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小皇帝慢点,疼! > 青城爵恋——大结局下 9000+

小皇帝慢点,疼! 青城爵恋——大结局下 9000+

    待青禾情绪平复了些,薄柳之才微微推开她。

    看着她微微红肿的眼睛,缓缓道,“青禾,母后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青禾吸了吸鼻子问。

    薄柳之蹙了下眉头,目光轻扫过站在一边的司天烬,握紧了紧青禾的手,“跟我来......”

    青禾一愣,看着她肃然轻沉的脸,心,微微收了收。

    抿紧唇,点点头。

    ————————————————————————————————————————————————

    青雲殿前,青禾茫然的看着突然停下脚步的薄柳之。

    薄柳之叹息,眼睛别到了一边,“进去吧。”

    “......”青禾满腹狐疑,往后看了看尾随她而来的众人,他们脸上,无不凝重。

    心跳狠狠漏了一拍。

    有什么不好的预感猛地窜上脑海,青禾骤然捏紧裙摆,飞跑进青雲殿。

    那扇熟悉的殿门,在她掌心下缓然推开。

    通往塌室的层层轻纱飕飕响动飞舞,淡薄的药草香裹进风里,吹进她身体每一个细胞里。

    眼睛莫名干涩。

    青禾一步一步走了进去,撩开薄纱的指尖,细细颤抖,一层一层,竟撩得她指尖发疼。

    站在最后一层薄纱前,她的指尖已经僵硬。

    因为透过薄纱,她看见了榻上静躺着的人的容颜,即便模糊,可却是那样的熟悉。

    记忆如旋风席卷脑海,她仿佛回到了十年前。

    那人在青雲殿里呆的每一日。

    她每每走到殿里,总害怕见到的,便是他无声无息,躺在chuang上,面色发白的样子。

    就好像,随时会离开她一样。

    压在xiong腔的急喘的呼吸,如被大浪冲击过,凌乱破碎急促。

    青禾微张唇,伸出的指,迟迟不愿撩开这最后一层纱帐。

    “......小猫儿......”声音庸洌,虚弱,却又嚼带着轻松chong溺的笑意。

    青禾的心,狠狠一击,这一击,几乎让她痛得想死去。

    “你若再不进来,爵哥哥,就抓你进来......”一句话,他需要很长时间才说完。

    青禾咬紧唇,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盘旋。

    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她看见他费力的撑起身子,却又猝不及防的倒下,她甚至能看到他额上的汗珠和蜿蜒的青筋。

    青禾心口绞痛,抿紧的双唇狠狠颤抖抽搐,眼泪死死逼回进眼眶。

    冷眼旁观着,他努力起身,却又狼狈跌下的情景。

    她知他脾气不好,暴躁没有耐心。

    可是这次,他一点没有生气,也没有气馁,一遍一遍,重复着这个动作。

    终于,他一只手,紧紧抓住chuang柱,坐了起来。

    他坐在chuang沿,面色涨红,眼眸内的赤红几乎要满溢而出。

    可他对着她笑,那样舒心爽朗。

    他缓慢站了起来,白色的寝衣包裹着他芹长有力的身躯,他步履缓慢,甚至足靴未着,便朝她走了过来。

    他走一步,便要停一会儿,那样的费力。

    看着他越来越近,挑开纱帐,清俊苍白的脸庞虚汗涔涔,漂亮的黑瞳深亮如星,轻轻印在她脸上。

    青禾的眼泪,也再也止不住的往外掉。

    司爵深瞳闪过心疼,脸颊却划过焦急,脚步急促朝她垮去,却不想整个身子竟是直直栽了上去。

    膝盖重砸在地,狼狈的匍在了青禾的脚下。

    青禾哭出声,忙蹲身抱住他的身子扶他起来。

    他身子笨重,自身因为刚才起榻,走到面前,已是用尽了力气。

    青禾扶得格外用力。

    可是她用尽所有力气也无法将他扶起来。

    她大哭了起来,紧紧抓住他的衣领,脑袋搁在他xiong膛,声音破碎,让人心疼。

    司爵心房阵痛,苍白的脸庞更添一抹惨白。

    太阳穴两边的筋络狠狠的跳凸,深涡的双瞳内,红丝涌现,低眸紧盯着在他xiong口痛哭的小女人。

    俊逸的脸颊紧绷着,嘴角却微微勾开,伸手,轻轻拥过她的身子,吻她的发ding。

    眼眸发红,“傻瓜,哭什么?在这里看到爵哥哥不是应该高兴?”

