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异世焚元 > 第九十五章 锻、御赤金流沙
    第九十五章 锻、御赤金流沙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根根金黄色的尖刺拔地而起,原本那个内壁平整而不是很光滑的内壁已经可以说是千疮百孔了,一根根尖刺就像是平原中土壤之上的嫩草一般,将整个山洞给‘长’满了。

    在一根根流动着金黄色液体的尖刺群中,那个浑身散发出一种神兵利器才有的尖锐感的少年终究是有了反应——猛地将头抬起来,摇晃着脑袋看看四周的华丽尖刺。也就是这个时候,那个犀利得如同老鹰的眼神慢慢恢复平静,再慢慢的朝吃惊甚至恐惧跨越过去……

    刍毅看见周围华丽的尖刺,显然被那个可以将自己扎成蚂蚁窝的‘华丽’面前,他懦弱了……“老师!快!快救我啊,我不知道被谁埋伏了……啊!我的手啊,脚啊什么的都被卡住了……”

    “哼!”虚空中传来了一记冷哼:“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徒弟!”老者突然出现在刍毅的上空,此时的他正拿着一个木块,当头就给了刍毅一棒槌。只不过,此时老者的身体缩小得只有巴掌大小。

    刍毅被敲了一下,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想揉一揉自己被焱无忌敲打的地方,感觉上好似出了一个包。只不过再三扯了扯手臂,没有任何的反应,不过还是有反应的,那可是来自于冰冷的黄金尖刺……原本想骂“死老头”什么的话语立马吞到肚子里面,换上了一副献媚的表情。

    “老师啊!救救我啊……这……这摆明是偷袭!不过那个人技术太差了,都刺不到我……他们可能要补刀!但是没有来补,我想一定是他们看见您老在这,不敢继续行刺我,吓跑了……老师,您真威武!”

    “哈哈!”老头听着刍毅的抱怨和给自己拍的马屁,顿时笑了起来……

    看着焱无忌摆明是在笑自己,刍毅没有任何动容,还是那个献媚的样子,但他心中却是在想:“妈的!死老头!笑你妹笑!趁火打劫,老子这回认栽了。笑!继续笑啊!老子诅咒你笑到肚皮抽筋!”

    “徒儿……可不是师傅想笑你,而是你实在太可笑了,知道吗?你差点儿就要成为真元大陆上的第一个被自己武器杀死的铸器师了……还有……以后再敢说我坏话……哼哼!你懂的!”说着,还对刍毅翻了翻白眼,灵魂强大到他这一步,窥视低级修士的心思简直就和吃饭差不多。

    “呃……是这样吗?”刍毅十分无语,十分郁闷,他不知道焱无忌为什么知道自己心思。不仅如此,看着焱无忌那副‘你撅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的样子,他更是汗颜无比……

    焱无忌用自己的手在白花花的胡子上面抓了一把,享受似的将上下眼皮合并了起来。随后说道:“是的!”

    “你的意思是……我要被自己杀死?”刍毅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但是听焱无忌所说的却是……难道自己要杀自己!刍毅猛的将自己的双眼睁大,回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事,如果真按照焱无忌所说的话来解释,那么就是自己下达了一个命令,一个能将自己杀死的秘密。时间过得不久,他依稀记得,方才自己控制的灵魂给铸魂下达过一个返回的命令……

    这一刻刍毅的大脑猛的一震,随即用一种激动以及不确定的口吻问道:“您是说……这些黄金尖刺……都都都……都是我的?”随即感觉不对劲,又开口道:“是我的铸魂所控制的?”

    老人没有回答,自己暗暗的点了点头,并将视线转移到天花板的地方。

    “那么……”刍毅看着老人有点不解的样子,也没有继续说出口,只是地下头去,轻轻的说了声“散!”。

    “哗啦啦……哗啦……”

    顿时,那些将整个密室布满的黄金色尖刺都如同水一般垮了。从刍毅的脚底,一直蔓延到刍毅的膝盖……最后蔓延到刍毅的腹部。

    刍毅用自己的右手,捏其其中一块赤金流沙,却惊愕的发现,这些流沙的形状都是不规则的,也就是一块块的,像是一些零件一般……

    这个时候,焱无忌再次传出了声音,“别惊讶了,赤金流沙都是这个样子的……”

    “不是啊!师傅……我是说……这个……”刍毅想说什么,但是发现自己无法形容,于是他张了张唇,没有说出后话。只是张开自己右手的手掌,一股莫名的吸力作用在身下的赤金流沙上。顿时,那些赤金流沙便疯狂的变化为铸魂冲入了刍毅的皮肤……

