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深海迷图 > 第86章 大结局
    焦八一把扶着我,“义哥你挺住啊,走,我们离开这里。”

    他搂住我的肩膀驾着我,我们俩人一路往外走去,奇怪的是,之前那条有怪鱼的池塘已经消失不见了,就连那片小绿洲都没了,除了黄沙以外,似乎什么都没有了,仿佛刹那间就无影无踪了,黄沙一望无际,让人心生畏惧。

    我们俩个人走了好久,具体多长时间我不记得了,我只感觉四肢渐渐无力,眼前也越来越模糊了,这是流血过多而导致的,我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这条路很漫长,我无法坚持下去了。

    “老...老八,你...你走吧,我...我不行了。”这句话说完,我一头栽倒在黄沙上面,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就好像被抽空了,身体轻飘飘的。

    焦八在我耳边呼唤着我,他似乎很焦急,可他的声音我却听不清楚了,随后他背起我,一路继续向前,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到了海边,似乎还有船,也可能是我出现的幻觉,我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迷迷糊糊中,我好像看到李欣和珍妮向我跑了过来,她们的影响越来越清晰了,可这时候的我,眼前一黑,就什么都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的睁开眼睛,我看到焦八正坐在我跟前,似乎在打着瞌睡,我四处看了看,我应该是在船舱里,我想起身,可身体刚要动一下,后背就疼的厉害,但我还是勉强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

    “义哥,醒了?感觉怎么样?”焦八被我惊醒了,看到我醒来,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安慰。

    我微笑着,“没事,好多了,我们回到船上了?”

    “恩,回来了,现在正在往回赶。”焦八点点头,面带笑容,“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回国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摇摇头,“我昏迷多久了?”我说话的声音很小,感觉还是没有多少力气。

    “两天了,算你命大,那两刀没扎到要害,要不然李欣也救不了你。”焦八深吸一口气,拍拍我胳膊说道。

    我轻笑着,脑海里却在回忆着很多事情,从出海到现在,发生了太多的事,而到头来,就只有我们几个人活了下来,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悲伤,总之心里复杂的厉害。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舱门被推开了,珍妮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我醒来 ,她顿时为之一振,原本有些阴沉的面孔,也变的阳光多了,焦八看到她来了,打了个招呼后,就起身走出了房间,好像是有意让我们独处一样。

    珍妮坐在我床前看着我,可她一句话都说,我微笑着,“怎么不说话?干嘛这么看着我?”

    她盯着我看了足有几分钟,才缓缓开口,“忠义,谢谢你。”

    “谢我什么?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但我还是说了。

    珍妮的脸上带着一片红润,很美丽,尤其是她的眼睛,真的很迷人,不得不说,我对这个美丽的混血女人是有感情的,马丁的出现,恰好证明了这一点,男人也是会吃醋的,只是我自己还没发觉而已,现在这么看着她,反倒让我坦荡了不少,该面对的,迟早都得面对对,逃避...不是我的强项。

    “结束了,这次出海彻底结束了,只是没想到代价会是如此惨痛,感觉很对不起那些死去的朋友。”珍妮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有些红,她擦了一下眼角,勉强破涕而笑。

    我慢慢握住她的手,安慰着她,“别想了,一切都过去了,就像你说的,一切都结束了,我们...我们可以回家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要分开,我心里更多的却是不舍。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珍妮看着我。

    我点点头,“当然可以。”

    “你爱李欣吗?”她突然间问了这么一句话,实在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我看着她的眼睛,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承认我爱李欣,可我却不敢在她面前说这话,我似乎对她...也有着那种感觉,我知道这并不是错觉,珍妮一直埋藏在我的心里,从我认识她开始,就是如此,我们经历了太多太多,无论是她,还是李欣,“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可我...”

