪现而出,但一见蛮鬼宗掌门抢先一步后,不禁面面相觑了起来。

    “掌门师兄,此子是……”楚师弟犹豫了一下,就想张口说些什么。

    “你们现在不用说什么,开灵仪式还未完成,等所有弟子开灵完成后,再来商谈这孩子的事情。先回去继续看护法阵,否则门规伺候!”蛮鬼宗掌门一摆手,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厉声说道。

    其他人互望了几眼,纵然满心不青元,但在这位掌门义正言辞的话语下,也只能口中称‘是’的飞回原来位置。

    但大半人目光还时刻盯着高冲这位弟子不放。

    而高大少年这才明白眼前老者竟然就是蛮鬼宗掌门,急忙大惊的就要大礼参拜。

    “不用多礼了!你既然已经凝结成地灵根,此地法阵和这点灵药对你没有太大的作用了,先跟老夫到那边去,我还有话要问你一二。”蛮鬼宗掌门一抬手的阻止少年下拜,慈祥异的说道。

    高冲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在受宠若惊之下,自然不会说半个“不”字。

    于是老者一把抓住少年手臂,当即向高台飞了回去。

    林师妹见此,二话不说的也跟了回去。

    剩下的楚师弟等人不禁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那还在法阵上方念动真言不停的圭姓儒生,见此情形,更是十分焦急。

    按照约定,这位散修弟子可是应该归他们九婴一支的,可看自己这位掌门师兄的意思,明显是要反悔了。

    这怎不让他心急如焚,恨不得仪式时间马上耗尽,好能追上去好好质问蛮鬼宗掌门一番。

    而岂止是他,此刻其他几名灵师也都恨不得法阵中弟子全都一下死个精光,好不用再硬耗时间下去。

    要知道,他们每在这里多待片刻,那边蛮鬼宗掌门就可能多一分把握的将那位‘地灵脉’少年说服,直接收归自己门下去。

    这种拥有十二灵脉的天资之才,可是大玄国百年才能一见的,上一次蛮鬼宗拥有此等资质弟子,还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

    至于比地灵脉更加惊人的拥有十五灵脉的天灵脉资质弟子,蛮鬼宗从开宗以来就从未有过。

    只有现在大玄国几大宗门中实力最强的天月宗,在千余年前才曾经出过这般一个天纵奇才。

    也就是这名天灵脉弟子的出现,才给天月宗一下奠基了以后千年力压其他诸宗的基础。

    地灵脉虽然比天灵脉要远远不如,但只要能成长起来,让蛮鬼宗地位更进一步,还是十分希望的事情。

    在此种情形下,包括楚师弟等人在内的各支灵师,自然极力想将这地灵脉弟子收入本脉中,好让本分支以后能够成为宗内势力第一的存在。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距离仪式结束不久了,法阵中的世家弟子还有人不断的头颅爆裂而亡,一时间却无人能够再开启灵海成功。

    圭姓儒生,楚师弟等人对此根本不放在心上,目光频繁往高台那边扫去了。

    只见高台上,也不知蛮鬼宗掌门给高大少年说了些什么,让其小鸡啄米般的不停点头。

    见到这一幕,法阵中的楚师弟等几名灵师,脸色都有些发青了。

    就在这时,忽然法阵中又一声长啸传出,只见盘坐地上的柳鸣,体表白光一闪,开始有一道道白色光带凝聚而出,并在方一显现的时候,一阵狂舞不定,将四周虚空都抽打的嗡嗡作响。

    这等异像,终于引起了几名灵师的注意,有些诧异的望了过去。

    这凝脉声势有些怪异,难道是又出现什么良才美质不成。

    但未等这几名灵师心咒稍有些期待,柳鸣身上光带一凝聚出第三条时,就骤然白光一敛的停止下来,竟然只是形成了三灵脉而已。

    楚师弟、雷姓大汉见此情形,心中大失所望,立刻不再多看柳鸣一下的仍转首望向高台所在。

    圭姓儒生也眉头微微一皱,摇了摇头的也不再关注柳鸣。

    但此刻的柳鸣,脸上却满是惊喜交加的神色。

    这时的他,体内一团银色光球正在徐徐转动不停,在深吸一口气后,似乎浑身肌肤一个激灵,仿佛每一根汗毛都能从外界吸纳进丝丝的清凉。

    他虽然只是形成了三灵脉,但开启了自己的灵海,成为了一名灵徒,却是货真价实的事情。

    实际上要不是他在最后凝聚灵海关键时刻,突然灵机一动的将强大精神力一分二,一半继续艹控元力继续往丹田处聚拢补充,一半精神却将丹田处丝丝元力,编制东西般的交织穿插一起,让它们变得凝成一团,而不用担心散乱开来,最后能不质变的形成灵海,还真是两说的事情。

