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异世焚元 > 第一百零八章 回到星域森林 (求收藏)
    第一百零八章 回到星域森林

    这个时候,刍毅身后的庞然大物开始迅速缩小,缩小成婴儿拳头一般的体型。那只威武霸气的紫纹青熊兽已经不在了,有的只是刍毅手心那个如同老鼠大小的小熊……

    而刍毅那道被里茨咬伤的伤口也停止了流血,那个悬浮在体外的法阵也变得越来越小,盖在那个被咬到的地方……

    “里茨大哥!你……”刍毅看着手心的‘小家伙’大眼瞪小眼道。

    里茨这个时候也没有方才那么随意了,放正了姿态跟刍毅说道:“主人……刚才我为你缔结了平等契约……现在我就是你的召唤兽了!”

    “里茨大哥!我……你别叫我主人了,还是叫我楚毅吧!”刍毅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内心有点不悦,其实不是刍毅不想拥有强大的召唤兽,而是对莫名成为里茨这个救过自己的绝世强者打抱不平,内心有点过意不去……

    召唤兽是能够感受主人的感受,对于里茨这样的强兽,感受到主人的想法也是不成问题的,当然了,刍毅如果不愿意,他也是无法窥视的。

    感受到刍毅的心情,里茨有点喜悦。证明刍毅对自己还是很在意的。

    “主人,那样很不符合规则,你要不要……?”里茨窥视着刍毅生活的点点滴滴,感受着刍毅表层的灵魂记忆,对于人类社会也有点了解了。如果一个小小的召唤兽不叫自己的主人做主人的话,那可是很让召唤者很难堪的。再说了,主人也只是个称呼罢了,纯净得如同蒸馏水的里茨是不会计较那些的。

    刍毅的眉头一皱,认真道:“里茨大哥,我们是朋友,是永远的朋友,我不会拿自己放在主人位置的。如果你真的让我做主人,我说不定会立即解除契约……”

    看着刍毅执着的眼神,里茨点了点头:“好!我这个兄弟没有认错!没有认错!”说着,它的双眼竟开始湿润起来……这个世界能有几个人这样对待召唤兽?

    契约,是一种强制使人与兽亲和的术法,但是前提是那个凶兽完全臣服于人类,这样方可以进行主仆契约。

    主仆契约,顾名思义。那就是使人和凶兽拥有相对的身份,人为主,兽为仆。主要仆死,仆不得不死。没有自由,只有臣服和完成主人所下达的命令,甚至……他们的内核爆裂都在主人的一念之间,这是一种绝对的掌控,不给予一切自由的契约。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主人死了,仆人也得跟着陪葬,这是一个极为霸道的契约。

    另外一种则是刍毅这一种,也就是平等契约。平等契约,让人和兽成为好朋友,成为知己,没有了主人仆人的拘束性。双方都有选择断绝这个契约的方法,只要不和,随时他们都可以破开这个契约,自己过自己的生活。因为平等契约一只兽的一生只能缔结一次,所以每只凶兽都很珍惜。

    对于里茨所传来的资料,刍毅知道这个地方时星域森林的内部,这个地方有很多强大的王!光五级的凶兽就有四只,其中一个冰川剑牙狮更是缘故八阶极寒玄狮的后裔。每一只凶兽的强大都是无法比拟的,当然了,这四只是不包括里茨在内的。

    既然里茨知道路,那么就跟着路线走吧,一定可以回到星域森林的外部的。到了外部之后,刍毅打算小小的休息一番再回星域部落去,一个月了,自己达到了辅气阶的第六层,强大了可不止一倍呢!不知道那几个兄弟怎样了……想到这里,刍毅笑了笑,人类社会的生活,真好!

    现在的他已经强大很多了,而且也跟焱无忌学了一个道纹。这个道纹则是变色道纹,赤金流沙实在太显眼了,有了这样的道纹,刍毅也不必担心会暴露自己的可能性了。

    再者,他现在对真元的操控已经到达了一种质的蜕变。以前释放十秒钟的一味真焰就不行了,现在甚至可以释放半个小时。当然了,一味真焰虽然强大,但是对真元的负荷还是很大的,依然是以底牌地位来保存实力,当然了,这个底牌是可以随意动的……

    半天的时间,刍毅就已经走到了星域森林内部的边缘地带。一路上遇到的四阶凶兽不少,但是都为刍毅手中的‘小家伙’所释放的威压给吓怕了,一路上风雨无阻。里面还包括一只前四大五阶凶兽之一的凶兽。当然了,那家伙是不认识现在的里茨的。只是感觉那个‘小家伙’很强大,甚至比冰川剑牙狮还强大。

