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魔天记 > 第六卷群魔乱舞 1421皇储
    ( )“剑阵!”

    柳鸣脸色一变,他在魔渊秘境中见识过皇甫玉魄和柳枞阳交手,此女当时便是驱使多柄飞剑,威力便已不俗,此刻施展出的剑阵比之前的飞剑更为精妙,容不得其不重视。

    九柄飞剑越转越快,须臾之间幻化出了一个十余丈大小的白色剑轮横于半空,中心处白光如旭日般刺眼夺目,几乎目不能视。

    柳鸣心中一凛,袖袍一扬,一颗接着一颗的山河珠从袖袍中飞出,飞快组成了一面黄蒙蒙的盾牌,挡在了他的身前。

    紧接着,大片浓郁的土黄色霞光从盾牌表面席卷而出,交织缠绕下,在盾前凝聚成了一枚阁楼般大小的黄色光盾,晶莹剔透,仿若实质。

    他刚刚做完这些,半空之中白色剑轮骤然光芒大放,九道水桶粗细的白色光柱从中央处骤然激射而出,狠狠轰击在了黄色光盾之上。

    一声低沉的闷响,九道白色光柱赫然化为九柄刺目耀眼的白色巨剑,生生刺进了黄色光盾深处。

    黄色光盾被往后压去,表面光芒乱颤,呈现出不支的状态。

    仅仅一个呼吸过后,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黄色光盾终于溃散开来,化为点点黄光,九柄白色巨剑余势不减的往下斩去,直接劈在了山河珠所化的黄色盾牌之上。

    便在此刻,黄色盾牌之上骤然浮现出一层漆黑色水光,整个盾面一下变得光滑如镜起来。

    顿时雨打芭蕉般的碰撞声传来!

    白色巨剑劈斩在了盾牌之上,在表面泛起一片此起彼伏的水晕,但下一刻,所有巨剑纷纷被反弹而回,并在半空之中爆裂开来,化为了点点白色晶芒。

    不过盾牌之上的水光也随之消散开来,重新露出了黄蒙蒙的盾面。

    柳鸣心中一喜,这一连串的神通变化,是十二颗山河珠全部晋升到洞天法宝之后所多出来的,今日首次在实战中应用,果然没有令他失望。

    他脚下一点,往后退了十余丈,脸上警惕之色丝毫不减。

    两人交手虽然只有仅仅一招,且各自刻意控制了法力波动,仍使得二人所在小亭不翼而飞,周围的山水景物也几乎被毁坏一空,好在房间墙壁上布有某种玄奥禁制,这才承受住了战斗的余波,没有坍塌下来。

    皇甫玉魄眼中诧异之色一闪,上下打量了柳鸣几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即屈指一弹。

    半空的白色剑轮发出一声呼啸,轰然解体,重新化为了九柄白色飞剑,纷纷飞回了她的袖中。

    柳鸣面色一怔,没想到皇甫玉魄一招之后竟然就此收手,他目光一闪,也挥手打出一道法诀,土黄色盾牌一闪,化为了一颗黄蒙蒙的珠子,飞入了他的手中。

    “我听颖儿描述过你的手段,曾在魔渊之中与那柳枞阳贼子正面相斗而不落下风,今日一见,果然没有浪得虚名。”皇甫玉魄面色淡淡的说道。

    “皇甫长老过誉了,当日在魔渊塔之中若非另有变故,我恐怕早已死在了柳枞阳手中了。”柳鸣眉梢一挑,淡淡说道。

    皇甫玉魄目光一闪,她当时已经昏迷不醒,魔渊塔顶端发生的变故,她事后也从赵千颖口中知道了大概。

    突然出现并击杀了柳枞阳的青灵,以及从古魔界中出现并将青灵抓摄而走的擎天巨手,包括至宝浑天镜被此手隔空取走,听起来可谓一波三折,让其都不觉有些难以置信。

    “皇甫长老是否还要继续赐教,若是没有,柳某就先告辞了。”柳鸣拱手说了一句。

    “柳家主何必如此着急离去,我方才不过想试试你的实力而已。先坐下吧,关于你和颖儿事情,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了。”皇甫玉魄脸上忽的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此言一出,让柳鸣不由一怔。

    皇甫玉魄说着,单手一挥,一股无形之力使得周围的碎石杂物尽数朝着旁边飞去,转眼间便清理出了一片空地,同时一套桌椅出现在了空地之上。

    皇甫玉魄缓步走了过去,气定神闲般坐了下来。

    “皇甫长老有话但说无妨。”柳鸣目光一闪,没有坐下来,口中如此说道。

    皇甫玉魄淡淡一笑,翻手取出一套茶具,开始自顾自的泡起茶来,清幽的茶香顿时飘散而开,同时口中语气淡然的说道:

    “柳家主,你和颖儿之事虽非自愿,但毕竟木已成舟,魔皇大人总会知晓。不管是为了颖儿,还是为保全皇甫世家的颜面,他定然不会轻饶于你,到时恐怕整个青家也将被连根拔起,一个不留。”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她故意放满了语速,并加了重音。

