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招架不住

    薄书知却一下子白了脸,有些惊慌的看了看祁暮景,却见他一双剑目波澜不惊,甚至,甚至都没再看她。爱夹答列

    被寒风冻得有些青紫的脸颊隐忍的抽dong着,她死死握着拳头,转身却对南临王娇嗔道,“王爷,知儿都快冷死了,我们回屋可好啊?!”

    “回屋?!”南临王轻浮挑了挑她的下巴,“回屋之后呢?”

    恨色在眸内快速闪过。

    薄书知娇笑的往他耳边凑去,“回屋后,知儿会让王爷舒服……”

    “哈哈……”又是一阵大笑,南临王眸含诡谲,竟一下箍住她的腰,将她横提了起来,“本王着实有些期待,看看知儿是如何让本王舒服的。”

    话落,便张狂的横提着薄书知往侯府客房而去。

    腰肢被他狠力截住,整个人只得匍匐面对着雪地,薄书知难受得要死,可是她的一双眼却始终看向雪地上紧紧相拥的两人:恨、怒、痴、不甘!

    接下来的一刻钟内,祁暮景和薄柳之一直保持着相拥的姿势。爱夹答列

    两人都没有说话,好似各怀心事。

    或许是那句薄书知,或许是那双溢满恨意的双眼,又或许是那声称呼……

    知儿,知儿……

    是巧合吗?!

    只是姓氏相同,名字相似而已,一定是她想多了是不是?!

    薄柳之烦闷的闭上了双眼,将头安心的靠在他的胸膛。

    她想,她肯定是太累了,现在都开始胡思乱想了。

    祁暮景眉头深锁,像是有万千难解之题将他困住。

    一双幽黑似深海的双瞳看着雪地上那一排排渐行渐远的脚印,一颗心好似被一只无情的大掌死死捏住,手,握紧,松开,反反复复。

    像是终难忍受。

    突地,他凶猛的推开偎在胸口的人儿,同时一把捏起她莹白的下颚,俯身一口含住了她的樱唇。

    一开始便是狂野的狠吮,重咬,强势将火舌灌进她的嘴里,席卷着她的嫩舌,燃烧着她的檀口。

    他的一双手像是两个火球揉着她胸前的绵软,他修长遒劲的双腿不由分说的直直插~进她的双腿间,吻,随之更加激热。

    薄柳之水眸大睁,唇上又疼又麻,胸房也胀痛得厉害,对于他超乎寻常的动作快要招架不住。

    她虽然爱他,也理应回应他的亲吻,可是他来得太过于猛烈,她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她本能的伸手推他,却被他蛮横的打横抱起,快步往景院而去。

    而至始至终,他的一双唇始终未离开她的。

    薄柳之心跳飞快,颠簸中,一双眼不舍的看向那一圈烟火筒子。

    握了握手中的火柱,她真的很想告诉他,让他停下来,至少,至少先点燃它们,陪她看一场烟花炫美。

    ——————————

    【素在评论区开了一个专栏,姑凉们踊跃参与进来啊,让素知道有你们陪着素!!!】——【求收!严拒霸王文!!!】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