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 第十六章 快进来,受不了了〔精修〕
    更新时间:2013-08-15

    “嫂子,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但是他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出口,周晚晴就忍不住呜呜咽咽的抽泣了起来。

    唐宾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一下子冲进了卫生间,稀里哗啦用冷水洗了把脸,刚才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太震撼了。

    他在客厅沙发上坐了良久,可是嫂子还是没有动静,他就有点坐不住了,脑子里胡思乱想,生怕嫂子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于是站起来去敲了敲她的房门,道:“嫂子,我进来了?!”

    “别,你别进来!嫂子没脸见人了,你让我死了算了!”周晚晴在被窝里面抽泣着颤声说道。

    听到这个死字,唐宾顿时心头一惊,满腹焦急,以为嫂子因为被自己撞破了私密事,真的想不开要寻短见,马上想也不想上前几步,伸手用力拉开盖在嫂子身上的被子,查看她身上有没有什么自残的伤口,一边急切的说道:“嫂子,你千万别想不开,千万别寻死,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就算看见了也没关系,自我安慰不是错,我也经常这么干,被我看了也不是你的错,最多我也安慰给你看好了……”

    因为着急,唐宾实在有些语无伦次,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说了什么。

    措不及防之下,盖在周晚晴身上的被子被豁然掀开,露出里面依然一丝不挂的成熟胴/体,周晚晴一声惊叫,想去抓被子,可是唐宾太着急了,太用力了,被子直接被甩到了地上,让她一手抓了个空。她马上又用手去遮挡自己的要害,可是遮了下面,又挡不住上面,最后情急之下伸手遮住了唐宾的眼睛,带着哭腔惊叫道:“小宾,不要看,求你了!”

    可是,这句话等于没说,唐宾哪里听得进去。

    他本来就血气方刚,也不是处男,而且早就对面前的嫂子魂牵梦萦,刚刚又看到她最羞人又最刺激男性欲望的一幕,可谓早就兽血沸腾。如今,这具妙曼婀娜极具诱惑的躯体就这么活生生的躺在眼前,散发着勾魂夺魄的成熟女性魅力,以及刚刚高/潮过后的靡靡气息,唐宾刚刚才强行压下去的欲/火顿时又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

    他颤抖着伸出手一下就握住了她挡在眼前的双手,然后稍稍往外一掰……

    周晚晴被他的双手捏的生疼,可心里面的羞涩更加强烈。他是如此的用力,但她也坚持着自己遮挡在他眼前的手臂,终于她觉得手臂酸疼了,知道自己终究是比不过他的力气的,可是心里还在拼命的挣扎,犹豫着该不该放下,一旦放下,自己的身体就会全部暴露在他的眼前。

    “可是,他的力气真的好大!”

    “我的胳膊实在好酸……,算了,反正刚才更羞人的一幕都被他看到了,看就……看了吧!”

    这么想着,周晚晴就把手臂上的力气撤了回来,紧接着就被他拉开了遮挡。

    她只来得及匆匆朝他看了一眼,就满脸羞红的闭上了眼睛。

    此刻的唐宾鼻息粗重,双眼冒火,全身都充满了欲望的火焰,满脑子都是嫂子刚刚极尽魅惑的娇/啼,心里只有一丝对嫂子不可侵犯的神智在苦苦支撑。

    唐宾浓重的男子气息喷在周晚晴的脸上,顿时将她熏得意乱情迷起来。周晚晴本来就对他芳心暗许,刚才忍不住自泄的时候也满心思都是他,如今这样的场景,呼吸着他的气息,更让她如痴如醉,身入梦中。

    感觉到他握住自己的双手越来越烫,力量越来越大,甚至整个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周晚晴心里止不住的想——

    “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他会不会真的扑上来……”

    “如果他真的想要……,那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可是他的嫂子,要是,要是……那以后可怎么办啊?”

    “可是,闻着他的气息,真的好温暖……”

    唐宾的内心也在极力挣扎,念头在要与不要中间挣扎,他很清楚自己的感情,对眼前这个娇媚的女子,他已经爱了很久,为了她,他可以不顾一切,每次看见她的笑容,他内心都会觉得很满足,他想要给她一切,所有!可是,她毕竟是自己的嫂子,哥哥的妻子,侄女的妈妈,如果自己这么做,接下来该怎么办?只是那一张脸,是自己梦中都在寻找的脸,看到她,他的整颗心都醉了,迷失了,还有那一具完美的诱人的胴/体。

    他慢慢的低下头,情不自禁的低下头,眼睛里全部都是温柔,还有无尽的爱恋。

    “来了,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周晚晴心里焦急,更加害羞,虽然她紧闭着美眸,但是他的呼吸,他的热度,一点点的接近,她可以感受的到。

    “要拒绝吗,应该拒绝吗,可以拒绝吗?”

