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策乱君心 > 第032章 一局得胜思更远
    当李广向夜炫扬呈上一包药包时,秋静英彻底惊住了,跌坐在地上,要不是若馨在扶住她的同时加重了手上的劲道,她可能就忍不住失言。

    夜炫扬盛怒之下,将她禁足于倚秋宫,并降了一级,只为妃位。其实这惩罚看似甚轻,毕竟单是毒害龙子的罪名可是极重,但其不然,其父惯于横霸朝纲,其女亦蛮横惯了,只降一级也于他们父女而言都是一种警示、一种敲打。

    颜紫珞的脑中却一直盘旋着秋静英临走时的怨毒眼神,就连她身边那名叫若馨的宫女的眼神也是令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既然如此结怨更深,她也不可再一味忍让了。再思及夜炫扬一开始对她的质疑还有失望之色,她的心里就异常难受。

    原来他嘴上说要对她如何如何的好,一旦真的遇上事,他所谓的爱转眼就化为泡影。最是无情帝王家,哪来真爱可言,她亦不可忘却最初的心念,更该努力将他的心紧紧拽在手心。

    若非他的昏庸、若非他所下的圣旨,她爹娘、还有大哥也不会惨死,他也算是她的仇人,她不可以忘记啊!

    “小姐真是料事如神啊!本来奴婢将那包药放在秋贵妃、哦!不是,应该是秋妃了,放在她的枕下时,一颗心还提到了嗓门处呢?就怕有什么失误。”

    瑾儿打断了颜紫珞的冥思,显得极其兴奋,似乎喜欢做这种刺激又紧张的事,在她心里更加佩服颜紫珞了。

    “嘘!瑾儿你的嘴巴可要闭紧些,可不能把这事給泄露出去呢!不然就算你有一百个脑袋都不够砍。”慎儿以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故意吓唬着瑾儿。

    “嗬!知道啦!又不是三岁孩童,哪里会不知这个理。”瑾儿轻嗬了一下,拍了拍胸脯,一看就知道是作贼心虚。

    “瑾儿待会帮我挑些礼品送去莫淑妃那里,就说是我送于她压惊的。”

    颜紫珞回想起当时晕倒的莫清莲,不禁好笑道,于此事,莫清莲大概到现在还懵懵的搞不清楚真相是为何呢!

    而自己的运气也真是好,事情还真是巧,慎儿寻来的毒药,居然和秋静英下的是同一种。

    再想到秋静英,颜紫珞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她不可不是咎由自取,偷鸡不成蚀把米,定悔死她了。

    颜紫珞轻咳了几声,她的身子也还虚得很,不过幸好她所下的毒量不大,不然于身体也是有所亏损,那可就得不尝失了。

    “慎儿你去查一下那个叫若馨的宫女是什么来历,何时进的宫。”

    颜紫珞低声一吟才说道,不知何故,于这个若馨她有中熟悉的感觉,可寻遍脑中所有记忆,却没有丝毫关于她的印象。

    慎儿二人自是恭敬领命,颜紫珞对她们也愈加满意,她自然看出她们心里的那支砣称已经明显的偏向她了,这是个好现象,相信不待时日便可全收两人之心。

    而那夜炫扬来寻珞宫的次数愈频繁,却被颜紫珞连连推阻了好多次。她岂会不知他是对她心中有愧,认为自己冤枉了她,奈她就懂得适时吊吊他的心,不然下次还有如此事再发生,呵!还真当她颜紫珞是病猫呢!

    其间柳贵人也来了几次,都被她借身体虚弱不便见客給推了,真是黄鼠狼給鸡拜年没安好心,怎的就突然想到要来她这里了。

    若柳贵人没来,她还真的差点把号人物給忘记了呢!她就觉得奇怪,她爹一事直属的部下全都受到牵连,为何柳州乘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还平步青云,顶替了她爹的官职,这里面一定大有文章。

    可是该从哪里下手,又该如何查起,这于颜紫珞来说又是一个难题了。她自然明白如此要事不可让慎儿姐妹两人相助,更不可让她们知道,毕竟她们怎么说都还是夜炫扬的人。

    颜紫珞苦思冥想了许久,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一人,那就是烁王。没错,就是烁王,这个人給她的感觉很微妙,直觉告诉她,烁王认识她。

    不如就先找机会试探一番,看可无为她所用,她记起烁王温柔似含水的桃花目时,不禁勾唇浅浅一笑,看来烁王应该是个有情人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