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异世焚元 > 第六十三章 月下焚元
    第六十三章 月下焚元

    “轰~~~”

    随着一声绵延在山间的破风声,周边的树木已经慢慢变少了,刍毅所在位置的下方原是一片看不见的树海,但如今却化为了历史。连那树林边上三米高大的【黑山石】假山都化为了尘埃。

    PS:“【黑山石】这个是真元大陆上的常见炼器材料,其硬度可堪比地球的高等合金材料,其出产地是【珈抵顿国】,【珈抵顿国】的黑山石矿脉非常多,以至于【黑山石】在珈抵顿国的价值变低。”

    “这……这是什么怪物啊……”刍毅看着自己悬空的脚下,茂密的树海正快速地减小着,刍毅那帅气的脸颊上出现了丝丝的焦虑,虽然英气侧漏但却掩盖不住那还未褪去的稚气。

    “哼!小子,瞧你那出息……”

    就在这个时候,刍毅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声音中带有丝丝的鄙夷。

    刍毅也是吓了一大跳,回头看去,紫色月光下,一道光线在空中若隐若现,光线的周围是那些被摧毁的树木残渣,那些如同灰尘般的残渣在诱人的月光下,都被披上了一层紫色的纱衣,一又星星的沙尘就像是欢快的小精灵,在空中飘扬,没有任何行动的轨迹……

    而在那束光线前面,一个白发的老者此时正踏着虚空,老者有一摞子长长的白色胡子,白色胡子的下方是一身洁白的衣装,就像是地球那些关于魔法电影中的老者那般正直。仔细一看,月亮上所散发的紫色光芒并没有侵蚀老者的身体,没有将老者整个人变成紫色,而是被老者若有若无的气场隔绝在身体的表面,飘渺的紫色沙尘在老者的身边荡漾,却无法侵蚀……

    刍毅看着老者,再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脚底板方向,看着那个不停传出咆哮声的洞口,拳头不自然地紧紧一握,头上冒出一粒黄豆大的汗珠,随即狠狠地咬了咬牙,头一扭,一口气吞回肚子里头。

    看着刍毅有话想说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老者的嘴巴一歪,滑稽的笑着道:“怎么害怕了吧?”

    “没有的事……”刍毅若无其事的传出一句话,然后他又将视线望向山洞的方向,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起来。

    “吼~~”

    又是一声覆盖野性的咆哮,一枚碧绿的圆形球体朝刍毅的方向冲了过来。其速度之快以至于刍毅只在山洞处看见一丝丝阴影就闪到刍毅的眼前了。

    “哼!”刍毅的**深处发出一声闷哼,随即刍毅的身体就不听使唤地动了起来,只见刍毅的**没有闪开,只是微微一躬身,伸出自己的右手,迎了上去。

    “啊……身体,不听话了……不听我使唤了。”刍毅大叫了一声,身体内的焚元决功法急速转动了起来,眼前那枚巨大的圆球迅速逼向刍毅。

    眼中,那枚碧绿的球体急速放大,可以看见里面的风正在以螺旋式的运动轨迹在球体中快速转动,这种感觉有点像地球的榨汁机,但是那股些风的速度绝对是榨汁机所没有的。只见刍毅那白皙的手掌慢慢地伸向眼前的绞肉机……白皙的手臂上,灰格子的袖子慢慢地撕裂。

    “嗖……”

    这一刻,许多个声音子啊刍毅的脑海中回荡,刍毅甚至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和因为过度缺氧而产生的‘嗡嗡’声。除此之外,刍毅的身体中还传来一种奇异的讯息,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这个感觉就像是一种东西突破了你的表面皮肤,直接伸入了你的内脏,虽然比喻起来很恶心,但是那个感觉真的很不错,就是一种把你内心中压力解放了一样。

    “小子!喂!小子,你怎么了?快醒来……”

    刍毅听见这熟悉的声音,乌黑的眸子慢慢张开,双眸中散发出暗红色的精光。只见眼前那枚碧绿的圆球正慢慢变小着,自己伸出去的右手手心上正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并没有被那股圆球绞成肉丝。

    “啊!奇怪!”刍毅突然叫了一句,刍毅的左眼顿时光芒大盛,其右手上的红色光华立即扩散开了,焚元决的功法顿时转得更快了,也就在这个时候,刍毅手中的红色光华不再凝固,呈膜状,直接将眼前的碧绿光球包裹。