    可是,在她还在挣扎要不要拒绝的一瞬间,他火热的唇压在了她的樱唇上,是那么的滚烫,那么的用力,他的鼻息整个扑面在她的脸上,鼻子里吸着他呼出来的空气,然后再吐出来进入他的,是如此的暧昧,如此的内心骚动。

    “好羞人!”

    周晚晴紧紧的闭着眼睛,同时也不敢张口,两条美腿纠结成了麻花,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唐宾在吻上嫂子红唇的一瞬间,整颗心都飘了起来,这是他无数次梦寐以求的场景,他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自己与周晚晴在忘情亲吻,幻想过两个人恩爱缠绵,可是就在两个人真正嘴唇接触的刹那间,他开始有些紧张,害怕,有些不知所措,生怕这一切都只是梦幻。

    良久之后,他颤颤巍巍蠕动起了嘴唇,非常小心的在她薄唇上一点一点的亲吻,轻轻的,不敢用力。

    然后他舔了舔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悄悄的伸出舌尖,用舌尖上的触觉去一点一点感受她红唇的柔软,以及细腻,她是如此的美妙,以至于他爱不释手,亲了一遍又是一遍。

    本来周晚晴紧紧抿着嘴唇,心里还在想:“就让你亲一下,亲一下就好!”

    可是唐宾的亲吻是如此温柔,如此的脉脉含情,让她不忍心马上拒绝,并且心里还有一种甜蜜,一种似水的柔情,想要亲的更久,亲的更多。

    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悄然将紧抿的嘴唇咧开了一条缝隙,让他的舌尖可以接触自己更多的唇畔,然后她就感受到他略略有些粗糙的舌尖顶在了自己的樱唇上,似乎马上就要破关而入,她有些犹豫,现在只是亲一下嘴唇,心里还能接受,可是如果把他放进来了,那该……是什么感觉?

    身不由己的,情不自禁的,她再次悄悄的把嘴张的大了一点,然后将自己的舌尖轻轻的吐了一点出去,终于,在那里碰到了属于他的舌尖,轻轻一划。可是就这么轻轻一碰,就像天雷勾动了地火,他的舌头猛的用力冲进了她的嘴里,勾动她的丁香,搅动她的津/液,如一条凶猛的巨蟒,翻来搅去,肆意攻击。

    周晚晴一下就被搅懵了,迷离的眸子瞬间睁开,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而自己的小舌头也跟着他的节奏翻动旋转,极尽缠绵。

    他开始激烈的亲吻,用舌头与她的丁香尽情纠缠,吞吐她的香津。

    周晚晴轻轻的摇头,心中的理智让她想开口拒绝,可是他的吻是如此迅猛,自己根本抵挡不住,连开口说话也不能够,而且他的手放开了她的手,一只手掌按住了她的头,不让她继续摇晃,亲吻的节拍却越来越迅猛如潮,她感觉自己的神智在慢慢退出,狂吻的快感一浪接着一浪,冲击着她的意识。她的身体开始浮现一层殷红,玲珑的娇躯不安的扭动,两腿/之间有一种湿润的感觉滋生,她情不自禁伸出如玉般晶莹的手臂,勾住他的脖颈,激烈的回吻。

    “吻吧,凶猛的吻吧,这一刻,自己也渴望了很久,很久……”

    舌头交缠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手开始慢慢挪动,颤抖着抚摸她的胴/体,光滑的双肩,细嫩的腰背,还有那傲人的双峰。

    “不要!”

    周晚晴轻吟一声,一只小手捉住他即将握住自己丰满的大手,然后她感觉自己的耳垂被他一口/含住,敏感酥麻的感觉让她啊的一声娇/啼,浑身都失去了力量,抓住他的手也无力再去阻挡,下一秒钟,酥胸失陷,被他一只大手整个覆盖在上面,肆意揉/搓。

    那个地方的感觉让她仿佛坐上了云霄飞车,随着他的揉弄,激荡起伏,偶尔被他用手指在那一点上面轻轻一夹,仿佛灵魂都要被夹出来了似的,这让她羞的快要晕过去。

    “啊……小宾,我……们……不……,可以!”

