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药石无医

    祁暮景挑眉,又往她碗里陆陆续续堆了一些东西,这才放下手中碗筷,食指重又挑起她的下颔,双眸布笑,“知儿若是将这碗里的东西吃完,我便不追究你女扮男装前往男囹馆一事……”

    “当真?!”薄柳之闻言立刻抬头看他,双眼放光。1

    祁暮景含笑点头。

    薄柳之顿时欢了,刚要伸手去拿筷子,却觉得有些不对劲,皱着眉头去看他,“阿景,你咋晓得我是去了男囹馆而不是别的什么地方?!难不成你派人跟踪我?!”

    祁暮景黑线,伸手就给了她一个爆栗,“除了男囹馆的南玥,哪里还有吸引你的地方?!”语气威胁,“吃是不吃?!”

    薄柳之连忙点头,“吃吃吃,我吃……”

    惧夫啊惧夫,她薄柳之还真真儿是把这名目给坐实了。爱夹答列

    瘪了瘪嘴,忍不住又悄悄朝他看去。却被他一个“淡淡”的目光给打了回来。

    于是认命的端起碗,可当看到碗里叠了一层又一层的各色菜品时,薄柳之差点哭了,“阿景……”

    你丫个腹黑货啊你!

    祁暮景轻笑出声,也拾了碗筷优雅的吃了起来,偶尔也给某人碗里添些其他的菜肴。

    薄柳之瞪着被她捻起的一团红糊糊的东西,歪着头看祁暮景,“阿景,你帮我吃这个。”也不管他同意与否,兀自将东西放在了他碗里。

    祁暮景愣了一下,“知儿,血豆腐不是你最爱吃的吗?今日怎么不吃了?”

    薄柳之皱眉,看着这个她便忍不住想起在铁叔屋里看到的一幕。

    那个男人几乎是躺在血泊里的,胸前,唇上、甚至脸上都沾染了那抹红,那颜色就跟这血豆腐一样。

    铁叔跟她说,那男人体内的残毒发生反噬,已浸入了他的五脏六腑,已是药石无医,并说,那个男人……可能活不过今晚……

    “知儿,呆傻了不是?!”祁暮景微沉了眼角,有些不悦的伸手敲了敲她的额。

    “呃……”薄柳之回过神来,捂住被敲疼的脑门,怨愤的瞪他。

    啧,她就不明了了,怎么都喜欢敲她同一地方。

    祁暮景才不买她的帐,冷冷道,“吃!”

    不喜,他明明在她身边,明明已将她搂进怀里,却还有种她随时可能离开的不安。

    受不了他突冷的语气,以及眉间印染的凉气,薄柳之从碗里捻了一片笋片伸到他唇边,“阿景,这个好吃,比以前的厨子做得好,你尝尝……”

    “……”祁暮景皱眉,面无表情的盯着那片东西。

    见他不卖账,薄柳之心一横,粉唇轻启一口咬住笋片,大红着脸凑近他的唇,将口中的东西踱进了他的嘴里。

    唇上传来的软甜的触感,诱得祁暮景眸光一暗,一股无名火轰的从小腹处涌了上来。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