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完美世界 > 第二十五章 狈村祭灵
    “想杀祭灵,亏你敢想!”狈里青脸色阴沉,天才狈风残废,族中宝具被夺,这对狈村是一个极大的打击。【r />

    “它敢来,我们就敢杀!”石云峰脸色冷峻,动了真怒。

    天色早已黑暗,山林中清冷而又幽森,血腥气扑鼻。

    “呜呜……”四野,野兽长嚎,冰冷的气息弥漫,令人寒毛倒竖,感觉像是有恶鬼在哭嚎,有些发瘆。

    “砰”

    见到狈村的人要冲过来,小不点一脚将狈风踢起,令他横飞到了石村众人的眼前。

    “虽然残废了,但留着终究是一个祸害,一剑剁了省事!”二猛的父亲说道,非常生猛,二话不说,轮动手中大剑,噗的一声将狈风的头颅给砍了下来,血花喷起数尺高。

    “啊,风儿!”狈里青大叫,手捂着胸口,痛的咳出一口血来。那是他的亲孙子,结果就这样被当着他的面斩了。

    “早先已经放过他一次了,时至今日,落得这样一个结果,完全是自找的。”石林虎冷漠的说道。

    石飞蛟一把抓起那颗血糊糊的头颅,扔了过去,道:“带回去葬了吧。”

    “祭灵快降临吧!”狈里青披头散发,脸色涨的血红,而后又变得铁青,表情可怕的吓人,再也没有了此前的从容。

    石村的人聚在一起,时刻防备那头祭灵,唯恐它突然现身,大开杀戒。而狈村的人也退守到了一边,这一次他们损失很大,此刻小心防备,等待祭灵降临。

    树木茂密,林中很黑,兽吼声此起彼伏,阴气越来越重,可是始终没有什么强大的生物冲过来。

    石村的人围在青鳞鹰近前,将它护在中央,族长石云峰用尽了手段,将平日熬炼的各种药散用了个遍,最后更是将那太古遗种通红如玉的犄角血挖出一些,让凶禽服下。

    “哧”

    一道冷箭袭来,准而狠辣,目标正是青鳞鹰的眼睛,寒光惊人,这一箭最起码是双臂一振能有五六千斤力气的猛人才能射出的,太可怕了。狈村的人担心青鳞鹰会被救治过来,那时对他们来说将是一场大灾难,此时进行干扰与袭杀。

    “当”

    石林虎挥动手中阔剑,一下子劈在了箭杆上,将其撞飞了出去,哧的一声,铁箭深插一块山石中,冒出一串火星。

    “咿呀!”

    小不点立眉,向前冲去,今日狈村截杀他们,导致青鳞鹰将死,他恨透了这群人,银月横扫,化成璀璨匹练,席卷而过。

    这像是九天星河,又像是瀚海中的白色浪涛,嗡隆隆作响,震的整片山地都在轰鸣!

    “噗”、“噗”……

    对面,惨叫声传来,当场就有四五人踉跄倒退,鲜血喷溅,伤口吓人,另有三四人的手臂坠落,脸色苍白,痛的满头都是白毛汗。

    小不点动作迅疾,像是一只小貔貅一般跃起,用手摩挲手腕上那串晶莹雪白的兽牙串,符文闪烁,他一声轻叱。

    “咻”、“咻”……

    兽牙串光芒大盛,每一颗兽牙都浮上了美丽的纹络,灿烂夺目,从兽串上脱落,散开来,飞向前去。

    这是一片绚丽的光雨,但是杀伤力强大的惊人,让人根本反应不过来,莹白的兽牙洞穿了很多人的躯体。

    一朵朵血花绽放,他们的骨头折断,脏腑撕裂,狈村人恐惧大叫,根本抵挡不住宝具的攻杀。

    “怎么回事,祭灵你应该到了,为何不出现,快来解救你的族人吧!”狈里青惊吼,心中大惧,这样下去,狈村的人会全部交代在这里。

    “撤退!”

