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魔天记 > 第五卷 剑气九霄 1176血祖断指
    暂时逃出血祖魔爪的柳鸣,并没有回到最下方的团战之中,而是趁此间隙,毫不犹豫的向更高处一路远遁而去。

    那里正是螟虫之母所在的空间通道处!

    如今对于柳鸣而言,看似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有生机的,毕竟如今情况下,能阻挡血祖的,也仅有的那些通玄修士了。

    以二者速度之悬殊,其未必能坚持到那里。

    故而当柳鸣再次感受到背后袭来的阵阵血腥气,二话不说的双臂一振,六条黑色雾蛟在背后凝结而出,一个翻卷的冲向下方咆哮而去,但马上泥牛入海般的消失在了的滚滚血海中,连丝毫涟漪都未泛起。

    八百丈,五百丈,三百丈……

    双方的距离在不断缩短,柳鸣一咬牙,法决猛一催动,两溜黄光一闪,十二颗黄蒙蒙的山河珠悉数祭出,在半空中滴溜溜一凝之下,幻化成了十二座黄蒙蒙小山。

    十二座小山在虚空之中发出一阵嗡鸣之声后,飞快合为一体,化作了一座一百多丈高的擎天巨山,气势惊人之极!

    “真没想到,原来你小子竟已祭炼成了一套十二颗山河珠,好,很好!”血祖见到山河珠,不惊反喜起来。

    随即他双手一阵车轮般变换,周围滚滚血海,一阵翻滚后,凝结在掌心之间后,再次往前一搓。

    血光一闪,一道数百丈长的惊天血剑凝聚而出,并“嗖”的一声,朝山河珠一斩而去,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柳鸣心中一惊,当即朝百丈擎天巨山一连数点,一条宽阔波澜的黑色长河虚影骤然浮现,将整座巨山包裹其中,想要硬接血祖一剑。

    然而未等血色巨剑触碰到擎天巨山。突然诡异的化作了一只血色巨手,一把将巨山握于其中。

    下一刻,血色巨手表面腾起层层血雾,几乎将整座巨山淹没。

    柳鸣顿时脸色大变!

    他明显的感到一股巨大的牵引力,想要将山河珠牵引而走,自己与山河珠之间的联系也是越来越微弱起来。

    这时他才猛然想到。血祖本就是为了山河珠而来,自己动用山河珠,岂不是羊入虎口。

    若是舍弃山河珠能让其放弃追杀也就罢了,但以血祖凶残性格,得到此宝后只会会肆无忌惮的出手。

    到时。他没了山河珠此等法宝做掩护,恐怕连一击之力都无法承受。

    就在此时,柳鸣腰间的养魂袋中忽然传出了蝎儿的声音。

    “主人,我能操纵土地山石之力,对着山河珠也有几分操控之力,或许能帮助主人夺回此山。”

    柳鸣闻言大喜,二话不说的一拍腰间养魂袋,一卷黑气飘然而出。幻化成一名黑纱少女。

    接着他念念有词起来,一个个黑色符文从口中吐出,直接钻入了血雾之中。

    蝎儿则目中精光一盛。浑身一层淡淡的土黄色光幕隐隐浮现,接着单手朝天一指。

    “破”

    下方血雾中一阵轰鸣,接着一圈圈黑色水波从中荡漾而出,再“轰”的一声后,一座擎天巨山从血雾中冲出,直奔柳鸣所在飞去。

    血祖本在催动功法。见此情形,眼中闪过几分讶色。手中法决猛地一催,滚滚血雾立刻化作了一条血色长蟒。血光滚滚的沿着巨山盘踞而上。

    “收”

    此时的柳鸣,不敢有丝毫迟疑,旋即手中法诀一变,擎天巨山直接化作了十二颗黄蒙蒙的圆珠的激射而回。

    此时的山河珠表面被淡淡的血丝缠绕,明显灵性已经受损,必须好好温养才能恢复。

    柳鸣顾不得多检查,背后银光一闪,再次化作一道银紫两色遁光的向上御剑飞遁而去。

    眼看到手的山河珠被柳鸣再次夺回,血祖面色当即一沉,背后血光一闪,足底徒生一片翻滚不定的血云,在虚空之中猛然一个加速,竟直接化作一道血色闪电的冲天而去。

    蝎儿见状一扭身躯,背后一个十余丈粗壮的蝎尾虚影直接一扫而去。

    轰的一声,巨大蝎尾刮起大片的沙石,朝血色闪电席狠狠一压而去。

    血祖嘎嘎一声怪笑,就要出手的时候,异变突生!

    高空中的空间通道中,猛然传来一声隆隆巨响,螟虫之母洁白如玉巨爪一个模糊后,无数破空之声,在显露小半的身躯附近呼啸起来。

    一阵震耳欲聋的风雷之声大作!

    虚空一阵模糊晃动下,蓦然浮现出数百道十余丈长的巨型风刃,向四周席卷而开,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纤细白痕!

    正激战的人族通玄,连同邪修烈绝天、暮千影、舞江月三人,都面色大变的纷纷祭出法宝护罩的四散而开。

    永生境一击,岂可等闲视之!

