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夜不能寐

    在那半个月内,她虽想努力绣好,最后的成品却还是不伦不类。爱夹答列

    只是阿景不嫌弃,还跟宝贝似的一直带着身上,平日里便连她想碰上一碰也不能。

    眼尾处瞧见南临王正缓步上前,伸手将她往怀里拉了拉,祁暮景轻抬目光看向南临王,“王爷在暮景府内住得可还习惯?”

    南临王见着他这番动作,心下更是对这位侯爷夫人越发感兴趣了。

    倒不知这位侯爷夫人是各方神圣,竟然让忠烈侯如此宝贝。

    “忠烈侯思虑周全,吃穿用度均是最好……”大笑,“本王只怕住着就不想走了。”

    说着,侧身,大手一把拉过隐在身后的人,“美人儿,你不是一直十分崇仰忠烈侯吗?往日在府第便时常将侯爷挂在口中,如今如愿见了侯爷,可是顺心了?!”

    崇仰她男人?!

    薄柳之好奇的从祁暮景怀里微微偏了偏,想看一看那女人的摸样。1

    哪知某人却将围在她脖子上的毛绒大麾领子往上提了提,而她的视线又完全被这碍事的麾袍给遮挡了,只好作罢。

    “小女子薄书知见过侯爷。”嗓音如莺,婉转悦耳。

    声音一出,祁暮景却一下子握了拳,黑眸半眯,抿着唇冷冷的盯着她。

    薄书知?!

    不知怎的,听到这个名字,心内竟莫名划过一丝慌乱。

    而抱着自己的男人骤然一震的身躯无疑更是加重了薄柳之心中的好奇。

    不管不顾的,薄柳之微微用力,将大麾往下拉了拉,寻着缝隙往前看去。

    明眸皓齿,身段若柳,一袭粉色纱衣将她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勾勒得火热撩人。

    可是这大冬天的,她竟只着了两件薄到似无的衣衫,她能明显看见她的颤抖,可她却依旧保持着笑容,欲语还羞的盯着她的男人。

    不悦的皱了皱,却忽然感到一抹极具敌意的目光朝她射来,警觉的看过去,心头一抖,是那女子……

    她嘴角扬着笑,可是她美丽的眸子里却饱含恨意。

    可是,她为什么要恨她,他们才第一次见面不是吗?!

    薄书知,薄书知……

    在心里反复念着,越念心越是慌乱,薄柳之紧拽着身前的衣襟,微带狼狈的躲开了她的视线。

    似是感受到了怀里人儿的不安,祁暮景更紧的圈着她,在她背上轻拍着。

    墨黑的瞳仁儿却直直看向薄书知,眸色复杂。

    南临王是何许人也,怎会看不出这几人暗藏的情绪波动。

    心中嗤笑,看来这一次的东陵之行是越来越有趣了。

    想着,一把将薄书知勾进了怀里,“天气这般寒冷,美人儿怎的不多穿点,看看这小脸都冻成什么样了……”在她耳边暧mei低语,视线却看向祁暮景,“要是把美人儿冻坏了,本王才会夜不能寐……”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