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异世焚元 > 第九十二章 怎么可能?
    第九十二章 怎么可能?

    就在赤炼火炉放置在刍毅手中的那一刻,火炉忽然剧烈震动了起来……刍毅的右手铺平于空中,被火炉的反震之力禁锢住了。这一刻,刍毅只感觉,那个火炉对自己的手有种不可言传的抗拒之力……

    “赤炼!别这样……以后,刍毅可是你的主人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他……”

    谁知,赤炼顿时停止了震荡,在空中摇了摇,发出了几声钢铁碰撞的鸣响。

    “什么?他的身体对你本能抗拒?你是说你无法与他体内的铸魂进行联系?”焱无忌大惊道,赤炼火炉在他多年的培育之下,其灵智已经是不下于人类了。因为铸魂的原因,焱无忌是可以合赤炼火炉交流的。

    在焱无忌反问的同时,那个火炉也微微震荡了一下,以示焱无忌所说的话是正确的。

    焱无忌一脸的惊讶,要知道,这可是法器,全世界都是可以通用的,只要有真元就可以御动它……只不过,刍毅居然不能和赤炼进行契合……要知道,刍毅可是个武者啊,只要是有真元的东西,都是可以御用法器的啊!

    “楚毅!我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你的体质居然无法与‘赤炼’契合……”焱无忌头顶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在这个世上也是度过了一两百年的存在,从来都没有发生类似的事情。可就是这一次,这么坑爹的就遇上了……

    现在的刍毅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失去部分记忆的刍毅,现在的他一听到焱无忌所说的话就联想到,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另一个世界的人,来到真元大陆会发生什么?这可是谁都不可能知道的。或许,这个世界的法器并不能与别的世界的人契合吧!这个想法特别的荒谬,毕竟没有前例是不?虽然如此,但是刍毅却是相信的。

    “怎么会这样?”焱无忌低低的说着,声音中布满了对这个事件产生的不解。

    刍毅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那双清澈的琥珀一般的眸子正在焱无忌苍老的透明身体上徘徊……

    虽然失败了,焱无忌却仍是没有将赤炼收回的意思。他想着:“既然真元之力无法收取赤炼火炉,那么看看铸魂能不能收取?”

    真元大陆的铸魂是十分神秘的物质,谁也无法解释它为何存在。铸魂,能够将主人所制作过的东西覆盖,将那些制作出来的东西与铸魂同化。十分方便人们的使用,当然了,这样的法器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了,只有铸器师才能造出来,毕竟只有铸器师才能释放铸器师独有的铸器符咒。

    铸器符咒对于法器可是重中之重的,因为法器当中都是含有大量真元之力的,如果把它们引爆出来可就不好玩了……也唯有铸器符咒能够压制那些狂暴的力量。也唯有铸器师才能将那些狂暴的能量化为稳定的力量,加赋于法器之上。

    然而,铸器师又分为两种,其一是锻器师,另外一种则是御器师。锻器师是铸器师之中专门制作法器的一个分支,而御器师则是精通于御用法器进行进攻。如果说一个相应层次的普通人能发挥与他相当的法器的百分之一百实力,那么御器师就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五十到三百的力量。

    锻器师不是进攻的分支,这并不是说锻器师是很菜的,而相反,锻器师在战争之中可是很吃香的。虽然锻器师在单对单的时候是十分弱势的,但是也不乏有厉害的锻器师,只不过,厉害的锻器师都是万中无一的存在,十分的稀有。锻器师虽然单挑不厉害,但是群战,他们的实力可就了不得了。

    高级的锻器师,在铸魂变成紫色的时候,就能大幅度的为自己的人强化法器了。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的存在。原本一剑砍不烂一棵树的法器在他们的强化之后居然会有开山裂地的威能。虽然说得有点夸张,但是也差之不多了。

    锻器师和御器师是有明显的不同的,锻器师的铸魂是相对比较庞大的,而御器师就是相对较小的,除了魂的大小之外,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区别——那就是:锻器师的铸魂是有很多道纹的,而御器师则是没有……当然了,同时兼备锻器师和御器师的人也是有的,只不过,他们一般都没有太大的前途。专修与其中一门,能让其成为专家的级别,但是同时专研两门就需要很庞大的灵魂力了。虽然刍毅的灵魂格外的强横,但是也只是那所需要的庞大灵魂中占很渺小的一部分罢了。

    焱无忌飘在空中,看着一脸惊异的刍毅说道:“好了,刍毅,现在就展示给我看看,你的铸魂吧!”