    她还保持着最后一点神智,颤抖着艰难的呢喃。

    可是唐宾已经彻底抛开了世俗的牵绊,他现在的心里眼睛里,只有她火热的胴/体和无尽的爱/欲纠缠。

    周晚晴觉得自己被他抚摸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被他吻得全身都在窒息,她的心脏在急剧跳动,欲念也在不断升腾,身体的本能让她渐渐亢奋,脑海里关于外界的影响慢慢消失,毕竟这个亲吻自己,抚摸着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爱人——

    “来吧,我的爱人!也许这就是天意,天意让我爱上你,天意让你看到了今晚!”

    “嗯……今晚,我是你的!”

    周晚晴终于决定解放自己,让自己完完全全属于他,她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鼻息间吐着连她自己都不清楚的音节,双手胡乱的滑在他健壮的腰背肌肉上,摸索着去解开他的衣扣。

    这句话让唐宾更加激动,兽血沸腾,他的舌尖离开她的耳垂,一下子含住了她一颗傲娇挺立的蓓蕾。

    “嗯!”

    周晚晴弓起粉嫩的上身,如一张曲线优美的大弓,发出一声惊叹,然后是长长的吐气娇/吟,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极度的舒服,她的手已经没时间去解他的扣子,从衣摆处一撩而起,就把他的衬衣从头顶剥了下来,然后是他的腰带……

    唐宾的手指滑过她平坦如丘的腹部,揉捏着她丰满柔滑的玉/臀,最后滑过如玉的大腿肌肤,摸上了两腿/之间,那处禁忌的草原溪谷早已泥泞一片,瞬间濡/湿了他的指尖。

    “啊——”

    周晚晴婀娜似水的胴/体剧烈抽动了一下,发出一声荡人的娇/啼。

    “快进来,我受不了了!”周晚晴胡乱的抚摸着他的身上肌肤,长长的睫毛剧烈颤抖,闭着眼睛轻声哀求,心里却又羞涩到了极点。

    受到嫂子的召唤,唐宾哪里还敢怠慢,放开雪白的玉/峰,就咕噜噜爬到她的两腿/之间,马上就要开始攻城略地。可是下一个瞬间,就在剑及屦及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火热的坚硬居然因为过于紧张突然半软不软的闹起了罢工,在那泥泞的沼泽之地滑动了几下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我靠,怎么回事?”唐宾用手撸了两下,发现没有什么起色,反而更加软了,顿时急得满头大汗,满脑子都是嫂子异样的眼神,可是这么一来,更加硬不起来了。

    周晚晴也发现了他的窘迫,虽然心里同样着急,但是她毕竟是曾经为人妻,如今为人母的女人,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处理。

    “别着急,没事的,我帮你!”她说完就挣扎着爬起来,用小手握住他软下去的东西,缓缓的套/弄起来,可是套/弄了十几下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不禁心中焦急:明明刚才坚硬如铁,又粗又长的,怎么一下子就这样了?

    “真是会折磨人的坏家伙!”

    既然已经决定放开自己,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她妩媚的翻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舔了一下自己有点干燥的红唇,慢慢俯身趴在他的两腿/之间,樱唇轻启,将软下去的那物事轻轻的含在口中,轻吞慢吐。

    唐宾刚刚着急的都快哭了,可是那软下午的物事被嫂子的红唇连续吞吐了两下之后,马上如充了气一般膨胀了起来。

    嫂子的红唇侵吞,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刺激,更是心理上的享受。

    周晚晴吐出重新怒张的火热,终于舒了口气,调皮的在那小脑袋上拍了一下,这家伙立即摇头晃脑的摆动了两下,甚至更加粗/涨了两分。她极尽妩媚的瞟了他一眼,修长的大腿跨过他的腰肢,跪坐在她的两腿/之间,一只玉手轻轻把住,咬着贝齿用自己的幽谷缓缓地吞了进去。

    “哦!”两人同时吐出了一口长长的浊气。

    唐宾感觉自己的下身进入了一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地方,温润,湿滑,紧凑,而且充满了无边的舒爽,而周晚晴则被一个滚烫到极致的巨大填满,充盈了全身,这不是平时自我安慰时的空虚,而是满满的充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