    这也幸亏他最近勤修控元之术,外加精神力足够强大并可以一分为二,换做另外一名灵脉弟子,绝无法做到此种事情的。

    就在柳鸣心中狂喜的时候,耳边轰鸣不断的真言声一下嘎然而止了,接着空中人影一晃,雷姓大汉就一个模糊的到了法阵正上方,并面无表情的宣布道:

    “时间到了。未有开启灵海的弟子全都离开这里,自会有人带你们离开广场,而开启灵海成功的弟子,先到一边休息等待,回头和我们一同去祖师堂。”

    话音刚落,法阵一声嗡鸣的停止了运行。

    楚师弟儒生等几名灵师二话不说的立刻破空而走,向高台方向激射而去。

    雷姓大汉见此情形,翻了一下白眼,但匆匆吩咐几句后,也跟着飞了过去。

    柳鸣见此情形,深深望了高台方向一眼后,就抬步向法阵外走去了。不过当经过一名有些失魂落魄的少女时,脚步微微一顿。

    这名少女,赫然正是牧明珠。

    此女虽然没有在仪式中毙命而亡,但也没有开启灵海成功,以其的高傲姓子,心中这种失落可想而知了。

    但这时,法阵外灵徒中,一名面容和牧明珠有几分相似的美貌少妇,却走了过来,将少女一把楼在怀中后,就轻声的安慰了起来。

    紫衣少女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酸痛,当即大哭出声起来。

    说到底,此女女也不过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在经受这般大打击后,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柳鸣摇了摇头,身形一动,就要从二女身旁一走而过。

    但就在这时,那名美貌少妇却忽然出声叫住了少年,并面带一丝笑容的问道。

    “你是白贤侄吧,妾身牧云仙当年曾经令尊见过数面。这一次贤侄能够成为灵徒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妨有机会到妾身那里坐坐,我给贤侄介绍几名好友认识一下。”

    “既然原来是家父旧交,等小侄抽出时间后,一定过去拜见一二。”柳鸣心念飞快一转,就双手一抱拳的客气回道。

    “呵呵,那妾身就静等了佳音了。对了,贤侄已经成为灵徒,以后和妾身就是同门师姐师弟的关系,不用叫的那般客气,不嫌弃的话,称我一声‘云姐’就行了。”牧云仙闻言,嫣然一笑起来,眉宇间隐约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狐媚之意。

    柳鸣却视若未睹,称是一声后,就从容的离开了。

    “云姨,这白家小子只不过是三灵脉而已,此生根本不可能成为灵师的,也值得你拉拢吗?”牧明珠见此情形,终于停止了哭泣,两眼微红的低声问道。

    “明珠,你知道什么。灵师哪有这般好近几曰,你看本宗灵徒弟子上千之多,但灵师却不过三十余人,就知道是多么可望不可即的事情了。就算是九灵脉之体,也不过是平常修炼速度比我这样的六灵脉快上一些,进阶灵师希望多那么一两分而已。况且要在宗中立足也不是简单事情,哪怕这小子能够为云姨的小团体多增加一丝力量,我也要拉拢一二的。起码,这没有什么坏处的。”牧云仙却摇摇头后,用低不可闻声音的回道。

    “云姨,难道你在上门内处境真的不太好,我要不要……”

    “放心,我的事情你不用艹心,你纵然没有成为灵徒,但只要有云姨在,就绝不会让你受太大委屈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下去吧,有关宗门内情形和一些忌讳,我会另找机会和你细说的。”少妇开口打断了少女话语,神色一肃的说道。

    牧明珠心中一凛,自然的连连点头,跟着少妇走出了法阵。

    这时,柳鸣已经来到了一干刚刚开启灵海的蛮鬼宗灵徒中间,并随意的在一名面目有几分清秀的少女身旁坐了下来。

    这名少女转首看了一眼,看清其面容后,目中一丝异色一闪,但马上就面无表情的回过头去。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大家加入威信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