    青禾摇头,她不是傻子。

    今日回宫之前,她本以为她即将有一场“硬仗”要打。

    就算不至惨烈,可总也不会太顺利。

    可是,太顺利了。

    张瞿陵没有质问他,父皇母后甚至纵容了她,大家送她进青雲殿时凝重的表情,她就隐约猜到了,在她回来之前,或许已经发生了什么事。

    一件,可以解除她困境,救她出责难的事。

    当看到他全无声息的躺在榻上那一刻,她便知道了,她之所以如此顺利便得到大家的原谅和理解包容,只是因为,有人代她承受所有责怪,替她担负了所有的责任。

    司爵拧紧了眉,额头的汗珠大滴大滴掉下。

    他深吸口气,拥着她坐在了地上。

    又连连吸了好几口气,才扶着她的发丝,轻轻的说,“小猫儿,再也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

    青禾眼泪掉得更凶,哽咽得说不出话。

    咬紧唇,她缓缓从他xiong膛抬起头,含着热泪看着他苍白的脸颊。

    那双潋滟的红唇,褪去了色彩,苍白一片。

    青禾喉咙悲怆,指尖颤抖的抚上他的唇,眼泪汹涌,模糊了她的视线。

    司爵轻轻抓住她的手,轻轻吻了吻,“你也再不用自责,所有的一切,有爵哥哥在。”

    “......”青禾唇间溢出低鸣声,唇瓣颤抖得厉害,“告诉,告诉我,发,发生了什么......告,告诉我?”

    她难过的簇紧眉,手心颤抖的捧着他的脸,低低的问。

    她碰到他的脉搏,脉息薄弱,几乎只是掉着一口气。

    没有外伤,那便是内伤。

    内伤,伤的哪儿?

    青禾惶急着,心痛得如叫人一条条撕扯开来了。

    一口血腥从喉间涌出,司爵绷紧了唇,额上的汗珠如雨倾下,眼眸似隐忍的轻眨着。

    他紧紧抓住了青禾的手,将她扯进怀里,下颚抵在她的肩头。

    血色,从他嘴角溢了出来。

    他脸颊难受的抽|动着,却笑,“小猫儿,爵哥哥很想告诉你,可是现在,让爵哥哥睡会儿......”

    青禾心房紧锁,身子抖得厉害。

    唇瓣站着,苦涩的泪灌入唇间,堵塞了她的咽喉。

    她感受到,抱着她的双手,正缓缓的松开。

    脸颊连着心脏都在颤抖着,青禾低低鸣哭出声,断断续续,隐忍却没办法隐忍。

    双手没有力气,抱不住他,他从她身上滑了下去,倒在了她面前。

    他唇边的血,如一条小河,从她肩头一路,滑流过xiong前的衣襟,将她的红衣,染得更深了。

    脑海里有根脆弱的弦绷得很紧。

    只要再用力一点点,便用爆裂开来。

    她颤着手,缓缓伸到他的鼻前......

    身子陡然僵直,她保持着这个动作,良久良久,终于嘶哭出声......

    ————————————————————————————————————————————————

    一个月后。

    皇城内张灯结彩,红绸庆喜,最热闹的,莫过于青禾殿和青雲殿。

    “原来新娘子这么漂亮!”青笙闪着星星眼,看着一身红妆的青禾羡慕道。

    青禾失笑,勾了勾她的鼻子。

    身后,她家母后怜爱的看着她,一头青丝在她手中挽出一个漂亮的髻,她将一枚凤凰金钗别在青禾发丝上。

    眼眶却有些湿了。

    青禾从铜镜中看到,内心一酸,不舍之情油然而生。

    转身,握|住了她的手,“母后......”

    薄柳之吸了吸鼻子,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又拉住青笙的手放在她手上,“一想到你们两个丫头都会先后离开母后身边,母后心里就难过。

    这对凤凰金钗是你皇祖母给母后的,你一只,青笙一只。

    母后别无它愿,只希望你们幸福。还有,常回宫看看母后。”

    “......”青禾眼睛也湿了湿,正感伤,青笙那丫头却嘀咕道,“母后你别装了,皇姐他日就算回宫,怕也见不到你。你巴不得把我们都嫁不出去,你好和父皇出去游山玩水呢。”

    “......”青禾和薄柳之嘴角轻轻一抽。

    赧颜,薄柳之轻捏了捏小丫头的脸,“你这丫头,嘴巴怎么坏!”

