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魔天记 > 第三卷 海族之战 第两百四十六章 轰动
    “圭师弟,真是恭喜啊。九婴山终于多出一名凝液期的灵师。看来。这一次是老夫走眼了,没想到柳师侄竟然也能成功的进阶。看来其真实资质并不逊色高冲的。”蛮鬼宗掌门总算从讶然中回过神来,苦笑一声的冲圭如泉说道。

    “我虽然知道这名弟子最近进入到灵池中,但也不敢相信他真能凝煞成功的。柳师侄也给了我一个大大惊喜!”圭如泉则嘴巴有些合不拢的忙说道

    至于等其他人不管心中如何想的,这时自然也纷纷的向圭如泉恭贺不已。

    圭如泉满脸笑容的的不停回礼。

    此刻,林彩羽更是心中大为后悔。

    她这才自觉有些明白雷姓大汉为何以前对柳鸣这般高看一眼了。而她当年若是略微坚持一下,今日岂不是就变成鬼舞一脉多出了一名灵师。

    故而这位鬼舞一脉的女修,虽然同样冲圭如泉说着贺喜的话语,但心中却不禁有几分酸意了。

    至于楚奇这位一向和圭如泉看不对眼的阴煞一脉山主,表面虽然看不出丝毫的异样,但想来心中恐怕也有不小的郁闷了。

    “好了,既然知道是哪一名弟子进阶的,我等也可放心下来了。柳师侄刚进阶成功,还需要巩固一下此境界,我们也不必现在去打扰,就让其在里面继续闭关好了。不过等他一出关后,童师弟一定要及时通知我一声。我身为掌门一定要先带他去祖师堂祭祀一番,将其辈分正式提升后,才能再谈其他的事情。”蛮鬼宗掌门沉吟一下后,又这般的冲白袍男子说道。

    “这个自然,只要柳师侄一出关,我就会第一时间通知掌门师兄的。”白袍男子不加思索的回道。

    蛮鬼宗掌门闻言,点点头的表示满意。

    接下来的时间。白袍男子就带着一干人上了阁楼三层,让他们通过铜镜亲眼目睹了柳鸣所在石屋中喷出的蓝色光柱,才再无最后一丝怀疑的告辞离开了。

    圭如泉一驱云回到自己住处后,立刻写了一封信函后,招来一名门下弟子,让其连夜送处去。

    同一时间,蛮鬼宗掌门离开了峡谷处后。则奔主峰后面的禁地而去。

    一个多时辰后。他才若有所思的重新走出了禁地,并直奔化血一脉的山峰飞去了。

    没有多久后,整个蛮鬼宗均都知道了宗内又新出现了一名进阶成功的灵师,并且“柳鸣”二字也很快传遍了各大山头。

    但真正知道“柳鸣”就是以前的“白聪天”的弟子。却是寥寥无几的。

    毕竟钟姓道姑将柳鸣真名恢复的事情,只是悄悄向宗门报备了一下而已,并未真正在整个宗门公开过的。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圭如泉也没有隐瞒的情形下,新近进阶灵师的“柳鸣”就是九婴一脉以前的“白聪天”的传闻,还是很快在蛮鬼宗传扬了开来。

    这一次,对那些以前见过和认识柳鸣的人来说,却是真正引起了一番轰动。

    ……

    “什么,柳鸣就是以前的白师弟。”蛮鬼宗内的一片小树林中。一名面容冷酷的青年。满脸骇然的冲着面前娇艳女子失声起来。

    “不错。我已经通过一名交好的九婴山弟子口中,确认了此事情。前不久成功凝煞成功,引起天象之人,的确就是以前的白聪天师弟不假。好像‘柳鸣’才是他原本名讳。白聪天只不过是他当初所冒白家弟子的名字而已。”娇艳女叹息一声的说道。

    这二人正是杜海和牧云仙。

    “当初白师弟,不。应该说是柳师弟只是三灵脉之身的。这种资质他竟然也能进阶成功。实在让人难以置信了。”杜海脸色一阵的阴晴不定了。

    “我刚听说此事的时候,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柳师弟。不过若我那兄长知道此事,恐怕又要为明珠的事情大为懊悔了。”牧云仙轻叹一口气的说道。

    “的确,若是你们牧家早知道柳师弟会成为一名灵师话, 就算白家所给条件再高,也不可能答应解除婚约的事情。”杜海十分赞同的样子。

    “明珠的事情,我已经尽力了,也不想再多管了。倒是我们再见柳师弟的时候,恐怕要改口称一声‘柳师叔’了。”牧云仙苦笑了一声,脑中同时闪过当年在开灵大典中初见的十三四岁模样少年,整个人不禁陷入一阵恍惚之中。

    ……

    “什么,这新近进阶的柳鸣,就是当年的‘白聪天’!”

