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惧夫

    薄柳之愣了一下,“不是,你这不是刚刚认主归宗了吗?”放下腿,拖了凳子在她面前坐下,“你自己数数,这才多少天啊?半个月不到吧?就让你嫁给素未谋面的神马狗屁端王,这叫什么事啊?!”

    “不是逼迫我,让我嫁,而是皇上下的圣旨,说是指婚!”南玥不以为意的捏了一对杯子耍着玩儿。1

    “……”又是狗屁圣旨。啧,那小皇帝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吧?!

    “不过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南玥微扯了嘴角,“我要嫁的人可是身份高贵的王爷,嫁过去我就是王妃了。”斜着眼睛看向薄柳之,“以我这样的身份能嫁出去就不错了,更遑论对方还是个王爷。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他们……对我很好……很好了!”

    “你……”薄柳之本想斥她的自我诽谤,可见她轻眉秀目全是暗嘲,硬生生止住了。

    南玥这丫头性子烈,平日里总是没心没肺,可她知道她心里一直记着想着能有一个家,一个真正能安身立命的地方。爱夹答列

    好不容易家人找到了,父母兄弟又都是东陵城显赫的权贵之人。她一边珍惜着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一边却担忧自己的身份惹来多嘴之人对南家的伤害攻击。

    而她一直担忧的她的身份,只是因为她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帝都开了一家男妓馆,也就是如今在东陵城出尽风头的男囹馆。

    她认识南玥,“纯属”机缘巧合,好吧,是她听说有这么一个地方,心下好奇,偷偷瞒着阿景去过一次,那一次的后果……十分惨烈!

    南玥的性格比较豪迈,玩儿的路子也不似其他女子循规蹈矩,行事作风倒颇具现代人的风范。

    两人可谓是一见如故。

    “对了,你上次见到小皇帝了没?”南玥挑眉,戏谑,“还是你根本不是祁侯爷的对手,被直接关在了侯府内?!”

    薄柳之黑线,“你还说呢,你上次光说说也不给弄张图,我去是去了,不过没见到。”

    槽,她有那么怂吗?还被关在了侯府……小看人不是?!

    “你知足吧。”南玥敲了敲她的脑门子,咬牙,“为了你的好奇心,老娘差点死在围猎区。”

    “呀……”薄柳之揉了揉额头,瞪了她一眼,“夸张!”

    南玥抬手又准备拍她。

    “得了得了,那你说说,怎么没死成?!”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可不想因为额头上红印,晚上回去的时候被阿景抓着质问。

    啧,要不是他这几日忙得厉害,她还真没那美国时间溜出来。

    南玥哼了句,“当日围猎场之事那般轰动,你竟不晓得,你说你出去能带个脑袋吗?!”

    “停!”薄柳之伸手打断她,“一码归一码,不带这样人身攻击的好不?!”

    南玥被她的样子逗乐了,笑碎道,“瞧你那德行,难怪被你家祁侯爷吃得死死的。”

    “……”说好的不人身攻击呢?!

    薄柳之捂脸,人家都是惧内,她是惧夫!要逆天啊…!!!

    ——————

    姑凉们,小指头动起来,戳收藏,倒咖啡,写留言啊啊啊!!!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