    那璀璨的宝具在小不点的手中比在狈风手里也不知道强了多少,他懂得骨文,运转起来,宝具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狈村的人崩溃了,即便没有族长撤退的命令也不会守在这里了,全部亡命而逃,而直到这时祭灵也没有出现。

    “小不点不要追!”族长石云峰怕他出现意外。

    “呀,这兽牙串威力真大。”石昊迷糊的挠了挠头,他很吃惊,四十二颗兽牙又飞了回来,化成莹白手串,缠在了他的腕上。

    “我们也赶紧走,狈村的祭灵因种族天性而多疑,我说要杀它,也许它很忌惮,故此没有现身。”石云峰低语。

    老族长这是在诈唬,似乎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令石村的人很无语。

    一百来号人纷纷行动,抬起青鳞鹰,扶着伤员,背起重伤垂死的人快速奔逃,都是大荒中长大的汉子,只要还有一口气,也许就能救活,这批人由石林虎领头。

    还有一批人由石飞蛟带队,负责搬运与守护狻猊、赤红的宝角、恶魔猿手臂,一个个激动而又神色紧张,这可是真正的至宝啊。

    山地间灌木丛生,古木参天,一群人虽然奔行很快,但还是受到了不少阻碍。

    “呜呜……”低沉的啸声响起,此起彼伏,环绕在他们的左右。

    距离石村越来越近了,甚至快要望到了,然而黑暗的山林中却也出现了一双又一双碧绿的眼睛,像是鬼火一般。

    “天啊,这么大的狼!”

    石村的人惊悚,他们被包围了,一群黑背白肚皮的巨狼出现,每一头都足有房屋那么大,张着血盆大口,獠牙能有多半尺长,雪白而森然,配上猩红的舌头,显得狰狞无比。

    这不是一头两头,而是足足四五十头,一群凶残的巨兽围了上来,远比狈村的人威胁大。

    “该死的,狈村的祭灵果然生性多疑而狡诈,它竟召集来这样一群变异的巨狼!”

    这么大的狼,个个都堪比巨象那么大,平日狩猎时能见到一只就很稀奇了,而这次一下子来了四五十只,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黑暗的山林中,那一双双碧绿的眼睛,全都有小碗那么大,阴森而冰寒,戾气极重,它们也不知道杀死了多少猛兽。

    “嗷呜……”一声狼吼,像是一道惊雷般,且阴惨惨,一头巨大的身影扑来,石村队尾那里顿时传来一声惨叫。

    一名村人半边身子都在淌血,一条手臂连带着肩头都被巨狼一爪子撕了下去,遭遇了可怕的重创。

    “噗”

    关键时刻,石林虎掷出一杆铁矛,穿透了那头巨狼的皮毛,鲜血淌出,让它负伤,这才止住杀戮,让那名村人避免了被撕裂的命运。

    跟巨象一样大的狼太可怕了,若是几头还能对付,这一下子来了四五十头,一百多号人根本挡不住。

    “嗷呜……”

    巨狼长啸,山地间树叶凋零,被震落下大片,凶煞气澎湃。

    “啊……”

    又有两声惨叫传来,不同方位,几头巨狼同时发动攻击,那锋锐的大爪子,一划拉就有一株大树倒下,尽管防备很严,但还是有两名村人被开膛破肚,肠子都流了出来。

    “快,赶紧包扎!”石飞蛟大喝道。

    山林幽暗,这些巨狼即便凶猛而强大,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还是没有正面攻击,而是袭杀。

    这一次,十几头巨狼同时行动,从暗中向村人扑杀了过来。

    “哧”

