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异世焚元 > 第六十二章 月下风啼
    第六十二章 月下风啼

    黑夜是最漫长的,因为大部分人类需要休息,所以人们不知道黑夜的漫长。

    黑夜很无助,你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尤其是你一个人漫步在无人的街区,无人的小道。

    青鸟村位于青竹山上,往日平静无比的青竹山,今日却光彩无比。不知为何,在青竹山的外面是无法看见这紫色的月亮的,只有在山中才能看见,在山外却一丝影子也看不见。

    天上妖异的紫色月光将坐落在铜矿平原的这座青竹山笼罩在一片寒冷而清幽的紫色光芒里,仿佛是天神给大地增添的一座通向神山。除此之外,紫色的月亮照射出一道光,光的尽头就像是一条桥,一端搭在紫月之上,跨越天空,另一端则是坐立在青竹山的上面。

    此时,刍毅正坐在帐篷之内,没有去欣赏帐篷外的独特风光,而是闷闷的待在帐篷中打坐、冥想。然后放眼看看帐篷内的简谱风景,与他坐位相对的楚嫣儿早已枕着他的大腿睡着了,身体不断的起伏着,轻轻的呼吸着,少女身上该有的独特清香充斥着刍毅的鼻尖。

    看着枕在自己大腿上的少女,刍毅笑了笑,笑容中包含着温柔和喜悦。随后他似乎也没有冥想的心思了,只是将少女的头部轻轻抬起,慢慢放置在一层厚厚的青苔上。刍毅的眼神就像是对待自己爱人一般,如此的火热。

    刍毅慢慢的爬出帐篷,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没有惊动熟睡中的楚嫣儿。

    “楚毅!这里太奇特了,你抬头看一看,这个月亮竟然是紫色的……太不可思议了!”焱无忌突然从刍毅的腹部冒出个半透明的头来。

    “……”

    “喂!怎么不说话呢……”焱无忌将视线放到刍毅的双眼上。

    “死老头……”此时刍毅正翻着白眼看着焱无忌,两排银牙死死咬住,仿佛要将焱无忌吃了似的。不过,的确是这样没错,你想下,在你心情大好的时候,一个头从你肚子上冒出来,那样是什么感受?就像是肚皮上长出个头和你说:“你好!”

    好尼玛个蛋啊!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吧……”焱无忌发现刍毅那并非善意的目光,小声的说道。

    “那么你说……我该怎么看你。”刍毅双手环抱,脸上默默的散发出一种青铜的颜色,双眸朝下,眼珠子瞪着正下方的某样物体……十分严肃,没有像平时那般温柔。

    “咳咳……将就将就一下……现在的年轻人……”焱无忌大概是猜到刍毅心情不好的原因了,将手握成拳,放置在自己的嘴巴前方,生生地咳了两声。

    “……臭老头!到底有什么事情,你直说啊!”刍毅顿了一顿,看着焱无忌慢慢地从刍毅的肚子上走出来脸色才好了一点,不过还没有恢复正常的颜色。

    “哼!年纪轻轻竟然如此计较……”说着,焱无忌再次将视线转移到那个还未从铁青脸恢复正常的刍毅,又一次将口捂住“咳咳……就先不谈这个了,谈下正事,实在太奇怪了,你先用你的灵魂探测下着周围的真元情况吧!”说着,焱无忌的脸上露出一丝质疑的表情,要知道焱无忌可是站在真元大陆顶峰的人啊,能让他质疑的事件就一点也不简单。

    “哦……”刍毅看着比较严肃的焱无忌,脸上的铁青也渐渐消散了,回应了焱无忌一声之后,一股摸不着的能量从刍毅的身上喷射而出,磅礴的灵魂之力将坐落在青竹山他们所在的地方笼罩在一方神秘的力量之中。

    “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刍毅仿佛是看见了一件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就像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从东边降落一般。

    “我都说了吧,你说奇不奇怪呢?”焱无忌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就像是那些回答问题回答正确的学生,年少摆出这样的表情是乖巧,中年是犯贱,而像现在的他那就不是犯贱这么简单了,看了这丫的得意样子,估计你马上就像扁他一顿。

    “你……你看见了什么?这简直就是神话!令我无法认同……”刍毅满脸茫然,陷入呆滞的状态,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风吹乱了他的发型他的衣服,

    焱无忌听着,一脸“真有见识”的样子看着刍毅点了点头。“我也无法认同……”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吸收的真元只有平时的十分之一?我们吸收的量很大,一团真元之气的吸纳,在吸入身体之时,不知道什么违反常理的力量将真元拖走,进入身体的只有原本的十分之一……”刍毅说着,拿出那收集真元的三十二枚玉石,比起起初的光滑,现在已经是黯淡无比了,没有初始的那般光泽,在一些玉石的平面,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裂纹。

    “呵呵!你还是看不透……”焱无忌听了刍毅所说的话,淡淡的笑了一下。

    看着焱无忌嘲讽的眼角,刍毅心中有点不忿,他不知道焱无忌到底指的是什么,于是他眼珠子一转,将姿态放尊重了,双手抱拳,朝焱无忌鞠一鞠躬道,“老师,你的意思是?”