    “楚毅啊!那个叫做星域部落的地方好不好玩?有什么好吃的吗?”里茨爬到了刍毅的肩上,黑色和紫色的毛纹相交很是漂亮。小小的身子,不时用脑袋和屁股蹭蹭刍毅的脖子和肩头很是可爱。

    刍毅表示无奈,“里茨大哥!这可是你第十一次问我了……”

    刍毅的声音中有点恼怒。不过也是很正常,你试试找个人连续问你“你妈是不是女人?”试试!保证你想哭,又想把那个家伙给灭了。

    说实在,刍毅也很想立马把里茨灭了,但是打不过啊!虽然技术有所长进,但是里茨当初也是压制了实力来让刍毅罢了,真实的实力,捏死刍毅不比张张嘴困难。

    而这个时候,刍毅发现自己的身下窜过一只白色的狐狸,速度极快,但是对于实力大增的刍毅来说,这点速度还是慢了点。随即一个双脚一蹬,整个身体便朝后飞去。掠向那只速度极快的白色狐狸,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直接按住她的脖子,捏住她的喉咙……但是却没有发力。

    其实刍毅没有杀她的意思,只是感觉这只狐狸很白,白得十分妖异,十分漂亮。刍毅没有上她,只不过将其抓了起来放在自己怀里罢了。

    刍毅将其扬了起来,大胆的看着狐狸的身体。“嗯~没有男性狐狸器官,是只母狐狸,鉴定完毕……”他说着,脸莫名的红了起来,心中大骂自己一声傻帽。但是他没有发现那只狐狸很有人性化地将头移开了,双眼充满了羞涩和虚弱。但是刍毅没有认真看这个,而是惊愕的叫了起来,原来这个狐狸是有三条尾巴的。

    刍毅感觉手中的白狐狸有种往下掉的趋势,于是便翻了翻她的右腿。却发现他摸到其右腿时,其的右腿猛地往回收。仔细一看,原来她的右腿伤了,破开了一道口子,流了一滩血,血液还将她其中一条尾巴染红……

    “原来你受伤了……”说着,刍毅取出了一个止血散的药瓶。这个止血散是个制作十分简单的药物,每一次炼都可以炼制出上百克,这个也是刍毅第一个炼制的药品。效果十分不错,药到,伤口立马就停止了流血的迹象,而且还不留一个伤疤。刍毅仔细的给狐狸上了药,并把自己那件破烂却十分干净的灰格子衬衫撕裂,从袖子处撕下了一条灰格子带子,立马就给狐狸记上了。

    狐狸接受到短暂的治疗,还不是很感站起来,但是看着刍毅那个邪邪的笑容,狐狸还是感觉自己要站起来。结果双脚一蹬地,狐狸就傻眼了,她发现自己的右腿居然恢复了……

    于是她也像里茨一样窜上了刍毅的肩膀,用自己那个可爱的小脑袋蹭了蹭刍毅的脸部,并用小小的香舌舔了一下,很有人性化的一吻……当然了,狐狸是不可能和他接吻的,只是吻在刍毅的脸上罢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草丛里传来一阵衣服与草丛摩擦的声响。

    “靠!雪狐呢,这家伙可真少见,她的毛可值钱了,一匹布就能换个一百五十绩点!可是让她给跑了……”一个比较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

    “还不是你!如果不是你身手太慢,她还跑得掉吗?”那个稚嫩的声音之后,又传来一道比较粗的声音,听起来是二十多岁的人的声音。

    “我这不来追了吗?”声音中传来了一丝抱歉感,说完那句话之后,那个稚嫩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那家伙不是往这边跑了吗?怎么都找不到啊!真是的,她都伤了还能跑这么快……”

    说着,刍毅身旁的草丛被四条手臂给支开,两个人出现在刍毅的眼前,一个胖一个瘦。瘦的那个约二十七八,身高有一米七,比刍毅略矮一点。而那个胖子则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也有一米七,只不过很胖,显不出他的身高罢了。

    “咦!这不找到了吗?”胖子大喜,看着刍毅肩膀上的雪狐,双眼仿佛沉寂在绩点的世界之中……

    这个时候,长得瘦的男子仔细的看着刍毅肩膀上的雪狐,右腿正好有一个被包扎的伤口……他也感到惊喜,于是便说道:“这位朋友!可否告诉我,你这个雪狐是不是之前伤过了?”

    说着,胖瘦二人组,双双看向了刍毅肩上的狐狸,眼神中放射出的贪婪之色无所遁从……

    刍毅强势回归,求收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