    小不点动了,扬起手腕,符文交织,在其身前化形而出,而那四十二颗莹白的兽牙则发出炽盛的光,化成一柄柄匕首、光箭等,飞向前去。

    “噗”、“噗”……

    冲在最前面的几头巨狼,被刺瞎了眼睛,被洞穿了额骨,鲜血长流,当场惨叫,在地上翻滚。

    即便这样的庞然大物也挡不住宝具,只要被击中,不是被重创,就会被击杀。

    “你们这些恶狼,速速退走!”小不点叫道。

    他祭出两轮银月,向前腾跃而去,噗噗两声,将两头格外强壮的巨狼生生给立劈了,从眉心一直裂到两腿间,皆化为两半,鲜血汩汩而涌。

    余下的巨狼谨慎了,不敢贸然攻击。

    “实在不行的话先动用一件祖器,留一件,关键时刻袭杀那只祭灵,不要让它全部知晓而有了防范!”石云峰低语。

    四野是一双双碧绿的眼睛,巨狼环绕,一个个鼻间喷吐白气,血盆巨口中獠牙狰狞,凶煞气息令人浑身冰寒。

    “你们死定了,今日注定要灭族!”狈里青又出现了,他脸色阴冷,眼睛跟毒蛇一样,此时骑坐在一头通体银白的巨狼身上。

    狈村的人又来了,很多青壮年纷纷爬上巨狼的背,一个个手持弓箭,带着仇恨,眼神冰冷,盯着这一边。

    石村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与巨狼配合,狈村人的实力那是相当恐怖了,这根本不是一个村落能拥有的实力。

    “我族祭灵来了,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狈村狩猎队伍的头领狈山高喝道。

    “不就是一只老狈吗,活了这么久,连牙齿都脱落了下来,估计走都走不动了吧,能有什么用。”石云峰嗤笑道,故意轻视。

    狈村人的祭灵是一只狈,该族的姓都是藉此而来的。

    数十头巨狼怒吼,呜呜长嚎,这个地方凶气更盛了,它们随时会扑杀过来。

    “你们一个也活不了!”狈里青冷幽幽的说道。

    “不怕坏了大荒规矩,被各村各族群起而攻之吗?”石云峰冷漠的说道。

    “杀了你们,掳走你们的妇孺,就说我们两村合并归一了,我族祭灵若是突破了,还有谁敢多说什么。”狈村狩猎队伍的头领狈山冷笑道。

    四五十头巨狼试探性的攻击,不时扑杀过来,石村众人防御,小不点则负责攻击,几次出手,连杀了八头巨狼,庞大的狼尸倒在那里,山林中一片血腥味。

    整整一个时辰,狈村的祭灵都没有出现,只是这些巨狼在攻击,而狈山等也在放冷箭。

    石村又有部分人受伤了,被那簸箕大的狼爪划开了身体。

    “果然是狈性多疑,管不了那么多了,祭祖器,突围!”石云峰下令。

    时间拖下去对他们没有好处,那头狡诈的狈不知道在转什么念头,还是早点回到石村为好,那里有老柳树庇护。

    “族长,祖器若是暴露,会不会有大麻烦?”石飞蛟问道。

    “先保住现在的命要紧,事后想办法将狈村知晓的人全都杀个干净,既然他们不仁,逼迫我们至此,就别怪我们不义!”石云峰寒声道,第一次露出这样可怕的表情。

    他们抬起青鳞鹰,小心的保护在中央,这将是他们日后复仇的一大战力,也许能抵住对方的祭灵。

    一群人迅速突围,石林虎取出一块臂骨,就要祭出,这是该村的祖器,拥有无以伦比的强大力量。

    突然,还未容他动,远处的山林像是山洪暴发了一般,兽吼声不断,震耳欲聋,向着这里冲击而来。

    “兽潮,该死的,那头老狈去山脉中赶来了一群巨兽,要冲击这里,实在是狠辣与狡诈!”石云峰变色。

    石林虎也大喝:“该死的老狈真狠毒啊,要用兽潮踏死我们,所有人都小心防备!”

    不仅是他们这一边,就是狈村的人也变色,祭灵这般阴狠,连他们都要受到可怕的冲击,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爬上了狼背,有一半的人可是站在地上啊。

    “快,上狼背!”狈里青大叫。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隆隆响声到了近前,就是这些巨狼也都不安了,纷纷窜起,迅速躲避。

    “嗷呜……”

    一声嚎叫传来,像是山鬼哭泣,说不出的瘆人,在兽潮上方有一头奇异的生物展动双翅飞行而来。

    它只有两米多长,浑身黄褐色的皮毛很油亮,但却看起来很老,一张狼脸出现了一道道褶子,这是一只罕见的狈,数不尽的狼群中也难出现一只。

    它前腿很短,几乎不能自己独自行走,平日需要趴伏在巨狼的背上,还好它自身血脉强大,生长出了一对羽翼,可以飞行。

    显然,这头老狈很恐怖,身上隐约间有原始符文闪烁,是一头极其强大凶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