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策乱君心 > 第145章 见财眼开尽欢喜
    这日.秋静英遣人來邀璎珞到倚秋宫的小花园赏花.璎珞即冷笑.她知道秋静英是想问她关于账册一事.

    于是璎珞便带上慎儿同去.这还是她第一次來到倚秋宫的小花园.栽满各种奇花异草.这秋静英都降为贵嫔了.还不知羞耻的住在正殿.到处与之前一样奢华.除了月例之外.其他不变.自己也应该贴了不少私房钱吧.

    估计夜炫扬不是沒有去注意这些细节.而是故意纵着.他就是故意在为秋中庭树立负面影响.

    “妹妹可來了.快请坐.”秋静英早早就等着了.现在见了璎珞还亲切地迎了上來.明明位份比人家低.却总喜欢妹妹长妹妹短的.

    “姐姐太客气了.”璎珞虚假一笑.也客气道.

    秋静英亲自为璎珞斟倒茶水.几近殷勤.这令璎珞心起戒备.这着实是殷勤过头了.

    秋静英迟迟不提起账册一事.璎珞也不会自己主动提起.两人就这样说些有的沒的闲话.璎珞也是不着急.

    突然秋静英使了个眼色.倚秋宫的宫人全退后了数十步之远.

    璎珞见状.手一挥.慎儿也退了同等的距离.终于要步入正題了.

    “不知妹妹可还记得那本账册一事.”秋静英面上带笑.看似随意提起一般.眼睛却直望着璎珞.

    “怎么会忘得了.”这时.璎珞挑眉一笑.从怀里拿出一本书册.递給秋静英.

    因为宫人在退远之时.已经在秋静英的示意下放下了小凉亭周围的粉色薄纱.所以外面是看不清楚她们的举动的.

    秋静英装模作样的翻看了几页.才露出笑容:“如此多谢妹妹了.小小意思请妹妹笑纳.”

    秋静英双手相击马上就有两个宫女托着两只小箱子走了过來.在璎珞面前站定后.当着璎珞的面打开了箱子.顿时.从箱子里射出阵阵金光.刺得璎珞的眼睛差点睁不开.真是亮瞎眼啊.居然全是金灿灿的黄金.

    璎珞立马表现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两眼一直盯着黄金移不开了.简直就是一副沒见过这么多金子的贪财穷酸样.大大地满足了秋静英的虚荣心.璎珞却暗想:真是大手笔啊.

    “这、都是給我啊.”璎珞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看起來就是欢喜过了头、不可置信的样子.说起來还真是掉份.可她偏就不管.就是要这样误导秋静英以及秋中 庭.

    “是啊.都給妹妹的.怎么是少了还是.”秋静英的笑容大得都浓了.得意洋洋的说道.

    “不.已经够多了.那麻烦帮忙送到我寝宫去吧.”璎珞一脸心满意足的样.让这时以为发生什么事而走近來看看的慎儿只差沒笑出來.她哪里看不出自家主子在演戏.

    秋静英便命令宫人将这两箱黄金先送到璎珞的寝宫.在她看來区区两箱黄金换一本如此重要的账册是不亏的.其实这本账册她是沒有见过、只是听她爹说了大概内容.而她也认得她爹的笔迹.还有后面那个印章是假不了的.

    璎珞笑得连眼睛都是只剩下一条缝.这本账册是无心叫她还給秋中庭的.呵呵.无心真的非常人可比啊.

    “启秉贵嫔娘娘.大公子求见.”这时秋静英身边的一名宫女前來禀报说.

    璎珞在心里冷哼.这个大公子应该就是秋静英的大哥秋英捷吧.这么大胆这么直接就敢來后宫.

    果然.连秋静英的脸色都沉了下來.她知道她大哥这个沒出息的家伙來了准沒有好事.

    “既然姐姐还有事.那么我先告辞了.改天再聚聚.”璎珞很识相地要告辞.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不愿多留.

    “真是抱歉.那改日再邀妹妹一聚.”秋静英也不愿意让璎珞看到秋英捷的到來.毕竟男子无召步入后宫是违禁的.

    “妹妹.妹妹.”不过老天偏偏不如秋静英的意.一阵尖柔的男声大老远就传了过來.

    璎珞不经意间蹙了蹙眉头.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呢.

    转眼间.粉色薄纱被一只大手粗鲁的扯开了.进來的是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子.长得唇红齿白.眉眼俊俏.可惜给人的感觉就是流里流气的.不是善类.

    “大哥.你太无礼了.”秋静英见璎珞还在场.觉得失了面子.便对男子斥喝道.

    “姐姐.我先告辞了.”璎珞浅笑不等秋静英回答便要往外走去.

    “等等.站住.”

    突然男子激动地大喊道.璎珞果真停住了脚步.转身一脸狐疑地看着这名陌生的男子.她不记得她见过他.

    “大哥.你又想干什么.”秋静英气急败坏地吼道.她这大哥就尽会給她添乱.向來就是只会惹事生非.

    “敢问秋公子有何指教.”璎珞冷冷笑道.对于秋英捷直勾勾地在她身上游移的眼神很不舒服.更是极为厌恶.

    慎儿下意识地挡在璎珞面前.极为护主.秋静英见势头不对.赶紧走到秋英捷身边.暗暗伸手掐捏着他的腰部.

    “哎哟.痛、妹妹你掐我干嘛.”秋英捷痛得大呼.不满得瞪着秋静英.

    “别給我惹事.”秋静英以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警告道.

    璎珞不客气地冷哼一声.便举步要离开.可这是却有一股力道粗鲁地拉扯着她的手臂.慎儿的眸光一冷.准备出手.可璎珞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先别轻举妄动.她才忿忿地忍住.

    “大哥快放手.”秋静英一看不得了了.看來要出事了.

    “不准走.你是不是前几天晚上在溢春楼的茅厕前将本公子撞倒的人.”秋英捷是认出了璎珞就是那天晚上撞了他、又踢了他命根子的男子.

    虽然那天晚上璎珞是扮作了男装.现在是女子装扮.可是这张脸就是化成灰.他都认得.他秋英捷可是很会记仇的人.而且越是不驯的人他越要得到.

    秋英捷的话让闻者都震惊不已.溢春楼.可不就是有名的青楼.还有茅厕.璎妃和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