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异世焚元 > 第九十四章 变态铸魂
    第九十四章 变态铸魂

    就在刍毅把自己的目光对准到自己右手上的铸魂之时,刍毅手中的铸魂莫名的沸腾了起来,就像是壶中烧开的沸水,在刍毅的手心中不停的跳跃。同时,也似喷泉,因为,刍毅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铸魂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抽空着。很显然,刍毅体内的铸魂现在处于了释放的状态……

    刍毅的手长得老大,而铸魂则是从他的手心迸发,这些铸魂并不像焱无忌释放时那一般凝实,而是呈颗粒状,挥洒在空中。一粒粒赤色的颗粒暴露在绿色月光石的照耀之下,原本赤红的颜色因为和幽幽的绿色重合而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鹅黄色。

    他的手心,不停的涌现出一粒粒光点,光点在从他手上出现的一刹那,一股强劲的脉动从他的手心传到空气当中。这股强劲的脉动就像是一个推进器,迫使刍毅手心释放出铸魂的速度加快,越来越快,竟然形成了一道柱形的脉动,而这道柱形的铸魂又因为那股莫名的脉动的震荡而变得弯弯曲曲的,还分出很多道支流,就像是人体内的血管和经脉。

    很快,柱形铸魂的分支就将整个山洞给堆积得密密麻麻的,原本仅仅只有几丝光亮的山洞已经被黄色的光点给布满。整个山洞被黄色的铸魂给填满,那山壁上的绿色荧光也慢慢埋没在铸魂之后,而那淡黄色的铸魂也恢复了它本来的样貌……结果就是赤色的铸魂将整个山洞给覆盖了。

    整个山洞被照射得通红,原本冰冷的内壁也被染成了火红之色,隐隐有几丝炽热感。

    “哇!这……”

    刍毅惊呆了,现在出现的状况可以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了,他之前虽然不是铸器师,但是没吃过猪肉,总知道猪长什么样子吧。通过焱无忌给他‘灌输’那些书本的知识中,他可以得知,一阶的铸器师,除了有着赤色的铸魂,同时也拥有着一立方米的铸魂。而如今,他的铸魂也是赤色的,但是铸魂的量却是有一个山洞大小,这个山洞不算大,但也绝对不小,保守估计都是有五立方大小的。

    当然,保守估计。

    也就在刍毅所吃惊的时候,赤色的铸魂因那股莫名的脉动而开始涌动。将那个一直悬挂在刍毅头顶上的老者给露了出来,或者说把老者的头露出来吧,这样说似乎比较准确……

    焱无忌,一生当中遇到的奇葩无数,同时他自己也是属于奇葩那个类型的,遇到越阶杀敌的天才、妖孽无数,甚至还遇到过辅气阶初级就能杀死化露阶高级的存在,要知道,当时的他对那些天才也就露出一抹微笑罢了,而如今……他却张开了自己的大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嘴角还出现了一条条如同沟壑般的皱纹。

    他这一生见过无数的天才加妖孽,但是如此失态,失态也就算了,但是这惊讶得像是看到怪物一般的表现,这还是第一次。

    “怎么可能?怎么一阶的铸器师就能拥有如此大量的铸魂?”

    老人在空中嘀咕着,以一种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嘀咕着。

    “磁~磁磁磁……”

    突然,刍毅身边的光点相互吸引,朝山洞的内壁贴去,并且发出一种交流电产生的声音。这个声音打破了山洞原有的宁静,刍毅从自己的惊讶中醒来,焱无忌也从惊恐的状态中退了回来。

    “磁……”

    这个声音一直在山洞里徘徊,赤色的光点贴在墙壁上,整个山洞就像是铺上了一层赤色的毯子,格外美丽。从刍毅的头顶到臀部地下,处处都荡漾着赤色的光华,他眼前还不时飞过几颗赤色的‘萤火虫’。就像是处仙境……

    “这……这到底是什么?我没控制它们,它们怎么都跑到墙壁上去了!”刍毅的声音有点嘶哑,声音中还埋藏着几丝恐慌和几丝兴奋。他邪恶的嘴角已经歪到了一边,但是双眼还是充满了恐惧的色彩。

    过了许久,空荡荡的山洞才传来一句回音:“我也不知道!”声音很苍老,还略带一丝呆滞。很显然,焱无忌也被这奇异的景象给雷到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产生了,声音中还带有莫名的激动……

    “嘿!我知道了!虽然不知道你的铸魂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样的反应的确是因为那个原因……”

    “那个原因?”