    “本来就是嘛,我昨日去凤瑾宫找你,都听见你和父皇的打算了,待皇姐一嫁,你们又要走了。”

    青笙怨气大,小嘴儿撅得老高,不满的看着薄柳之,一双眼睛却红扑扑的,眼看着就要掉下泪来了,“你们走,我也走,我已经答应南霆,和他一起去西凉国,再也不要回来了!”

    “......”青禾和薄柳之一愣,旋即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太好了!”

    “......”青笙真要哭了,眼泪挂在眼角,“你们是我的母后和皇姐吗?”

    薄柳之轻叹口气,擦了擦她的眼睛,柔声道,“那你有没有听到你父皇讲,要带你先去皇姐夫那儿小住一阵子......”

    怜爱的捏了捏她的鼻头,“还要带上你这个小丫头片子!”

    “......”青笙愣住,心里的喜悦在冒泡泡,却强制镇定,“你说的都是真的?”

    薄柳之微笑,看了眼同样期盼看着的青禾,轻轻点头。

    “啊......太好了太好了,母后最好最好了!”青笙抛弃矜持,一下子兴奋的扑进了薄柳之的怀里。

    薄柳之接住她,心口满足。

    这丫头终归还小呢!

    青笙在薄柳之怀里拱了一阵子,突然又安静下来,眨着眼睛看着薄柳之。

    薄柳之一愣,“怎么了?”

    青笙嘟了嘟嘴儿,“母后,其实我刚刚跟你说的,是认真的。”

    “......”薄柳之又是一怔。

    青禾拉过青笙的手,看着她的眼睛问,“笙儿,你决定和南霆去西凉国了?”

    薄柳之心一痛。

    抿紧唇看着青笙。

    青笙低下头,弱弱点了点头,“我已经答应南霆,和他去西凉国待一阵子。”

    她说道这儿,许是怕薄柳之伤心,忙抬头看着她道,“但是母后放心,我只是去玩儿一阵子,我会回来的!”

    “......”薄柳之心里还是不舍。

    这丫头自小便和南霆亲近,这次和那人回来,竟发现两人还睡一张榻。

    南霆是姬莲夜的孩子,性子多少也遗传了姬莲夜,暴躁易怒,也有几分残忍血性。

    可面对青笙时,他总也尽量温柔,从不生气,迁就着她。

    而且,姬莲夜之前又来了一次书信,再次提出要两家结成娃|娃亲。

    她只觉得荒唐,毕竟长大后的事情,又岂会说得准。

    但这次经历了青禾和司爵的事,她倒是越来越相信缘分一说。

    她的两个宝贝女儿,一个要嫁人,一个要远行。

    太突然了。

    她有点受不了。

    就好像,有人拿刀子剜她的心窝子里的肉一样。

    一只大手轻轻扣住了她的肩头,背部被温暖覆盖。

    薄柳之眼眶微湿,扭头看去。

    便见某人瞳仁儿深深,心疼的注视。

    心房一暖,薄柳之吸了口气,悄悄握|住了他的手,“你怎么来了?”

    拓跋聿mo了mo她的眼睛,“今日是咱们女儿出嫁的好日子,不能哭!”

    “......”薄柳之抿唇,“我没哭!”

    “嘴硬!”拓跋聿叹息,嗓音里满满chong溺。

    青禾和青笙看自家母后难过不舍,心里也不是滋味。

    拓跋聿眼角捎带了两个丫头,最后落在一身喜袍的青禾身上,菲薄的唇瓣微微勾了勾,“真漂亮!”

    青禾简直受chong若惊。

    这可是他家父皇开金口,头一次夸除了她母后以外的女人。

    脸红了红,青禾心中亦是甜蜜蜜,弯眉笑,“谢谢父皇夸奖!”

    拓跋聿挑眉,“父皇说的是衣裳!”

    “......”青禾囧。

    青笙抽了嘴角。

    薄柳之笑了。

    曲着胳膊撞了一下拓跋聿。

    拓跋聿微微揽紧她,低头看着她清颜如花的笑容,眼底,浅笑盈盈。

    青禾和青笙见自家母后笑了,又见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

    双双抹了抹身上的鸡皮疙瘩,惹来两人不满的一瞥。

    青禾和青笙便咧嘴笑了。

    薄柳之嗔怪的盯了两人一眼,也和拓跋聿,相视一笑。

    青禾站起,走到薄柳之面前,“母后,现在朝上有连煜和念儿,你若是喜欢,大可和我一同去兽霄谷,留在那儿。

    若是想青笙,轻装上身,父皇也是愿意陪你去西凉国看她的,父皇,你说是不是?”