    化血山的某间石屋中,几名聚集一起的化血一脉老弟子,人人都面色难看之极了。

    当初曾经和柳鸣见过的石坚绿云赫然都在其中,这些人中又以他们二人最为不安了。

    “这可如何是好!当初为了高师叔的事情,我等即可曾经和其做对过的。现在等这位柳师叔出关的话,我们的日子恐怕不好过了。”一名劲装大汉目光闪动的说道。

    “谁能知道一名三灵脉弟子,也能和高师叔一般的进阶成功。早知道如此的话,我等自然绝不会招惹其的。如今最糟糕的是,高师叔正在边界之处,我等现在想找其庇护一二,也无法做到的。”石坚缓缓的说道。

    “是啊,若是高师叔在宗内的话,就算他想找我们的麻烦,也要先过高师叔这一关的。但现在的话,我等可麻烦大了。若不是碰到海族入侵的话,我等还可找个借口离开宗门,暂避这位柳师叔锋芒一二。但现在的话,没有宗内高层命令,我等一旦偷离开宗门,可是要以叛宗之罪论处的。”另外一名头发灰白色老者,也面色阴沉的说道。

    ”二位师兄也别太杞人忧天了!我们几个当初为了辅佐高师叔虽然和这人做对了一番,但他当初并没有在这上面真吃任何大亏的。说不定,这位柳师叔出关后早就将我们几个忘置脑后了,我们也别太想的太多了。”绿云脸色变化了一会儿后,勉强一笑的说道。

    “绿师妹这话说的也有道理。希望真能如此吧。”劲装大汉目光一闪后,若有所思的回道。

    老者和石坚互望一眼后,则也只能苦笑不已。

    以柳鸣现在的灵师身份,他们也只能如此期盼了。

    ……

    鬼舞山中一个景色十分秀丽的草庐内,一名面容秀丽的黄衫女子站在庐内,正通过窗口向远处一条白练般瀑布望去,脸上满是郁郁不欢的表情。

    忽然外面脚步声一响,一名身材娇小的绿衫女子从门外冲了进来,,并且方一进来就嚷嚷的说道:

    “钱师姐,你听说了吗,前不久宗内传扬的那名新进阶的‘柳师叔’,竟然就是我们以前见过的那个‘白聪天’!”

    “哦,有这种事情,你没有听错吧。”黄衫女子正是当年和柳鸣一同进入过秘境的钱慧娘,闻言一怔的回过身来。

    “当然是真的。并且此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宗内上下了。啧啧,真是没有想到。数年前还要被我们带队去坊市的小家伙,现在竟然反要成为我们的师叔了。”绿衫女子自然就是翠儿这丫头,此刻颇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你才多大,还称呼人家为小家伙。不过我对‘柳师弟’会成为‘柳师叔’倒是没有太过意外的。虽然他只是三灵脉之身,但当初就能屡屡做出一些惊人之举,再在再成功进阶灵师,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哪像师姐我虽然多年前就已经是大圆满境界了,但一连两次都凝液成罡失败,眼看年龄已经过限,如今是再无任何成为灵师的可能了。”钱慧娘先无奈的说了一句,但又想起自身的事情后,神色再一黯下来。

    “师姐千万别丧气,这小子能成功进阶灵师,多半也是走了大运的缘故。以师姐资质,突破到凝液期境界是迟早的事情。至于年龄过限的事情,也不用太往心中去。我们几宗中也不是没有年龄过了三十,仍能进阶灵师的先例子。”绿衫女子一听这话,这才想起面前师姐正因为前不久凝煞失败而在心情低落中,忙改口的说道。

    “你放心,我还不用你来安慰,这能够成功进阶灵师,原本就有一半要看自己机缘和运气如何的。不过哪怕以后进阶灵师希望再低,我也不会轻易放弃的。”钱慧娘闻言,微微一笑的回道,竟一下开朗了许多。

    绿衫少女虽然不知其中究竟,但间钱慧娘心情似乎好了许多的样子,自然也极为高兴,又忙叽叽喳喳的说起了宗内的其他事情。

    一个月后,大玄和海越国交界处,诸宗合力修建的一座高打百丈的巨城中,一座阁楼的顶层内。

    “砰”的一声闷响!

    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忽然将眼前的桌子一拍而碎,;脸上满是阴沉的神色。

    原本放在桌上的一张手指宽纸条一飘落地,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子,讲的正是柳鸣改名和进阶成为灵师的事情。

    高大青年,正是最近在巨城中大出风头的蛮鬼宗新进灵师“高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