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惊艳

    “哎呀,小四,你放心,我告诉你二哥了,三天之内我必定回去。1而且我也告诉他,有你陪着我,让他不用担心我!”薄柳之心里是有点忐忑的,但是说出的话却是笃定。

    她知道阿景要是知道她擅自出府,还一走就是三天,估计回来之后的三个月内,她的处境多半是水深火热!

    只是,为了她的良心,这一趟的岐山之行,她必须去!

    ————————

    景院厢房内。

    祁暮景捏着信笺的手吱吱作响,清俊的脸颊阴沉骇人,“薄柳之,你真是出息了!!!”

    ————————

    “二嫂嫂,此去岐山路途遥远,如想在三日之内赶回侯府,几乎是不可能的。1而且要想到达岐山,途中必然需要路径稥峪山……”祁慕竹追在薄柳之身后焦急的与她分析利害。

    薄柳之深呼吸,弯身锤了锤腿,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石头上,提袖豪迈的揩了揩脸颊两边的汗水,“小四,你说你以后可怎么得了,年纪轻轻话就这么多……”

    祁慕竹脸又红了,咬了咬唇,有些泄气的拉下肩膀,“二嫂嫂,你为何执意要去请兰君神医?”

    “救命呗!”薄柳之脱口而出。

    “救命?救谁的命?!”祁慕竹讶然。

    薄柳之心一颤,垂眸低咒了声。

    再次抬头时已是一副有苦难言的摸样,她伸出左手,食指微勾,示意他过来。

    祁慕竹有些羞涩的闪了闪他一双漂亮的眸子,微扭捏了下,还是依言附身过去。

    薄柳之一把拉住他胸前的衣襟,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阵子,而后松手,咬紧唇瓣,一脸的忧伤。

    祁慕竹则是听得一脸的纠结,双瞳更是因为震惊挣得大大的,一双唇瓣抖了好几次,却一句话也没说出口。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猛地站直身体,抬手曲起二指往唇间一放,一声嘹亮的口哨声便从他嘴里流曳而出。

    薄柳之被他的动作弄得一愣一愣的,心想,难不成这孩纸是被她说的话给吓傻了?!

    事情证明,这孩纸不但没吓傻,而且还极其聪明,一声口哨就唤来了一匹红棕色毛发的,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汗血宝马。

    如今的她已经坐在马背上差不多三个小时,也数不清风中凌乱了几次,总之,她的脸,她的嘴,她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已经被冷冽的寒风吹得毫无知觉,可想他速度之快。

    真心的,除了本能的闭上眼,紧紧拽住他的衣裳之外,她还想高唱一句:“跑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啊啊啊啊……”

    突然,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薄柳之疑惑,试探性的睁开双眼,却在看到眼前的风景时,惊艳了!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