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闹鬼

    “……”说好的不人身攻击呢?!

    薄柳之捂脸,人家都是惧内,她是惧夫!要逆天啊…!!!

    “哈哈……出息!”南玥心情大好,也晓得适可而止,过犹不及这个道理。1

    “冬猎前几日,也不知是我爹的意思还是皇上的意思,特许我进ru围猎区……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知道围猎场的几个分区,以及具体的分组的原因。当日与我同剩一辆马车的便是我未来的夫婿端王拓跋瑞。”南玥顿了一会儿,似乎在回忆那日的经过,只是提到端王的时候,那脸色明显燃了一丝霞色。

    看了眼聚神聆听的某人,南玥细细道,“我与端王、我大哥南珏,以及小皇帝被分到了东区涉猎……”

    ——————

    从男囹馆回侯府之后,薄柳之并没有第一时间回景院,反是悠悠的踱到了铁叔住的独院。爱夹答列

    推开~房门,空落落的,铁叔不在。

    她也不急着走,便拖了凳子坐在桌前,从怀里拿出今天顺道在锦兰轩淘的几件好东西:一张薄如蝉翼的面皮;两包泥粉;一套画具;一套刀具。

    从腰间取下锦帕铺在桌面上,将面皮轻轻放在上面,两只小手儿搁在桌前,灵秀的大眼一会儿看看面皮,一会儿看看画具和刀具,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嗯……”

    薄柳之动了动眉,微微抬头看了眼被她关紧的房门,摇摇头,拿起画具准备打开。

    “咳……”

    薄柳之手抖了抖,又小心翼翼看了左右两边,并无异样,心里有些发毛,她咽了咽口水。

    往日不觉得有什么,今日她一个人到这院子来,突然举得这院子异常冷清,让她总有种被众人戳脊梁骨的赶脚,凉飕飕的。

    “噗……”

    “啊……”薄柳之吓得弄翻了手上的画具,也顾不上被她摆了一桌子乱七八糟的东西,提着嗓子往外跑去,还没来得及碰上房门,就被人握住了肩头,惊得她忍不住又大叫了一声。

    “夫人是我,铁叔!”

    铁叔?!

    ~~~~(>_<)~~~~

    “铁叔,你,你这房里闹鬼……”薄柳之说着,忙绕到了铁叔的背后,嗓音微抖。

    鬼?!

    铁叔皱眉不解,想将她拉出来问个明白,她却惊得一个劲儿往后缩,哭笑不得。

    微凝了神往房间各个角落扫了一遍,并无不妥。

    并且,他丝毫不觉得有人敢在祁暮景的侯爷府内装神弄鬼……挑眉,他突然大步往帘帐处走去,伸手一把撩开锦帐,瞳仁儿一缩。

    连忙折回,从一侧墙壁木柩格子内取下针灸,飞快往帘帐内而去。

    薄柳之被他略急的动作弄得有些怔然,愣愣的小步跟了过去。

    当看到帘帐内的情景时,她惊得屏住了呼吸。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