    一时间,目光所及之处,密密麻麻的全都是灵光宝气闪动,各色爆裂声更是此起彼伏。

    所幸此击只是螟虫之母挣脱空间通道发出的随意一击,在空中通玄大能早有准备的施防之下,纷纷接了下来。

    然而其中一道巨型风刃,却直直的朝着蝎儿所在激射而去,速度之快,犹如电光火石一般。

    “不好,蝎儿快闪开!”

    柳鸣面色一惊,大声呼喝道,同时左手一拳击出,六条雾蛟鱼贯而出,右手紫光一闪,苦轮剑一颤之下,数十丈大小紫色剑光席卷而出。

    轰鸣声马上大起!

    六条黑气腾腾的雾蛟及紫色剑光在白色风刃一击之下,轰然溃散,但总算使之运行轨迹偏离了分毫。

    蝎儿听到柳鸣喊声后,反应也是极快,早已在半空中原地滴溜溜一转,在黑气缭绕中化作骨蝎模样。同时身形一扭的想要躲开。

    然而就在此时,她只觉得身后一股强大的灵压袭来,紧接后背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

    “嗤啦”一声!

    白色风刃擦着骨蝎背部而过,直朝下方血云而去。

    骨蝎身上一片片银色蝎鳞四散,蝎儿应声倒飞而出。在半空中直接陷入了昏迷状态。

    柳鸣面色一变,一拍养魂袋,一卷黑气将蝎儿托起直接卷回了袋中。

    血祖所化血云见螟虫之母击出的白色风刃朝自己所在飞来,同样一凛的不敢托大,连忙在身前飞快凝聚出一个血色漩涡。

    爆鸣声一响。

    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巨大力量爆发之下,竟形成一片红白两色的巨大光晕狂闪不定。

    光晕稍纵即逝。再次露出一脸怒容的血祖,其怪吼一声,又朝柳鸣所在冲去。

    以通玄境大能的实力,一个呼吸的功夫过后,便鬼魅般出现在柳鸣身后百丈之处。

    柳鸣只觉浑身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再次笼罩。脚下的苦轮剑竟然发出了低沉的哀鸣之声,在虚空之中微微摇晃起来。

    血祖只一伸手,一只七八十丈的血色巨掌浮现,朝着柳鸣所在一抓而去。

    柳鸣只觉空气之中血腥味弥漫,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有些发抖,身形顿时再次迟滞了几分,只能一咬牙,单手猛然一抚腰间的剑囊。五指快速的一阵连弹,一道道法决闪电般的没入了剑囊中不见。

    囊中传来一声清鸣!

    一个金色圆球一闪即逝,接着化作一柄数寸长的金色小剑一卷而出。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缭绕。

    柳鸣又一张口,竟一连喷出数团鲜红精血来,并朝转身朝那只血色擎天巨爪虚空一指。

    “斩!”

    精血在金色小剑上一闪的没入剑身之中,紧接着化作一颗金灿灿圆珠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噗”的一声,一道若有似无的金光一闪而过,直接从血色巨爪中一穿而过!

    血色巨爪虽然没有溃散。但也顿时模糊不清起来。

    “剑丸!”

    血祖见状大吼一声,反应极快的身形一侧就斜射而出。

    金光闪电般一抹而过。“噗”的一声过后,血祖所穿衣袍之上一道道细小的裂口骤然浮现。

    血祖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上。一道细线浮现而出,紧接着鲜血一阵喷涌,三根手指指节被剑气直接切落。

    随着血祖收手,堪堪抵达柳鸣面前的血色巨掌,突然化作一缕缕血雾的溃散开来。

    “小子,你死定了!”

    血祖暴跳如雷,蓦然一挥袖袍,一阵血色狂风一卷而起,再次朝柳鸣所在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同时一声低吼,一层淡淡的血色光幕在身体丈许范围内浮现而出。

    而他那只受创的手掌,一团团肉芽从伤口挤压而出,疯狂生长,转眼间又化作了三根新生手指。

    柳鸣眼见血色狂风席卷而至,心中一凛。

    虚空剑丸出其不意的全力一击,在通玄存在面前果然也仅能达到如此程度,现如今对方已有戒备,即便再使用剑丸,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了。

    他虚空一招,金灿灿圆珠一闪的召回,瞬间化为金光的将其包裹其中,同时一拍胸口,背后一对晶莹剔透的蝉翼“唰”的一声,浮现而出。

    他只是单手一掐诀,背后晶莹蝉翼之上灵光一闪,身体蓦然一轻,变得没有丝毫重量一般,骤然化作一道白色的晶虹,直接脱离了血色狂风破空而走。

    蝉晶翼外加剑丸的御剑飞行,让其遁速比起先前骤然大增!

    柳鸣在见识过螟虫之母本体的恐怖后,这一次并未往高处而去,而是方向一变,选择了某处大量螟虫聚集的地方,以剑丸的威能,那些低阶的螟虫只要近其身形数十丈之内,都会被一缕缕的剑气直接切割得四分五裂开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