    焱无忌看着眼前,拥有俊美的容颜,但却没有脱落稚气的大少年。不禁温柔的笑了笑,一股浩瀚的灵魂进入刍毅的身体之中……

    “啊……这……”刍毅立即蹲下,然后感觉疼痛,也不管地面是否脏乱,直接这样趴了下去,双手捂着自己的太阳穴,银牙紧紧的合闭着,仿佛在承受莫大的痛苦。

    痛苦之中,一丝图像侵入了他的大脑,他的大脑中渐渐出现了图像。

    这是一座山,一座紫色的山,妖异的紫色仿佛是层被子将整座山给笼罩,那天边淡淡的薄薄的云彩,也无情地被紫色的月光穿透,并将其染成紫色,就像是刷油漆一般,长时间不消散。

    “这也没什么啊!不就是山变成紫色了吗?也没有比我说的出奇啊……这……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刍毅正说着轻蔑的话语,但是仿佛突然冒出了什么令他吃惊的事情,话语从轻蔑变成难以置信。

    “哼!”焱无忌看着愣在一方的刍毅,冷冷的笑了一下。

    在刍毅的灵魂深处,他看见那道连接着青竹山的光线,那条如同桥一般的光线周围竟然会围绕着大量的真元,方圆十余公里的真元都呈漩涡式的汹涌程度朝那道光线涌去……

    “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什么怪物……”刍毅喃喃道,双眼因过度吃惊而陷入呆滞。

    “你应该能猜到的,就是那只超级巨大的青竹虎啊,那枚圣晶。”焱无忌看着眼前这个吃惊中的少年,眼中冒出丝丝的玩味。

    “我……我想去看看……”刍毅感受着天空中汹涌的朝竹青虎涌去的真元,心中冒出了这个天真大胆的想法。

    说到这里,焱无忌只是闪身进入了刍毅的身体,没有再说多余的言论。

    看着焱无忌那闪入自己体内时,嘲讽自己年少无知的眼神,眼神中或许还夹杂着别的东西,但是,刍毅没有发现。刍毅很是无奈,自己实力是差,但是自己这才刚刚踏入修炼的殿堂的不是吗?

    “老师!你生气了吗?”过了好一会儿,刍毅耐不住冷场,喃喃地说了一声。内心中暗暗的骂着:“死老头,不让我去……不让我去就算了,还不说出来。”

    就在他这样暗暗的发泄之下,突然,他的身体飘了起来,一股不是风的能量注入自己的身体里面,那眼皮上乌黑的眼睫毛瞬间变成炽热的火红色,在空气中荡漾着,没有风却独自飘舞,就像是花丛中的蝴蝶。他那一点也显不出贵族华贵之气的衣服竟然票动了起来,灰格子的外衣纽扣一一解了开来,飘荡在空气中,就像是对自由的羽翼。

    “小家伙,我们开始旅行了,注意安全啊——”

    “嗖——”

    在刍毅的耳边,焱无忌那熟悉的声音传入自己的耳中。随后刍毅只是感觉眼前一黑,下一刻,自己就在那道紫色的光线旁边,大约是离山顶的两百米的空中。身体内磅礴的气势慢慢涌现了出来……

    身体的下方正是茂密的树林,光线的尽头,就是山顶的东南方向一百米开外的地方。仔细一看,白皑皑的岩石上一道小沟中流淌着清澈的液体,原来这个地方是一处小河的源头。再将视线往上方转移,可以看见一个漆黑的洞穴,黑洞洞的洞穴中此时正散发着莫大的威压。

    “吼~~~~”

    突然,山洞中传出一道兽吼,随即从山洞中飞出一颗圆滚的球体,球体在触碰到相对的树林之后,一个气旋在那枚球体所撞击的地方散开,形成一个半径五米的龙卷风暴……

    风暴虽然厉害,但是只形成了五个呼吸的时间,五个呼吸之后,风暴就停止了,就像停止搅动的洗衣机,那猛烈的旋风也瞬间就消散在空气之中,但是原本那处茂密的树林已经消失不见了,化为森林中的一丝尘埃……

    今天三十号,月底啊,有月票的就送上吧,要不过了保质期就不好了。

    再次求鲜花和收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