    下一刻,圆球迅速变小,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拖入了刍毅体内。

    “啊……”刍毅大叫了起来,双手抱着自己的头部,原本英气迷人的脸颊上充斥着狰狞的颜色,邪邪的嘴角也不复存在,只留一个紧咬银牙的痛苦,整个人在空中翻滚着。

    “喂!楚毅!小子,你怎么了……有危险啊!”焱无忌大叫出来,他感受到刍毅体内到处混乱的真元正在刍毅的经脉处到处破坏着。除此之外,山洞中再次将一枚碧绿的圆球喷过来。

    “吾等小兽,也敢嚣张!”焱无忌大叫了起来,整个人或者说整个灵魂体站在刍毅的前方,碧绿光球袭来,只见老者苍白瘦弱的左手凌空一抓,那枚圆球的前面便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洞口,碧绿的光球在那个洞口的吸力作用下,瞬息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焱无忌此时的脸上满是愤怒,就像是一名愤怒的天神。庞大的灵魂直接作用在这座山上,许多树木直接被这摸不着的灵魂压成了碎片,而那个不安分的怪物此时也趴在洞口中。

    其实,焱无忌是唔听从毁界道魔的使唤,没有去阻止第一枚绿珠而生气,因为自己没有组织,所以导致自己的宝贝徒弟刍毅变成现在这副德行。

    “哼!你先在是在怪我是吧!我这是为了刍毅,这一次攻击会使刍毅突破辅气阶的,而且……焚元决也会进入更深的境界,第一层只是焚元而已,第二层可就是直接将周围的真元清空,让对手没有真元的辅助,自己体内的真元则是源源不断,虽然对低阶修士,这还是有点远,但是你应该知道体外真元的重要性吧。”

    “……”焱无忌无话可说了,他承认,体外的真元的重要性。现在刍毅还是低阶,不可能与体外真元产生共鸣,要知道高阶修士为什么如此厉害的原因,这是因为他们能组织体外的真元进行进攻,任何一个高阶修士的武技都是极其消耗真元的,比较厉害的人或许能使用上百次,比较弱的却只能运用个位次数,每个身体都是不一样的,储蓄真元的量也是不一样的。

    如果刍毅真的能将某个场景的所有真元全部清空,而占为己用,那么杀伤力也太大了,你的真元那是源源不断,对手却顷刻间就没有真元了,话说,高阶修士没有真元还能怎么办?即使**会随修为的增长而增长,对付一个没有真元的人就像是对付一只蚂蚁样简单,再算你**强大又如何?顶多就是只较为强壮的蚂蚁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刍毅依然抱着头部,痛苦的呻吟着。在焱无忌和毁界道魔都看不见的地方,也就是刍毅的脑门百会穴的地方慢慢生成了一个小小的空间,出现了一个外形类似小塔的架子,架子分了五层,每一层都有一种颜色,从顶端到底面依次是黑色、灰色、绿色、白色最后则是赤色,每一个楼层都有一张类似咒符的东西贴在顶上。

    仔细查看整座塔楼的顶端,此时正悬挂着一张金色的卷轴,卷轴上依稀写了两个小字‘焚元’。

    北风呼啸,乱风就如同刀刃一般撕扯着树上的枝叶,一片片树叶从树上掉落,在落地之前就被乱风撕得粉碎,在紫色的月光照射下,竟如此的妖异。

    此时,刍毅正悬挂在空中,只是他现在不再捂着自己的头部了,只是脸上因疼痛而产生的那股狰狞还未散去。富有英气的脸颊上,紧闭的双眼前,那长长的睫毛就如同羽翼一般,在空气中急速颤动。原本十分润红的嘴唇也越发发白。

    刍毅的体内,一股速度极快的气流正分布在刍毅的血管、内脏以及经脉处,这股气流正到处乱破坏着。在刍毅的引导之下,它们很狂暴地冲破血管以及部分内脏,一一汇入经脉当中。

    “啊~~~”

    刍毅大叫了起来,泛白的嘴唇上滑落几丝血光,血液中间,夹杂着几丝内脏的碎片。

    可是,在焱无忌的提醒之下,他并没有因疼痛而停止运功,而是更加用力的运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一黑,灵魂莫名的到了一个小小的空间,这个空间则是他眉心处新生的小空间,在这个空间,他看见了一座小楼。

    突然最底层的赤色和第三层的绿色同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其楼顶上的那枚写有焚元的卷轴顿时放大了几千倍,张开的卷轴将整个空间的上空给掩盖。

    就在这个时候,刍毅的灵魂也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他回到自己身体内之后,他的身体内部突然冒出若干粒绿色的光点,绿色光点将他身体内部覆盖,在绿光的覆盖下,那残破不堪的身体正快速修复着。

    月底了,献上你们的鲜花收藏和月票吧,书评也要记得刷啊!

    明天是月初,如果涨了五朵月票,洋葱会在二号决定三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