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绝品高手 > 第四十五 黯然神伤
    唐云天哭笑不得,不过倒也爽快。唐果也觉得那块金表林道戴上挺好看的,至少比他手腕上那串老土的手链要来的顺眼许多,于是就直接拆开嚷嚷着要给林道戴上。

    “你干嘛?”林道见唐果要把自己的手链脱下来,下意识的躲开。“把你给我买的手表换下来就好了啊,干嘛摘我手链啊?难不成你打算要我戴两块表不成?”

    “你这手链难看死了,每次看到你这漂亮的让人嫉妒的手再看这手链就觉得别扭,戴两块手表不成嘛?你乐意谁管得着呀。”唐果却不以为然,反正只要能将那串手链摘下来,在她眼里林道就是带十块手表也是可以忍受的。

    “别闹别闹,手链对我来说意义大着呢。”

    “什么意义?”唐果一听这还有八卦,顿时来了兴趣。记得上次他说这串手链对他来说有很大的意义,自己就忍不住想要扒一扒来着。

    “定情信物。”林道贱兮兮的笑了起来,“女孩子送的,怎么能说摘掉就摘掉呢?”

    唐果顿时愣住,不敢相信的看着林道。这家伙手腕上的手链是女孩子送的?还是定情信物?这家伙有女朋友?!

    “戴这手上,戴这手上。”林道说着将唐果给他买的那块手表就摘了下来。

    唐果瞪眼,“混蛋,这手表也是女孩子送给你的好吗?!”

    “我知道啊,这是你给我买的嘛。可是现在我要戴这块呀,金光闪闪的,多有身份。”林道说着就把唐果手里的金表拿了过去,套在手腕上,至于唐果给自己买的那块,则是很随意的就放在了唐果的手里。“哎呦,不合适,要截一块的。”

    新手表自然不会合适,需要截断多余的地方。

    唐果呆呆的看着自己手里的那块手表,一股无名火陡然冒出,恶狠狠的望着林道:“混蛋,别的女孩子送给你的手链你就跟个宝贝似得,我送你的手表你就这么随意的撇弃了?你还是人吗你?”

    林道一愣,奇怪的望着怒火中烧的唐果:“瞎说什么呢?我那可是定情信物,你这手表只是地摊货好吧?这不是你自己对我说的吗?当时你对我说花了七十几来着…”

    林道这还回忆上了,全然没有发觉唐果眼神里的那抹失落。

    柳云非毕竟是过来人,稍微一看自己女儿这情况,就已然猜测到了什么,凑过去看了一下唐果手里的手表,微笑着对林道说:“傻小子,这块表哪里是地摊货,这可是牌子,至少几万块的。”

    林道惊讶的看着柳云非,一副不怎么愿意相信的架势:“真的?”

    柳云非点点头,“你不会看标志么?”

    “这我哪里懂。”林道不好意思的笑着,而后快速的看了一眼唐果以后,就将自己手里的金表又快速的放在了唐果的手里,将原本唐果送给自己的那块又拿了回去,“既然这样,我还是戴你这块吧,戴了好多天了,突然换一下还真觉得不太习惯。”

    “这块金表至少有十万以上。”柳云非若无其事的一边整理了一下那些礼品,一边提醒着林道,想要看看林道知道了这块手表真正价值以后的表现。结果林道却是一脸平静。

    “我觉得金色不太适合我,唐果给我买的这个才适合,对吧唐果?”

    唐果咬牙不说话,将那价值十几万的金表随意的丢在了一边,扭过头来看着自己老爸:“换药了没有啊?是不是还很痛啊?”

    唐云天微微一笑,望着自己女儿眼眶里那类似泪水的闪亮,“换了换了,快让老爸看看,你都给我带的什么。”

    唐果和林道离开以后,唐云天与柳云非对视了一眼,而后各自叹气。

    “唐果不会喜欢上了林道这孩子了吧?”柳云非毕竟是女人,唐果又是自己的女儿,理所当然的了解的要比唐云天更为深入一些。

    唐云天不置可否的摇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看之前的表现,唐果可能对林道真的动心了。”

    “可是林道那孩子说什么定情信物,不会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要是那样,可就苦了唐果这孩子了。”

    “唉,孩子大了,她们的事情我们就不要过多的去理会了。反正林道这小子又不是什么坏人,哪怕无意中伤到了唐果,对于唐果来说也并非是坏事,总是要经历一些挫折才能成长的不是吗?”

    “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唐果可是我们女儿,哪里有父母愿意看到自己女儿受伤而袖手旁观的?”

    “那你说怎么办?要是林道真的有喜欢的人了,难道你要我们棒打鸳鸯不成?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处理方式,随着他们去吧。”

    车上,唐果面无表情的望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耳旁则是传来林道和自己家司机热闹的瞎扯。像是有着说不完的话一样,喋喋不休宛若一个话痨。

    被吵的心烦了,唐果忍不住扭头吼了一句:“你不说话能死啊?”

    林道给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还以为你打算一辈子不理我了呢。”

    唐果微愣,这才发现这家伙之所以这般喋喋不休的,就是为了激怒自己。恶狠狠的瞪了林道一眼之后,忽地沉默半晌:“你那手链…女朋友送的?”

    林道显然没想到唐果会突然询问这个问题,也是原地愣了一下,而后笑着摇摇头,“不算是吧?”

    “那你怎么说是定情信物?”唐果心里暗暗有些欣喜的情愫泛出。

    “只是离别时候的一件礼物而已。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说完林道就想起了那座山,那座城,那片云以及那里形形色色的人们。想到自己在那里长大,想到自己在那里成长,想到自己在那里变强,想到自己在那里生活…

    黯然神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