    “跟我回美国吧。”珍妮打断我的话,反手握住我。

    “回美国?”我愣住了,这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呢?虽然她没明说,但我并不是傻子。

    “恩,回美国。“她点点头,“我不会为难你的,因为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我只是希望,给大家一个开始,你是一个好男人,如果就这么让你走了,我想...我心里会有些难过的。”她虽然是笑着的,可我却在她脸上看到了一丝苦涩。

    我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这一刻感觉很真实,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珍妮见我不说话,她整理了一下情绪,“不用马上回答我,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告诉我就行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她似乎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起身后就匆忙的离开了。

    可珍妮前脚刚走,后脚李欣就进来了,我当时都楞住了,我甚至都怀疑,她俩是不是都商量好了啊,李欣微笑着坐到我跟前,歪着脑袋看着我,“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放心,我命大的很,死不了。”我调侃了一句,跟她在一起,我感觉很轻松。

    李欣点点头,可她目光并没有看我,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分钟后,她转头看着我问道,“忠义,出海结束了。”

    “我知道,这次是彻底结束了,想必以后我都不会再出海了,这代价太大啊。”我叹口气,以后再也不干这行了,给多钱都不干了,简直就是玩命呢。

    “我的意思是...结束后,我们...我们可能就要分开了,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李欣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问道。

    “我...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我无奈的笑笑,“就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想问你个问题。”李欣突然问道,这口气跟珍妮很像。

    “问啊。”我纳闷的答道。

    “你...你爱珍妮吗?”当她问出这话的时候我差点就石化了,这两个人是不是真商量好了啊,怎么居然都这么问。

    我顿时长大嘴巴,愣是一个字都没回答出来,可她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再次头大,“跟我回美国吧。”李欣很认真的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期待。

    “回...回美国?”我结结巴巴的答道。

    “恩,我打算定居美国了,你...你跟我一起回去吧,我想...你会很快就适应那里的生活。”李欣握住我的手,微笑着看着我,她好美,真的好美,她简直就是东方女人的美丽代表,在我心里,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我...我....”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脑袋都有点空白了。

    “你不用现在答复我,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告诉我,我...我等你。”她简单的几句话,却表明了她的心意。

    我看着她的眼睛,用力的点点头,随后她低下头,在我脸颊上轻轻一吻,最后说了三个字,这三个字,让我心跳不停的加速,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女孩子对我说那三个字,直到李欣离开的那一刻,我还没有从这三个字里走出来....

    回到中国后,焦八就把那些瓷器和玉器都出手了,卖了一个很好的价钱,这笔钱,足够我们逍遥几辈子的了,可我们并没有忘本,这是那些同伴用生命所换回来的,我们把一部分钱拿出来,分给了那些死去的同伴家属,算是一种抚恤金吧,别的忙我们也忙不上了,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

    珍妮和李欣已经回到美国了,临走的时候,我和焦八亲自送的她俩,我们相互拥抱,依依不舍,可谁的心里都很清楚,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们早晚都得分开,我不记得我有多久没掉过眼泪了。

    可直到她俩的身影消失在我眼前时,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本以为我会很洒脱的跟她们挥手告别,只可惜,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这份感情,心里的那份不舍,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情感,这一别,不知道何年何月我们才能再相见啊。

    珍妮没有带走一分钱,用她的话说,她找到事情的真相就够了,钱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至于那块和氏璧,我让珍妮带走了,希望她可以找个安全的地方,把这秘密永远埋葬下去。

    而剩下的那一小部分钱,就我们三个人平分了,这笔钱,足够我在国内过一辈子的‘幸福’生活了,我们出海的目的,就是为了钱,可到这一刻我才发现,生命比钱重要太多了,那些死去的同伴,即便用再多的钱,也挽回不了了....

    一年后,我离开了海滨城,回到了东北的老家,去看看父母和亲人,顺子死后,我也不想留在海滨城了,焦八也离开了,所以那里已经没有让我可留恋的人和事了,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后,我下了一个决定,去美国。

    因为我发现,自从李欣和珍妮走后,我总会想起她俩,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会想起,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就会不知不觉的笑出来,这种想念让我很难受,所以我必须得去一趟美国,不管最后会怎样,我都得去面对,我甚至对自己说,这次就算让我留美国,我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我打了电话给李欣和珍妮,告诉她们我要去美国,她们很高兴,说好了会一起来机场接我,出发的那天,我兴奋的不能自已,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她们身边,可就在我刚到机场的时候,焦八的电话突然就打了进来。

    “老八,什么事儿,我这赶飞机呢。”我临出发前,就告诉他了。

    “义...义哥,麦老...麦老他...他还活着...”焦八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来。

    我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你说什么?麦老还活着?”可这个时候,焦八的电话已经挂断了.....

    全本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