    刍毅清澈的双眼微微一闭,扑闪扑闪的,带动了眼皮顶上那如同羽毛般柔软的睫毛,帅气而带有几分稚嫩的脸颊上展现出几丝迷离的色彩。

    “我想,你也是知道的,这样的声响只有在铸魂要吸纳武器时才会发生。所以,我敢断定,它一定准备吸纳什么武器……”

    刍毅一听,顿时愣了愣,随后脸色略微一白,清澈的双眸顿时也变得黯淡,只见他洁白得如同皓月般的牙齿正咬着他的下唇,苦笑着说道:“可……可是我并没有下达什么命令啊!它们怎么……”声音中夹杂着丝丝无奈。

    “谁说你不下命令,他们就不能去收取的!”谁知悬挂在他头顶的老头哧了哧鼻,当头大喝道:“你那个言论只是对于那些还没有成为铸器师所铸造的武器而言罢了。其实,铸器师的铸魂也是会被已经被铸器师的铸魂侵蚀过的武器所吸引的……当然,前提是,那个武器是无主之物……你小子可走了大运啊!”

    “啊?”刍毅一听,立马惊讶的大叫了一声:“不会吧!”

    谁知又惹来了焱无忌的冷哼:“什么不会!快点,把那东西收取了……我感觉这少管城可不简单啊,这次你可能真的拾到宝贝了。我猜测,这东西一取出来,即使没有我的赤炼火炉这么好,但也绝对不简单!”

    闻言,刍毅张了张口,但是没有发出声响来,想了想,又把自己的双唇合在了一起。随后,他将自己的双眼紧闭,带着股冲劲的灵魂之力冒了出来,迅速朝他身体周围的空间传播过去。

    “磁……嗖嗖嗖……”

    顿时,那满墙壁的赤色铸魂就朝墙壁内部涌去了。其实这一系列反应的原因,就是,刚才,刍毅给那些铸魂下达了一个将宝贝收取了的命令,所以那些铸魂才会疯了一般的朝石壁涌去……

    下一刻,原本遍地为赤色的山洞已经不复存在了,剩下的只是那墙壁上柔和的绿色的光芒。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刍毅的胸口猛的一闷,随即便发出了一道冷哼。那原本静坐在那方的刍毅再也无法按捺住发自于灵魂的疼痛……原本如同剑锋般笔直的眉毛已经皱成一团了,显然在‘享受’着莫大的痛苦。在别人所看不见的地方,那个已经被流海所掩盖的额头上已经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啊!这……这是什么……”

    刍毅突然猛的大叫了起来。同时,这一声大叫也使那个一直悬在空中的老人从沉思中醒来,并用着一个奇异的目光看着他……

    “啊!”刍毅再也无法平静,直接滚下石床,在地上打滚。

    老者也吓得直接降落在地上,用他那透明的双手将地上的少年给托起来,并且用一种关心的口吻询问道:“小子,你怎么了?”

    刍毅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便平静了一点,但是也只是一点。他将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体上乱按乱抓,还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声音带有几丝急促:“疼……啊!好像是一些刺刺入了我的骨头一般……啊!”

    “什么?”老者大惊。

    也就在这个时候,石壁内部传来了几丝声响,那是一种尖锐物在岩石土地里开道的声音。

    突然!

    “呯!”一声巨响。刍毅左边的石壁上出现了一个洞口,但是洞口中间却是一柄长长的棱形物体,那是一种金黄色的东西,看上去十分的坚硬,但奇怪的是:这个坚硬的棱形物体表面,金黄色的颗粒流动着,就像是水一样……

    紧接着,山洞的四周都充斥着那个尖锐物在开凿隧道的声音。

    “呯!呯!呯!呯呯呯……”

    一连串的爆破声冲入了老者的双耳,冲入了刍毅的脑海……一根根金黄色的棱形尖刺出现在山洞的内部,而刍毅则是站立在在这一根根尖刺的中间。奇异的是,没有一根尖刺刺中他,而且他的脚下……露出了一个半米为直径的圆形,在这里面,没有任何一根黄金尖刺……

    刍毅站立在黄金尖刺群的中央,脸色苍白,双眼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色彩。他看起来是很虚弱,虽然他将自己的头往下垂,但依然还挺着胸,竖立在黄金尖刺群中,眼神中没有一丝的恐惧,有的只是几分虚弱感,但是略带虚弱感的眼神依旧如同老鹰一般尖锐。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霸王,站立在黄金尖刺群中……

    他就像是一个周边都被金黄色利器而包裹着的战神,站立着,放射出一种唯我独尊的强劲威压……

    唉,一个月的请假时间过去了,洋葱要保持更新了,另外再次多谢那些支持洋葱的朋友们!洋葱不求鲜花不求月票,只求一颗爱看洋葱作品的心,还有那颗心的收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