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异世焚元 > 第五十九章 楚义出手
    第五十九章 楚义出手

    楚义的手搭在了云道的肩膀上,一股如同溪流般不间断的真元流露了出来。

    云道张了张嘴,但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始终没有说出话来,只能听见他喉咙中发出的深沉的硬咽声。自己的命不在自己的手上,还想发什么言呢!

    “看来你想说些什么呢!”楚义冷冷的话语不再像平日里的温和,这冰冷冷而带着低沉的声音就像是雪地里白狼硬咽的声音。要说平日里,他的双眼就像冬日里的暖阳,而形容现在的情景,他的双眼更像储蓄依旧,等待发号命令的利剑。

    见楚义并没有杀自己,而是将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只要没有将自己无情地抹杀,任何事情都是由转机的。生命就是人一生当中最大的筹码不是吗?

    “你的样子好像是为我没有杀你而感到徼幸是吧!”楚义此时正站在云道的身后,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变化,这样的声音仿佛是对死人说话一样,让云道不由的心寒起来。

    “说吧!你要怎么做?”云道没有挣扎,反而将身心都放松了下来,这样的情况下,云道是不够别人拼的,这个时候就要放弃。而不要像什么国家烈士,誓死捍卫自己国家、家族或组织的尊严。那实在太不值得了,贡献无论高低,也只是帮你买副棺材收收尸罢了。

    “我说你答……”楚义将手从他的颈部拿开,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

    “好……”云道听了,眼皮一抽,犹豫了几秒钟,但终究还是妥协了,低低地发出一声硬咽。

    “你是哪个组织的……”楚义看了看那把沾有血迹的锁链,突然一愣,然后将视线看向眼前的这个份青年。

    “我……食月!”云道咬了咬牙,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了一样,过了一会儿才将话说出来。

    “食月?别的国家的组织吗?”楚义一听,眉毛皱了起来,声音中夹杂着一种质疑。

    东部海上国家【阿萨西斯】的教派中。在【阿萨西斯】中排的上是二流的组织,虽然是二流的,但也是有集浪阶坐镇的。在所有二流势力中排在顶尖,当然了,这个是无法和【珈砥顿国】的血刃相比的。此时,楚义的表情陷入凝重状态……

    “是,就是食月……我劝你还是把我放了!等一下我们的老大来这里找麻烦可就不好了!”云道见到楚义凝重的神态,底气慢慢地提了起来,威胁的话语从口中喷出。

    “食月又如何?我们还被血刃盯着呢!”楚义听着云道口中威胁的话语,冷冷地笑了笑,用着一种近乎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云道,随即手一用力将云道抓住,就朝身体后面的地面甩去。

    谁知云道在砸落到地面的瞬间,一股浓郁真元之力从云道体内弥漫出来,一小面血墙出现在他的身体表面,待身体连带着血墙砸至地面之时,那件黑色的衣服便离开了云道的身体。然后双脚朝血墙一蹬,以一个惊人的速度离开了楚义的身边。其速度之快几乎比得上风了。

    “你应该有化露阶的实力了吧!”

    随着声音的源头,刍毅将视线转移到南村从西到东的第三棵紫青竹上,一个**着上身的男子正站在上面,最奇特的是他站的最中间的枝条,枝条却没有丝毫弯曲,他就如同空气一般,没有足够的重量将树枝压下。

    听着这道声音,楚义并没有回头,背对着声音的方向咧开了嘴。笑容中包含着不少的玩味,就像是一个老鼠在朝猫挑衅道:“你原来可以咬死我啊!”的情景差之不多。

    “哼!不要太自信了!”云道看着背也不回的楚义,才发觉自己被小看了,双眼吐出了火花,看着楚义的背影,仿佛想一口将其吞掉。下一刻只见他的两手一合,呈一个蚌壳的样子,口中还叨念着什么……“血煞咒”云道双眼张开,心中暗暗地说出这个秘术的名字。

    【血煞咒】:是【阿萨西斯】这个国家中的一种秘术,属于食月这个神秘组织的秘法,其作用就是将修为拔高,但是每使用一次就要消耗不少储存的血气,至于力量的提升就要看一次消耗多少血气了。

    “轰隆~”

    一股暗流的声音传到楚义和刍毅的耳中,这个是灵魂给他们带来的讯息。

    在灵魂的深处,他们同时看见树上那个人体内经脉急速扩大,从原本的气流真元变成了溪流,经脉增大了一倍不止,源源不断的真元从此人身上冒出。另外一点,这个真元并不是由丹田冒出来的,而是从胃部……

    忽然,刍毅忍不住了,慢慢地弯下了腰,整个人半跪到地面上,双手撑着地面,脸色也从红润变得苍白,脸上凝结起黄豆大小的汗珠……

    “救……救我啊……”

    “我……我不想死啊……我要出去……”

    “为什么要杀我!我没犯错啊!”

