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豪门情变,渣总裁别碰我 > 【等待,是最美的伤害】想不嫁都不行(061)

豪门情变,渣总裁别碰我 【等待,是最美的伤害】想不嫁都不行(061)

    她翻了个白眼,“你守着不说能卖钱啊?!”

    “自然是不能!”他低低笑了一声,含着她的耳垂轻轻一‘吮’,声音更显暧昧,“那我说了是不是就不走了?”

    “那要看你说的是什么了……”她咕哝。

    她才不答应,她又不傻,答应了他若随便说三个字糊‘弄’她岂不亏大了。

    可她话音未落,他的‘唇’就附在了她的耳朵上,轻轻的,说了她想要的答案……

    他‘性’格内敛, ,说这些情情爱爱的话总觉得还是有些难为情的,无法把这三个字很大声的说出来。

    但她想听,纠结了一晚上的小模样让他看着实在心疼。

    所以说吧,用她听得见的音量,告诉她他的心意。

    他的呼吸热乎乎地灌进耳朵里,痒痒的,麻麻的,她却被他的话惹得忘了呼吸,一颗心不知道被什么填满了,暖暖的,甜甜的……

    她双手捂住小脸,用力搓了搓,大脑晕乎乎的,感觉自己像是做梦一般,眼前的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等了五年,终于等来这三个字,终于等来了……

    怎能不‘激’动!

    可是

    “那岺紫迪呢?”

    她猛然想起心里最介意的事,来不及思考就已冲口而出。

    “嗯?”他正惬意地轻‘吮’着她的脖颈,像在品尝最可口的甜品,闻言并未有何异常,只是漫不经心地发出一声鼻音。

    “你说过你会永远爱她的。”她转过头去,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

    看着她如此认真的模样,他动作温柔地将她散落在耳际的发丝往后撩开,坦‘荡’地点头,“嗯!”

    闻菀汀的心狠狠一震,心里那满满当当的喜悦和甜蜜瞬时‘荡’然无存,看着他的目光也在顷刻间染上了一层冰。

    他嗯?他居然点头?!他的心是有多大?!!可以同时装下两个‘女’人?!!!

    她不要!

    她心眼如针芒,眼里向来容不得一粒沙子,对他,要么全部,要么不要!

    若他要爱岺紫迪一辈子,那就去爱吧,她不稀罕他,再也不稀罕他,哪怕他刚刚才对她说了“我爱你”……

    她垂着眸,长翘的睫‘毛’下一片‘阴’影,虽看不到她眼底的情绪,但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却让他忽视不得。

    “在想什么?”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的眼,将她的怨愤统统看在眼里。

    她撇开脸将下巴从他手指间挣脱,扭着身就要起来,“没什么,我该”走了。

    他再次将站起来的她扯回怀里,含着笑意的声音里饱含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无奈,“九儿是家人!”

    家人?

    她还是不爽,“所以呢?”

    他跟岺紫迪并不是真正的亲人,他又曾那么爱岺紫迪,这叫她怎能不介意?!

    他在她微微嘟起的嘴上轻轻啄了一口,跟她比喻,“就像小静,你能不爱她一辈子吗?”

    “谁要爱她一辈子!”她翻了个白眼,口是心非地哼道。

    他的比喻让她颇为满意。

    她并非无理取闹的‘女’人,如果他对岺紫迪真是只剩亲情,那她也真的没必要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咬着‘唇’斟酌片刻,她抬眸看着他,问:“那我跟岺紫迪……谁更重要?”

    她不喜欢猜来猜去,更不喜欢模棱两可,感情的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是她想要的。

    “你不知道?!”钱濬挑眉,微微拔高的音量透着一丝不满。

    他做的以及说的还不够明显吗?在山顶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她和九儿之间做了明确的选择,现在又很清楚的向她表明了心迹,她还问他这样的问题?

    真想打她!

    她固执又倔强,表情严肃地看着他,“我要你亲口说!”

    钱濬默默叹了口气,说情话哄‘女’人什么的真不是他的强项啊……

    “你!”

    大手扣住她的后脑,与她额头相抵,深邃如梦的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坚定又坦‘荡’地吐出一个字。

    嗯,就是你!

    在我心里,最在乎、最重要的就是你!