    但是还没完,同时,他还伸出了自己的左手,顿时也产生了一阵吸力一些个别的铸魂被吸附在其左手上,没有进入刍毅的体内,而是在刍毅的左手上。也就是这个时候,刍毅将自己的双眼闭了起来,地上的赤金流沙越来越少,他左手上所环绕的铸魂也越来越大了,慢慢的从几颗到一个拳头大小,现在已经足足有一个婴儿的大小了。

    “这小子在做什么呢?”焱无忌不明白了,很是疑虑。

    当地面上的最后一丝赤金流沙消失的瞬间,刍毅猛地将自己的双眼睁开,看向自己的左手。也就在他的视线望向些左手上的铸魂时,原本十分散乱的铸魂开始排列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从形状来看,那是一把剑。

    赤色的铸魂颗粒排列成剑的形状,开始贴合……但是铸魂之间仿佛有排斥性一般,一贴在一起就被弹开,但是刍毅并没有停止之间的贴合。

    “喂!小子,你疯了吗?铸魂之间不能相合的!”这个时候,焱无忌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大叫道。

    刍毅还是看着自己的左手,仿佛被镊魂了一般,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左手。他脑门的青筋都因疼痛而一一暴露了出来……但是他没有放弃,眼神中充满了自信……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些顽皮,不相融的铸魂都乖乖的合在了一起……

    一把红色的剑,一把铸魂拟性的剑出现在刍毅的手中。

    焱无忌看了,不禁大喜,铸魂相溶不了,这个是这个大陆的死规则,但是刍毅却能做到,这个概念代表了什么?代表着,刍毅可以掠夺别人的铸魂,这个世界上,是能掠夺别人的铸魂的,但是至今都没有人能够将别人的铸魂合并入自己的铸魂之中。

    “啊!”刍毅猛的大叫了一声,随着这一声的吼叫,刍毅手中的赤色铸魂慢慢蜕变成黄色,慢慢蜕变为金色……一把赤金色的剑就出现在刍毅的手中。然而那个长时间保持着紧绷神经的少年则如同如释重负一般倒下了。

    看到这里,焱无忌就更加吃惊了,这个分解重组手法可是御器师的啊!之前刍毅可是没有凝练过铸魂的,应该是没有武器才对的啊!但是现在……锻御器师这个传说中的词眼出现在焱无忌的大脑当中……御器师的威力厉害,锻器师的补助厉害,道纹厉害……两者合一,所带来的结果就是……最强大的铸器师诞生!

    “刍毅小子,你太拼命了!你不知道这样是很危险的吗?”老者无奈地摇了摇头……

    等刍毅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到了天空的中央了,而他则躺在他自己的床上了,那把在他左手上的赤金长剑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小四子!你终于醒了!你睡了3天了,可让我们担心了!”这个时候大哥叶子辉正坐在刍毅床边……叶子辉长得帅气,有头和刍毅一样的黑头发,皮肤挺白,高大而魁梧,身上穿着和刍毅义父一样大的蓝色袍子……当刍毅看见那件蓝袍的时候,他想起了自己那个便宜父亲……一丝泪光出现在刍毅的眼前。但是刍毅用自己的真元之力强行阻止了泪腺的涌动。

    “小四子,快!快起来!吃东西啊,你都三天没吃东西了,这几天,都是我帮你吃的……真的是!当我是什么人啊!当我是你的垃圾桶吗?快!快来吃!”徐遇安也探出了头来,将一碗白米饭端了出来,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双眼却一直盯着另一只手上的烧鸡翅。

    这个时候,又一道身影走了出来,这个男子长有一头天蓝色的头发,还有一双天蓝色的眸子,长相帅气,看起来瘦弱但是却有一种贵族的神韵,像是大家族子弟。这个人正是刍毅的三个魏腾!

    “二哥,你未免也太口是心非了吧!呵呵!”魏腾笑了笑,露出了自己嘴角的酒窝。

    徐遇安看着右手上端着的鸡翅膀,猛地咽了咽几大口口水,目不转睛地说:“哪有?四弟你别听这货乱说!”

    “呵呵!二哥!你想吃就吃吧!反正我一个人也出不完,再说了……你的目光已经出卖了你自己……呵呵!”刍毅将自己的双眼闭上,很是惬意的说道。

    第二章,求收藏啦!快点啊!兄弟们,让咱去爆前面作品的菊花!呵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