    青禾笑米米的看着拓跋聿。

    拓跋聿很想说不愿意,因为在西凉国,他还有个情敌在呢。

    但是看着自家女儿和亲亲娘子都这么期盼的看着他,他只有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青禾暗笑。

    薄柳之则是感激的看着他。

    这半生,好像只要为了她,他便总能轻易妥协。

    此生有夫如此,已足!

    “陵哥哥......”青笙惊讶出声,看着青禾殿前,一袭简洁青衣,看着青禾的张瞿陵。

    青禾心口一缩,缓缓转眸看过去。

    他嘴角微微勾着,身上的衣裳崭新,素雅,像是匆匆换上便赶来。

    下巴上的胡渣还未及修剃,一双黑眸红丝网网,几分颓废。

    张瞿陵对着拓跋聿和薄柳之拘礼,“微臣参加太上皇,太后。”

    拓跋聿微敛眉。

    张瞿陵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从小便优秀,总让她刮目相看。

    如今看他mo样颓靡,薄柳之心里难免不忍心。

    柔了嗓音,“瞿陵,你身子不爽,何不在家多多休息?”

    之所以说他身子不爽。

    因为早先青禾和某人的婚期定下时,便与尚书家发了请柬。

    昨日,尚书大人称张瞿陵身子不爽,无法前来参加婚礼......

    而如今,他却早早便出现在了青禾的殿室内......

    张瞿陵微站直身,缓声有礼道,“微臣有一样东西,想亲自送给公主,当做,公主的新婚贺礼。”

    薄柳之微讶,“什么东西?”

    “......”张瞿陵却是默了,抿着唇没出声。

    薄柳之眼眸一闪,看了眼拓跋聿。

    拓跋聿淡挑了眉,拉着薄柳之的手往外走了出去。

    青笙讪讪舔了舔唇瓣,麻溜儿跟上了,这种情况,她觉得,她有必要去一趟青雲殿......(坏丫头,哈哈哈......)

    在青禾殿中的婢女也全数退下。

    少顷,整个青禾殿内,便只剩下殿内的青禾,和依旧站在门口的张瞿陵。

    ————————————————————————————————————————————————

    空气静默着。

    青禾看着张瞿陵,指尖却紧张的揪紧。

    张瞿陵也看着她,漆黑的眼瞳中,仍旧能蹦出许多火花。

    今日的她,很美,比他想象中穿上嫁衣的mo样,还要美!

    唇瓣缓缓牵出了一道弧,张瞿陵跨步走了进去。

    看着他走进,青禾身影微微一僵。

    却未闪躲,直直看着他。

    他停止她面前,她能隐约嗅到他身上的烈酒之气,心里便更难受了。

    青禾喉咙轻动,目光轻轻落在他脸上。

    “很漂亮!”张瞿陵柔柔看着她。

    青禾眼眶一涩,“谢谢!”

    张瞿陵定定看她,眸光内,情|潮暗涌,又很快,恢复平静。

    他轻笑着道,“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

    “......”青禾勉力扯唇,“没,没关系!”

    “但是,我祝福你,和他,白头偕老。”张瞿陵看着她,静静笑道。

    青禾眼圈红了红,点头,“这就够了......”

    抬起红润的双眼,看着他,他脸上的胡渣,从剑一样刺得她眼睛难受,“瞿陵,是我对不起你,只希望你,不要折磨自己。我不怕你恨我,真的。

    你恨我,我心里或许还好受一些......”

    可是现在,他却来祝福她,她便觉得心里的愧疚如洪水一般,漫了上来。

    毕竟,是她负了他!

    受惩罚的,也该只是她,而不是他,或者那人......

    张瞿陵眼瞳深了深,又慢慢溢出了释然。

    他微微笑了笑,转身,紧眯着眸子看着殿外的湛蓝的天。

    嗓音悠缓,平静的说道,“你没有对不起我,也不需感到愧疚。感情一事,我现已知,不能勉强......”

    他眼角往后,看了她一眼,继续道,“如果你留在我身边,感觉不到幸福,我宁愿,看着你在其他人身边,幸福的笑。”

    “......”青禾心中感动又心痛,那抹歉疚反是更深了。

    张瞿陵转身看她,目光拖出深深的眷恋,“我曾以为,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加爱你,也自认,唯有我,能给你幸福。

    可是那个男人,却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青禾背脊微僵,几分茫然的看着他。

    张瞿陵蹙眉,“他没告诉你?”

    青禾抿唇,“告诉我什么?”

    张瞿陵苦笑,“果然!”

    青禾眉头勾了勾。

    张瞿陵紧眯了眸子,“一个月前,他擅自拦下了回宫路上的太上皇和太后的马车,告诉他们,你已经是他的人,要他们将你许配给他......