    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你的存在,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你就那样悄无声息地钻进了我的心,生根发芽,疯狂滋长,在我有所察觉时,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将我的心填满,再也拔不出来……

    他说,你!

    简简单单一个字,便给了她全世界。

    她的眼,在那瞬,流光溢彩。

    不再扭捏,她抱住他的脖颈,主动送上自己的‘唇’……

    这一刻,她想‘吻’他,‘吻’死他!

    突然被‘吻’住,他怔了一秒,紧接着便扣紧她,反客为主。

    ‘唇’舌教缠,彼此的呼吸融在一起,心跳同样急促……

    以着熊抱的姿势,他一边‘吻’着她,一边抱着她往楼上走,大步流星。

    到了卧室,上了牀,被他压在身下,她抛弃所有矜持和羞涩,一边仰着小脸与他痴‘吻’,一边伸手去扯他的皮带……

    几乎是以迫不及待的心情将彼此身上的束缚统统剥除,他捞起她一条‘腿’,攻城略地……

    “啊!钱濬!!”

    有些急躁,没控制好力道,惹得她一声惊呼。

    “我在。”他俯首轻啄她的‘唇’,对‘弄’疼了她表示歉意。

    “轻……轻点啊……”

    “好。”他溢出低沉的笑声,声声满足。

    满室*,风光旖旎,原始的律动久久不息……

    夜,已深。

    ………………

    次日。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未关的窗户倾洒进来时,闻菀汀从香甜的睡梦中悠悠转醒。

    还闭着眼时,小手本能地往身边‘摸’索,却,空空如也。

    触及一片冰冷,她蓦地睁开双眼弹坐起来,看自己身在何处。

    是他的房间没错啊!

    垂眸看了看自己,未着寸缕,彰显‘激’情的暧昧痕迹像铁证一般布满全身,‘腿’间的酸胀感犹在,甚至昨晚的每一个瞬间都还在她的脑海里,像长了根一般,怎么也驱之不去。

    满心失落。

    一觉醒来他不在,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心里怎能不失落。

    正满腹幽怨,似乎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她连忙倒回去,拉起被子盖住自己,装睡。

    ‘门’,吱呀一声,被人轻轻推开。

    听到他的脚步声朝着牀边不急不缓地走来,她长翘的睫‘毛’控制不住地微微颤动。

    又囧又紧张。

    感觉到他已经来到牀边,紧接着大牀轻轻颤动了下,他坐在了她的身边。

    即便闭着眼,她也知道他正在看她……

    心,如小鹿‘乱’撞,噗通噗通一阵‘乱’跳着。

    突然,他的手伸进被窝里……

    将她的左手拿了出去。

    然后她便感觉到,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正往她的无名指上慢慢套……

    她狠狠一震,蓦地睁开双眼。

    来不及去看他的脸,而是死死盯着自己指上那抹璀璨夺目的闪亮……

    戒指!

    嵌着一颗硕大钻石的戒指!

    她震惊,结巴,“这,什……什么意思啊?”

    她的眼底一片清明,暴‘露’了她早已醒来的事实。

    “你说呢?”钱濬噙着笑,目光寵溺地凝视着她,不答反问。

    她不敢妄加猜测,只得装傻充愣,“又不是生日,为……为什么送……送礼物?”

    他眉尾轻挑,语带戏谑,“装傻?”

    她不敢看他,心如打鼓。

    求婚吗求婚吗?他这是在向她求婚吗?

    她‘激’动了。

    他深深看着她努力保持镇定的小脸,温柔的声音像一杯红酒,醇香‘诱’人,“嫁吗?”

    嫁吗嫁吗?她要嫁吗?

    怎么办?这太突然了,她拿不定主意了。

    “嗯?”修长完美的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的眼睛。

    她呆呆地回望着他,说不出话。

    三秒之后,她没作回应,他却淡定从容地点了头,“嗯,知道了!”

    “啊?”她错愕。

    知道?知道什么?

    “沉默就等于默许了,我知道!”他的‘唇’角勾起笑,温暖又深情,如沐‘春’风。

    呃!

    她愣了一秒,回过神来不满抗议,“什么呀……唔……”

    他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俯身而下,大手捧住她的脸,以‘吻’封缄。

    时至今日,闻菀汀,你想不嫁都不行了!

    完~\(≧▽≦)/~。--36067+dsuaahhh+24795214-->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