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自杀

    祁暮景一愣,俊脸微赧,松了几分力。爱夹答列

    可她依然哭个不停,一双眸子亮亮的凝着他,满脸的泪水。

    祁暮景喉咙紧了紧,看不得她这样,将她柔情的往怀里揽了揽,“别哭……”

    “阿景……”薄柳之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像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般,大声哭道,“阿景,我好害怕,我怕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唔……”

    祁暮景低头一口含住她的朱唇,在她唇面上轻喃,“知儿,我比你更害怕……”

    吻她嘴角的泪,一点一点往上,将她的恐惧一缕一缕吃下。

    眼泪忍不住大滴大滴往下掉,心里的恐惧被他一寸寸的安抚,感受着他的吻移至眉尖,轻柔的,温情的,耐心的。爱夹答列

    感觉到怀里的人情绪渐渐安定下来,黑瞳里划过暗痛,祁暮景突然将她软软的身子压在床上,恶狠狠的一口咬住她的唇,是真的咬,直到尝到她唇上腥甜的味道,他才微松了几分力,双目沉鹜隐忍,“你跑到端王府自杀,倒是好创意!”

    自杀?!

    薄柳之抽了抽嘴角,痛……幽怨的想,嘴唇肯定被他狠心咬破了,还真舍得……

    伸了伸手想去安抚下受伤的唇瓣,却被他一个冷酷的眼神儿吓了回来。

    自知理亏,薄柳之喃喃的没有答话,一副低眉顺眼,任凭他处置的摸样。

    祁暮景却更怒了,再次咬紧她的唇瓣,而后松开,盯着她唇上的血沫,黑着脸不说话。

    他就知道她定不会在侯府里乖乖呆着,所以他去的时候就安了人守在端王府门口,否则,凭她那点小聪明如何能够骗得过端王府的礼卫。

    从她一踏进大堂他便注意到他,只不过假装不知罢了。

    本想着等她发现,主动过去寻他,哪里晓得,一溜神便不见了她的踪影。

    这女人,总是能折腾!

    后来南临王一众人提出到王府后院的凉亭把酒言欢,欣赏月景,多沾些王府的喜气。

    可是,还未到凉亭,便听到有人惊叫大呼救命。

    那声音,可恨的又是这能折腾的女人!

    咬牙,“薄柳之,你真行!现在整个东陵城都在盛传我这忠烈侯如何如何的虐待了他的结发妻子,使得侯爷夫人不堪忍受屈辱,跑到端王府自杀明志去了!”

    虾米?!

    薄柳之愣了,“阿景,你说她们说我自杀是因为你虐待我?!”眉尖跳了跳,“还盛传?!”

    祁暮景冷着脸起身坐在床沿,“你昏睡的三日,足以传遍整个东陵王朝!”

    三,三日?!

    薄柳之晕了,眼角却见他弯身穿长靴,以为他气得要走,连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袖,“阿景,不,不是,我真不是自杀,我落入湖里完全是被人害的……”

    ——————————

    【稍后还有一更!】——【阅读愉快!!】——【严拒霸王文!!!】——【爱你们!!!!】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