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魔天记 > 第五卷剑气九霄 1116再入“囚笼”
    与此同时,柳鸣体表泛起了浓浓的血光,渐渐凝聚成了一个弧形的血色雾罩,上面血丝密布,笼罩住了身体。

    随着雾罩上血丝的一涨一缩,一缕缕精血化为了一股股热流,源源不断的没入了气泡之中。

    又过了一刻钟,柳鸣体鲜亮的血光,减弱了很多,脸色看起来也有些苍白起来。

    灵海之中,晶莹小气泡忽然轻轻一抖,吞噬法力的速度总算是慢慢减弱了下来。

    柳鸣大喜,空着的一只手一翻,一个黑色玉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揭开上面的符箓,一股浓浓的血气散发出来。

    柳鸣没有丝毫犹豫,一挥手,玉瓶之中飞出了一滴血红色的液体,一闪即逝的飞入了他的口中。

    他身上原本黯淡的血光骤然一亮,随后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黯淡下去。

    就在笼罩柳鸣的血色雾罩,再次稀薄的只剩一层时,灵海中气泡才终于停止了吞噬。

    下一刻,柳鸣只觉眼前一花,便和蝎儿双双出现在了灰蒙蒙的囚笼空间之中。

    “呼……”柳鸣如释重负一般,长呼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这次气泡吞噬的法力之多,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若非他提前做了如此多的准备,虽然不至于被吸成人干,估计又要亏损不少寿元了。

    一旁的蝎儿身上黑光一闪,幻化成了一名黑纱少女的模样。

    只是此刻她的俏脸上苍白一片,身形更是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着,就连额头的金冠标记也比往常时候黯淡不少。一副法力几乎耗尽的虚弱模样。

    “抱歉,蝎儿!因为气泡忽然爆发,我来不及通知你,不过提纯法力的机会太过难得,错过太可惜了。便直接将你召唤了出来。”柳鸣看着蝎儿,面色一柔,有些歉意的说道。

    “主人,蝎儿明白的。”蝎儿颇为乖巧的点了点头,目光朝着周围看去。

    “怎么没有看到飞儿?”蝎儿奇怪的问道。

    “对了,你这些日子都在养魂袋中沉睡。事情是这样的……”柳鸣于是将飞儿被飞祖召唤,留在了幽王之殇修炼的事,简单的和蝎儿说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蝎儿听完后,自然大吃一惊,脸上不禁现出一些失落之色籁。

    “总之。这次要在这空间之中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你自己好好修炼就行了。”柳鸣如此的吩咐道。

    蝎儿点了点头,对柳鸣行了一礼后,便走到了囚笼空间的一处角落,盘膝坐了下来。

    柳鸣目光在囚笼空间四下一扫,张口呼唤了几声罗睺,如其所料的没有丝毫的回应。

    他心中叹了口气后,自顾自的走到浑天碑附近盘膝坐了下来。

    他原本还想和罗睺商量一下今后的修炼方向。现在罗睺丝毫没有回应,只能按照他自己的打算来了。

    按照推算,此次在这囚笼空间应该需要待上六十四年。这么长的时间,必须要好好利用一番才行。

    ……

    时间如梭,不知不觉间,二十多年时间过去了。

    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空间之中,柳鸣双目紧闭,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突然间。一阵呼啸声响从四面八方传来,滚滚黑气狂涌而出。并滴溜溜一凝之下,一只接着一只头生长角的黑色鬼物。凭空浮现,足有百余只的样子。

    这些鬼物面目狰狞,方一出现,便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中间的柳鸣,并狂吼一声的朝中间扑了过来。

    鬼嚎声此起彼伏,声势惊人之极。

    柳鸣却一抬手臂,袖袍一抖,一道紫色长剑从袖中鱼游而出。

    接着双目睁开,眼中精光一闪,双手飘然挥动,飞快冲长剑虚点几下,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顿时剑光一声清鸣过后,竟以一化多,眨眼间分化出密密麻麻的紫色剑影,足足有三十六道之多,并在半空中滴溜溜的化为三十六道紫光,在其头顶一阵盘旋。

    “去!”

    随着一声低喝。

    所有紫色剑光轻轻颤抖几下,立刻一哄而散,带着一道道紫色残影,分别朝四周激射而去。

    一时间,以其为中心的方圆百丈范围内,入目处皆是一片紫色剑光婆娑闪烁。

    他竟布下了某种剑阵,将这片区域都笼罩进了控制之下。

    紧接着,噼噼啪啪之声和哀嚎惨叫之声从四面八方接连传来。

    所有鬼物被紫色剑光稍一触碰,便在电光缠绕之下,便飞快溃散,再次化作了缕缕黑气。

    然而黑气只是一阵翻滚交织之下,眨眼间,又会凝聚出一只与原本一般无二的鬼物,嘶吼着继续往中间涌来。

    前赴后继,源源不绝。

    仅仅半柱香的工夫,被柳鸣施展剑阵击溃的鬼物,就不下于上千只之多,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着。