    太后和瑞王妃识得你,拦下了震怒的太上皇要将他诛杀的旨意,最后,虽仍旧被太上皇打伤,因为太后和瑞王妃拦着,伤势并不重。

    后来,便将他带进了宫。

    太上皇传旨召见我,我和他便碰面了。

    我知道你已经是他的人,心痛难忍,只想杀了他!

    而那时,太上皇和太后便明显已经偏向于他,我理解,毕竟,你已经是他的人。

    更何况,你们......两情相悦。

    可是我并不甘心。

    我也......不介意......我岂能,放手!

    我和你的婚事,是太上皇和太后亲口定下。

    他们见我不愿放手,亦不介意你和他......对我亦是无可奈何。

    我知,我一直知,你心里没有我,你心里住了一个人。

    而我,也许永远,也住不进你心里。

    而那个人,在我第一次在花荥镇看到他时,我便知道,他就是在你心里的人。

    你看他的眼神儿总是多情,而看着我的时候,却只有愧疚。

    可是我只想将你留在我身边,自私的留你在我身边。

    后来,尚书府便时常有贵客登门。

    先是瑞王妃,后是溱公主,再后来,是太后......

    他们都劝说我,希望我放手。

    直到皇上也对我说,让我放你走......我才知道,那个男人手段有多高,短短时间,他竟然让所有人,都选择了他。

    嫉妒和恨意,逼我杀了他,想方设法杀了他。

    所以我向他提出。

    若他能接下我三掌,我便成全你们......”

    他的嗓音很冷,冷得人骨头发疼。

    青禾却不敢怪他。

    “我知道他曾患重病,换过心......”他阴冷的笑,眼底却有泪,“我想,我只要出手重一些,三掌便送他入黄泉。

    他一死,你依旧是我的。我就那么想着。

    他应该是知道我恶毒的想法,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答应了。

    在那一刻,我承认,哪怕只有一瞬的承认,他的爱,并不比,我对你的爱少......”

    他垂下头,两滴泪坠地,笑得痴狂,“我没有省力,那三掌,我用了十成的功力,往他心口送......”

    “......”青禾眼泪狂掉,几乎听不下去。

    这一个月来,她总是不停不停问身边的人,她未回宫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没人有告诉她。

    就算他,也总是敷衍,只字不提。

    心好痛,仿佛那十成功力所隳落而下的掌风,是落在了她的心房上。

    他怎么那么傻,那么傻......

    “可惜,那三掌,还是没能要了他的命,他活了下来......”

    “你不要说了,求你,不要说了......”青禾痛苦的摇头。

    她害怕,他再说下去,她会恨他!

    明明是她的错,明明是她的,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她不敢想,那三掌下去,他要是真的......

    突然,青禾猛地抬头,眼泪淋盖了她精致的妆容,提着红色喜袍的裙摆,飞快往殿外跑去。

    她要见他,现在,立刻,马上。

    她如风一样,从他身边毫不犹豫的吹过。

    张瞿陵伸了伸手,却只是握|住了一把沁凉的风。

    僵立了背脊。

    他眼眶含着热泪,缓缓松开了手。

    就用这风,送她走,就这样,不再愧疚,奔向她的幸福。

    禾儿,定要,幸福!!

    ————————————————————————————————————————————————

    青禾如一大朵艳丽的牡丹跑向青雲殿前不远,便见某人不顾众人阻拦,急怒的往外赶。

    一袭红袍,凌空盛开,幸福一样的颜色,挤满了她的眼眶。

    许是看到了殿前不远的青禾,他微停了脚步。

    她看见他轻轻舒了口气,缓慢的,勾了唇角。

    站在原地,朝她摊开了双臂。

    青禾眼泪狠狠砸落,却是幸福的,如蝶儿一般,飞扑进了他的怀里......

    她的幸福,她的天......

    腰身被紧紧抱住,青禾踮起脚尖,轻轻勾住他的脖子,红唇轻启,在他耳边柔柔道,“爵哥哥,我好爱你......”

    “我更爱你,我的小猫儿......”一双眼绽放铅华,司爵勾唇一笑,璀艳了时光。

    (全文完)

    ——————————————————————————————————————————————————

    【......不舍,很不舍,小皇帝到今天就真的完结了。感谢大家一直陪伴着素素写完这个故事,感动,感动,千万个感动。希望大家都能跟之之、青禾、南玥、溱儿一样,择一最对的人,幸幸福福,甜甜美美过一生!大家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