    柳鸣闻言脸色一沉,心中知道皇甫玉魄此话却绝非恐吓。

    “其实柳家主大可不必如此犹豫,我知道你还有其他红颜知己,但这并不会妨碍你和颖儿的结合。要知道在我们万魔大陆,强者有数个伴侣,也是平常之事,我想颖儿也会接受的。”皇甫玉魄循循善诱道。

    “皇甫长老到底想说什么?”柳鸣一怔,如此说道。

    “若颖儿能够接受你的那些红颜知己,柳家主是否愿意答应下这门亲事呢?”皇甫玉魄淡淡一笑,问道。

    柳鸣听闻此言,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答应?还是不答应?

    刚刚皇甫玉魄说的话,其实对于整个皇甫世家而言,已经做出了不小的让步,若是他还继续拒绝的话,恐怕会立刻激怒对方,再次翻脸动手。

    他自己一个人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早早的一走了之,但青羽等人受到牵连的话,恐怕一个也走不出这泱泱皇城。

    其实他对赵千颖此女还是颇有几分好感的,但是此女毕竟身为魔皇之女,与之一旦亲近,许多事情都会变得麻烦起来。

    “柳家主,我皇甫世家已经礼让至此了,阁下若继续推三阻四,我也只好请魔皇大人出面处理了。”皇甫玉魄看到柳鸣仍然面露犹豫神色,不渝的说道。

    “承蒙皇甫长老如此看重,若是真如长老所述,柳某应承下这件亲事也无不可。”柳鸣心中念头转动,叹了口气,口中说道。

    “如此说来,柳家主是答应了?”皇甫玉魄眉梢一挑。

    “不错。”柳鸣如此说道。

    “很好,颖儿这边我自会安排。不过如今整个皇甫世家正值多事之秋,你们的事情,只能等到明日选出皇储之后,我再另寻时间向魔皇大人禀告了。”皇甫玉魄点点头道。

    柳鸣点了点头,心中不由苦笑一声。

    魔皇知道此事后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自然是越晚知道越好。

    但随即他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皇甫长老,听你刚刚的话,莫非王朝的皇储还没有决定吗?”

    “是的,原本选择的皇储是流水皇子,可惜他不慎中了柳家奸计而陨落了,如今还没有来得及另选一人。”皇甫玉魄犹豫了一下,说道。

    “哦,难道皇储不是由魔皇大人亲自选择的吗?听长老的口气,似乎还有些什么特殊的因由在里面?”柳鸣脸色一动,不动声色的问道。

    “柳家主对此事感兴趣?”皇甫玉魄看了柳鸣一眼,说道。

    “魔皇传承此等大事,柳某自然感兴趣的,魔皇陛下明日邀请我等世家之主前去观礼,我想要提前了解一些,满足一下好奇心。”柳鸣呵呵一笑,不置可否的说道。

    “这些事情,等到明日柳家主自然就看到了。今日就谈到这里吧,明日选出皇储之后,还请柳家主不要离开皇城,魔皇陛下估计会在那时候召见与你。”皇甫玉魄淡淡一笑,站了起来。

    “我知道了。”柳鸣点头答应了下来。

    “哦,对了,这里就这么放着吧,自会有人收拾。告辞。”皇甫玉魄笑了一笑,留下了这句话,随即飘然离开了此处。

    柳鸣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满是狼藉的房间内站了片刻,脸色阴晴变化了一会儿后,才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柳鸣一大早就便来到了魔皇宫,在皇宫内待的引导下,很快来了目的地,一座全部由大块黑色石材制成的大型宫殿,门额上用魔文书写着“堃心殿”三个大字。

    此宫殿与周围的其它建筑相比,显得有点肃穆和诡异,而且离昨天的广场并不太远。

    柳鸣此刻正站在宫殿门口,目光上下左右仔细地打量着,不知为什么,刚才就在他要进入宫殿时,心中突然没来由的有种异样的感觉一闪而过,等他想去捕捉时,那瞬间的神魂悸动已了无踪影。

    半晌后,柳鸣随着周围的人流,迈步走进了大殿。

    结果这大殿之中竟别有洞天,看起来居然比昨日的那个广场还要大上许多。

    大殿两旁紧挨着墙壁,有两排高大的石柱,顶端安放了无数人头般大小的大型月光石,将整座大殿映照的亮如白昼。

    大殿之中的墙壁呈现出黝黑的颜色,散发出一圈圈黑色的光晕。

    柳鸣看着奇怪,尝试着放出一缕神识,探入了墙壁之中。

    下一刻,他脸色蓦然一变。

    他的神识方一触到殿墙,立刻就遇到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幸亏他反应极快,及时收回了神识,这才避免了不神魂之力受损。

    柳鸣目光闪烁,此处大殿处处透着诡异,心中不觉更小心了几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