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皇帝慢点,疼!,保护夫人

    “饿了?”祁暮景吻了吻她微嘟的红唇,清透的双瞳紧盯着她俏丽的红色,声线有些低哑。1

    摸了摸肚子,薄柳之诚实道,“饿了。”顿了顿,俏皮一笑,“阿景,我想吃你做的青椒脆笋,还有糯米丸子、红烧排骨、清蒸鲫鱼……”

    祁暮景轻笑,点了点她的鼻子,“贪吃。”

    “那阿景给不给做?!”薄柳之瞪了美眸,仿佛只要他说不,她定会扑上去咬他。

    祁暮景大笑,俯身在她唇面连啄了好几次,这才牵起她的手道,“阿景从命……”指腹下柔嫩的掌心有些粗粝,清俊的容颜微沉,大手突地用力。

    “嗯……”疼!薄柳之没忍住呼出了声,又怕身边精明的男人查出异常,连忙噤了声。

    然,身边的男人突然放开了她的手,空气也随之冷凝了几分。1

    薄柳之后背冷汗流了好几斤,咬着唇忐忑不敢看他,分着心思思虑该如何敷衍过去。

    祁暮景冷冷挑眉,“知儿,你知我不喜你说谎。”

    ————————

    一间空旷,却处处透着阴寒之气的石室内。

    半身裸露,下体只着了一层单薄的白色亵裤的健硕男子正面对石壁,一只手握着一条蛇皮细鞭,一下一下抽打在他半裸的胸膛,强健的后背上。

    他一双炯亮的眸子迸发出嗜血的光晕,仿佛那具被残忍虐打的身躯不是自己的。他的齿死死的咬合着,即便脸颊两边的肌肉因为疼痛而剧烈的抽~搐着,他却忍耐着,始终不发一语。

    突然,石室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一股冷风猛地灌了进来,男人握住蛇鞭的指猛地用力,后背的肌肉健骨剧烈缩动着,手下抽dong不停。

    “冷闫,你跟着我多少年了?”清幽冷寒的嗓音夹着深藏的暴怒。

    闻言,冷闫停下手中动作,转身,双手笔直的垂在身体两侧,恭敬的低头,“回少主,六年。”

    “知道我留你的目的是什么吗?”

    “回少主,保护夫人。”

    “保护夫人?!”祁暮景微拔了音量,冷嗤,“说说,你是如何保护的夫人?!”

    当看到那双细嫩的小手上那一痕一痕清晰的血痕时,他便知道她定是用了他亲授与她的飞舞。

    飞舞,是祁家独门绝技。

    六年前坳不过她的坚持,他便亲手教给了她。并告知她,不可轻易使用,更不可让他人知晓。

    她自是满口答应,也极喜,日日勤练。只是,聪明有余,资质不足。技巧是学懂了,但是每次使用的时候仍然会伤了手。

    今日他问了她,她说了谎,谎言并不高明。

    “……”冷闫绷紧唇角,冷硬的脸有一闪而过的懊恼。

    “这一百盐鞭当是给你的警戒。”祁暮景沉声,“若然还有下次,你便离开我侯府!”

    “是,少主!”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