    这一招,正是柳鸣从太罡剑诀中参悟的一招真丹期修士才能施展的剑招,是从原本的剑光分化之术衍化而得,可以将原本分化的九道剑光,增至三十六道。

    虽然看似同一种神通,但比起先前的九道剑影明显威力不可同日而语,且犹擅应对比自己修为低的大量敌人。

    说起来,剑道本就应以远超同阶威能速度见长,故而此种将剑光威能分散的神通在太罡剑诀中还是属于颇为冷门的存在,且对精神力要求不低,故而即便是太清门秘传弟子,在获得此剑法后,一般也不会花大把时间在此招之上的。

    不过对于柳鸣而言,一来在神秘空间中时间充裕,二来近些年来,遭遇的大规模战斗不在少数,倒是需要这么一门功法。以快速清剿大批量的低阶修士。

    于是他便花了不少时间参悟了此种剑术后,又花了足足二十年的时间,至今才将其彻底炼成。

    ……

    时间一晃,又过了数年。

    这一日,一个宽阔的洞窟之中。柳鸣周身黑气缭绕,面无表情的悬于半空中。

    在其下方,一阵阵嘶吼声夹杂着如同金属碰撞般的刺耳声音传来!

    循声望去,却是一个又一个由磊磊白骨所化的圆形骨牢,足足有二三十个之多,错落有致的分布在以柳鸣为中心的四周空地上。

    每一个骨牢之中。都有一个身着恶鬼道四大军团服饰的僵尸模样修士被困其中,正在不断挥舞巨拳,轰击着骨牢。

    正是当年柳鸣在恶鬼道所遇到的,由活人修士所祭炼成的魈鬼!

    这些骨牢看似十分坚固,但在这些力大无穷的魈鬼铁拳轰击之下。没过多久便会被破开一个缺口。

    然而缺口方一出现,却见半空中的柳鸣单手一抬,一团黑气一闪即逝的出现在缺口处,并滴溜溜一凝之下,化作数根白骨,将骨牢弥补的焕然一新。

    这种凝气成骨,聚骨成物的神通,正是柳鸣从冥骨决下半部中找到的一种神通。可以将体内阴气凝聚成坚固异常的白骨,对付类似这些刀枪不入的难缠家伙,倒也颇具奇效。

    柳鸣四下环视了一圈。看着被困住无法动弹的这些魈鬼,在空中不禁微微一笑。

    ……

    接下去的时间里,柳鸣在继续通过幻魔瞳积累战斗经验的同时,闲来没事又将一些基础的五行功法,都操练了一番,并纷纷凝聚出了术印。

    如此一来。在临阵对敌之时,便可以瞬发的速度。将五行法术融入御剑术,乃至剑指神通之中。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进入神秘空间的第五十四年。

    这一日,柳鸣正盘膝而坐双目紧闭,身子一动不动,似乎正在参悟着什么。

    就在此时,其身前不远处虚空一阵波动,紧接着一个青色人影渐渐浮现而出。

    柳鸣豁然睁开双眼,接着大喜的连忙站起身来,拱手道:

    “罗睺前辈!”

    话音刚落,青色人影渐渐凝实,化作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正是罗睺。

    “看来你这次准备的不错,本来我还担心你会因为此次囚笼汲取法力而寿元大损了。”少年上下打量了柳鸣一眼,淡淡的说道:

    “前辈,是否这次汲取法力突然大增,也是由于囚笼器灵即将苏醒的缘故?”柳鸣闻言,苦笑一声,又开口问道。

    “不错,你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我这段时间花了不少心思在尽量阻止其苏醒,如今总算让其继续沉睡下去了。接下来,你也必须另做一些准备,首当其冲的便是可以尝试掌控魔化了,只有等你能够自由操控魔化后的身躯后,才有资格开始炼化这囚笼器灵。”罗睺点了点头后,如此的说道。

    “什么,魔化还能控制?还请前辈指点一二。”柳鸣先是一怔,继而狂喜之极。

    “以你如今真丹期精神力,虽然真正控制魔化远的很,但也可以先将精神力贯注于肢体某一部分,多加尝试之下,还有可能对其短时间加以影响。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让你每日进入幻魔瞳,尝试魔化后的掌控。”罗睺缓缓的说道。

    “晚辈就按前辈之言试试,多谢前辈指点。”柳鸣一口答应下来。

    要知道,体内魔念一直都是他心腹大患,若是真有一日能控制住魔化,此大患自然也消弭于无形了,这怎不让其又惊又喜。

    “好,跟我来吧。”罗睺说着,身形一晃,下一刻,便出现在了黑白两色的浑天碑旁,手指虚空一点石碑的竖目图案。

    随着幻魔瞳滴溜溜一转之下,柳鸣觉得自己神识“嗡”的一声,附近景色一个模糊后,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一片荒地之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