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绝佳理由

    可以说,当今圣上能顺利继位,他功不可没。1

    只不过,他身体并无异样,何来医治一说?!

    后来僵持之下,小四像是急狠了,暗示他说,他与某人成婚六年,却一直不见喜事接近,不就是因为他的“病”。

    他更为不解,他与某人一直未有喜事,只是因为他从未碰她,跟“病”如何能扯上关系?

    那楼兰君也真是多嘴,一语道出他莫非是患有“倒阳不举”之症,还多事的解释了何为“倒阳不举”……

    他这话一出,倒是得到了小四的连连点头认同,一急便说露了嘴,他说,二嫂嫂也是这么说的!

    好一个也是这么说的!!!

    有些动怒,可是更多的却是满心的苦涩……与她成婚六年,却始终未要了她,她,终究是怪他了吗?!

    所以,她才怀疑他是不举,千里迢迢给他寻医是不是?!

    他的脸色有些阴沉,眸光暗暗,细薄的唇瓣抿得很紧,便连秀美的下巴也微微蹦起。爱夹答列

    一见他这样,就知道他肯定是生了大气。

    她当时一心只想着救人,便随口胡编了个理由,一个更能让小四自愿跟她去岐山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无疑是绝佳的……

    只是,她没想过他会生这么大的气。

    微慌的,薄柳之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而后脸红红的看着他,“阿景,今天是我的生辰,你不生我气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发誓……”

    举起三根手指,“我以后要是再骗你,再说,说……再胡言乱语,就罚我一辈子见不到你!”

    “住嘴!”祁暮景轻喝,脸色又黑了几分,二指甚至紧衔住了她的下巴,眸光如刀锋锐利,“把这句话收回去!”

    “……”薄柳之被他的样子吓得脸色煞白,无措的看着他。

    像是意识到自己的情绪过激,祁暮景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瞳已是波澜不惊。

    他伸手替她裹紧了大麾,重新将她揽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却笃定的说道,“知儿,你只能是我的,所以,不许再说见不到的傻话,知道吗?!”

    薄柳之一时没从他前后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只是任由他抱着。却还是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衫。

    她知道,再也没有人,再也没有人能像他那般对她。宠她,担心她,怕再也见不到她。

    这一刻,她真的觉得她会和他一直到老,到死,永不分离!

    “哈哈……”一阵大笑之后,又是一顿拍手声。

    薄柳之惊得从祁暮景怀里探出头来,却被他一下子按了回去,心下狐疑,但还是听话的静静呆在他怀里。

    ————————————

    【三更到齐!!!】——【素是懒人一枚,姑凉们要多加鞭笞素啊啊啊,还有,常来看看素,就这么说定了!(*__*)……】——【求收!严拒霸王文!!!】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