    说着,焱无忌就探出了自己的手掌,深深的按在刍毅的天灵盖上。

    “轰隆……”

    顿时,刍毅的脑海中出现了丝丝的雷鸣翻滚之音。磅礴的雷声慢慢传导到刍毅的大脑当中。在那一丝丝信息突破刍毅大脑皮层的时候,刍毅感觉到自己的大脑都快要被雷声给炸裂了……

    “汩汩……”

    紧接着雷声之后的是水流动,拍击在瞧石之上的声音。庞大的知识就如同一道河流一般被引流引进了刍毅的大脑……

    只见刍毅瞬间坐立了起来,大脑当中不时的传出抽搐的感觉。那种闪电在自己的脑门当中捣乱的感觉真的是无话可说了。那种脑神经被撕裂的痛感,在一大股知识冲入刍毅大脑的时候,产生了……

    “啊!”

    刍毅尖叫了一声,随即从石床上翻了下去……

    几乎使同时,刍毅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紧接着,庞大的真元和灵魂之力同时外放,也就是这个时候,焱无忌张开了自己的大口,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仿佛那些无谓的声音根本就无法描述这个令人惊讶的男人。

    他们几乎使要将眼珠子瞪落一般,看着刍毅,只见其的灵魂与真元快速的结合在了一起,碧绿的真元和透明的灵魂居然会结合出一丝磅礴的铸魂……

    “成功了!”焱无忌大喜,他刚才所做的,正是在帮刍毅逼出体内的铸魂。

    刍毅的铸魂十分之小,几乎只有两个大拇指连在一起那么大。只不过,刍毅的铸魂散发出的玄奥却是那么的深厚。

    刍毅的铸魂是赤色的,也就代表着刍毅已经成为了一位高贵的铸器师,虽然只是一阶的,但是对于诺大的少管城的外城来说,铸器师也算是稀有动物了。目前子啊外城的铸器师,被公认的再加上刍毅也不过三十七个,整个外城,各个村子的武者总共有一百多万人,人可谓是蛮多的,但是也只有三十七个铸器师……

    “咦?”

    就在焱无忌正要开怀大笑的时候,他轻轻的发出了一声带有惊疑的声音。

    他发现刍毅伸出的右手上,那个红色的不规则气团正快速的增大着,很快,它的大小就超越了一阶铸器师所能拥有的最大铸魂界限。但是它还没有变色的迹象,还在继续增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刍毅的铸魂之上又出现了几丝乌黑的道纹……

    铸魂中的道纹是锻器师才能拥有的,而道纹又分有先天道纹和后天道纹,后天的道纹显然是没有先天道纹天赋高。先天的道纹是拥有先天的铸器符咒的,而后天的道纹则是没有。这意味着,有先天道纹的铸器师会走得更远。两个锻器师走在一起,一个是先天的,另一个是后天的,两人都是九级满级,后天的锻器师会有九个符印,而先天的锻器师则会有十个……虽然只是多一个,但是差距可就大了。

    法器上的符文越多就代表着法器越厉害,先天的道纹往往是世间最奇妙的,它们是没有属性的规定的,并且,每一个先天的道纹都是具有对后天道纹的压迫的。甚至是一些已经成品的法器都有可能被它影响到,发挥不出原本的水平……

    焱无忌看着,越来越心惊,因为……他看见刍毅的铸魂正在快速的分裂,又快速的结合着……这个反应是焱无忌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奇妙至极,只见刍毅手中的那团赤色气团时而喷射出去,时而结合在一点……散和合,两个动作不停的调换着……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铸魂?”焱无忌大惊!立马叫了出来。随着他的尖叫,刍毅的两颗拇指大的赤色铸魂中分离出一丝赤红色的铸魂。随后,只见这一丝铸魂呈喷射状喷射到了赤炼的表面……

    “嗖……”

    下一刻,那一丝红色的铸魂迅速放大开来,不足一秒钟的时间就将赤炼火炉包裹起来……当然了,在赤色铸魂的腐蚀之下,赤炼火炉当然选择了反抗,但是他那一次次剧烈的反抗都没有丝毫影响铸魂侵蚀它的速度……

    很快……赤色的铸魂将赤炼包裹……整个大火炉瞬间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PS:求加入书架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