    一大股声音从云道的胃部传了出来,这些都是被云道杀了的人的怨灵。所谓怨灵,就是对这个世界有怨念的幽灵,因为怨念过重,躲过了地府鬼差的锁魂。

    一个个白色的小人在云道的胃中乱撞……当然了,这个只有阴阳家子弟开了阴阳眼才能看见的。因为刍毅是阴阳家的子弟,所以他也是有阴阳眼可以看到怨灵的!当然阴阳眼也不是什么稀奇的眼睛,它只是一种秘术,是种对灵魂造成影响的秘术,效果自然就是显鬼了。

    楚义看着状态不太优良的刍毅,眼中的凝重慢慢的增加了,眼皮上秀气的眉毛也不知何时皱了起来,原本笔直得像利剑的眉毛此时就像弯着的刀刃,随时都有伤人的时刻,随即便转过身,准备与气势大增的云道一决高下。

    当他转身的那一刻,他惊呆了,他看见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景象——猩红色的真元正围绕着云道的身体打转着,那猩红的真元中散发出一种莫大的凄凉……真元的颜色是多,楚义并不会因此感到吃惊,他吃惊的真正理由就是……真元居然会有感情,虽然吃惊,但也只是仅此而已,楚义的脸色很快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只见云道身形一闪,闪到楚义的身边,滑过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条猩红的血带。

    “啪!”

    一个清脆的拍击声传了出来,仔细一看,楚义此时正伸出一只手掌,手掌的另一边是云道那充满煞气的拳劲。同时露出了微微的笑容,笑容中夹杂着丝丝的讽刺。从脸上往下移动,可以看见楚义那矫健的身形,手臂上,腰部,一直朝腿下望去,满是丰满而不有水分的肌肉,就像一只卧在树上的猎豹。

    楚义的眼神顿时一凝,手用力一捏,直接把伸过来的那一拳给紧紧抓住,看着眼前那个满脸血色的面孔,体内浩瀚的真元呈喷泉状喷射出来,手中满是雷电,朝手的对面传递过去。

    只见,云道的手上出现了一层厚厚的血墙,雷霆的一击被隔离在拳头的另外一边,随即带来的就是云道如释重负的一个叹息。

    但是,当他正眼朝眼前那没有奈何到自己的敌人的时候,他再也笑不出来了。他的面孔就如同被刺骨的寒风吹刮着,呈现出一种死灰的颜色。

    只见楚义双目闪烁出蓝色的幽光,眸子上发黑的睫毛瞬间变成淡蓝色,就如同一片小小的羽翼,在风中自由地翻滚……这一刻,楚义陷入一动不动的状态,除了衣服被风吹刮得失去原本的形状外,他几乎是静止的。

    随后,人们只看见楚义的身上闪烁出巨大的蓝色光华,一个个蓝色光点出现在村子南部的各个地方……就如同太阳照射的曙光,照耀在青鸟村的土地上。

    待月光取代那短暂的光华之后,一身白色衣装的楚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在月光的照耀下,他就像披上了一个银色的袍子,在夜色的勾勒下,帅气的面孔简直可以秒杀说有的年轻女子。

    而放眼看着楚义的身后,百余人堆在一起,就像是**的小山,堵在村子的门边。那个嚣张,浑身血气的云道也瘫倒在地上,口中还不停地冒着白色的泡沫,丹田处也不停地溢出少量的真元。

    看来这可怜的年轻人今生今世是无法修炼了,整个丹田都被废了,还能指望上修炼吗?当然了,知道这一点的只有楚义两父子,焱无忌和毁界道魔那是在刍毅体内的,自然也是知道。再说了,焱无忌那强大的灵魂在此,有什么不清楚?更别说,还有个远古时期让整个真元大陆闻风丧胆的毁界道魔,强大到使真元大陆而颤抖的毁界道魔寄生于徒弟刍毅身上,焱无忌为他自己即将有一个毁界道魔般实力的徒弟高兴不已!

    夜已深,既然闹事的已经处决完毕了,大家也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了,不过这一夜的战斗,注定让看见的人无法睡眠。除此之外,也只有刍毅一个人站在房子的外边。此时,他正站在云道的尸体旁边,手中拿捏出不知名的手印,一边叹息着,口中不知在说些什么,好似是在为那些被杀掉的无辜的人超度。

    洋葱要军训,好累好累,军训还码字,很辛苦,有木有?

    鲜花收藏有木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