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完美世界 > 第四章 药浴
    在凶禽猛兽出没、生命不时受到威胁的残酷大荒中,村人的要求很简单,只要有食物、能吃饱就很满足了。

    篝火跳动,石村中非常热闹,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挂着笑容,充满了欢声笑语。

    “娃子们不要乱跑了,一会儿都来进行药浴,晚上睡个好觉,将来保证比凶兽都强壮。”一位老人笑着说道。

    “嗷……不!”一群孩子闻听全都惨叫了起来,落荒而逃,躲避向村中各处。

    “一群瓜娃子,真不知福,那可是难得的补药,若能持之以恒的药浴,可让你们的筋骨媲美巨兽。”大人们数落,像抓小鸡仔般开始捉自家的孩子。

    “疼啊,我不想药浴,上次跟刀割似的。”

    “阿爸松手,我不想被煮熟了。”

    一群孩子激烈反抗,奈何小胳膊扭不过大腿,全都被抓了回来。

    在村中的一块空地上,早已摆放好了八个大铜鼎,下面烈火熊熊,鼎内的水沸腾,几名老人向里面扔下一株株药草,不时还会放进去几条尺许长的蜈蚣、拳头大的蜘蛛等,让原本非常清的水变得黑乎乎,跟墨汁似的,很吓人。

    一群孩子当时脸就绿了,恨不得立刻逃掉,奈何被大人们死死的按住了。

    随后,又有族人取来数十个陶罐,几名老人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将当中一些殷红的液体倒入大铜鼎中,结果乌黑的水更沸了。

    这是自那些被猎杀的凶兽体内取出来的少许真血,非常珍贵,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用,都能增强体质。加之,村人们掌握有几张古方,配合上一些药草等,真血效果会更佳。

    除了真血之外,几位老人还令人将飞蟒的翼骨、夔兽的足骨等费力的碾碎,也丢进了沸腾的水中。

    当火熄灭,鼎中的水不再沸腾,水温稍降后,惨叫与“噗通噗通”声传来,第一批娃子被扔了进去,一口鼎内两三人。

    “痛啊,这水能将人烫熟啊。”

    “救命啊,身体跟被刀剐一样,皮肉都裂开了!”

    他们呲牙咧嘴,手抓脚蹬,一个个奋力向外冲,结果又都被按了回去,惨叫连连。

    就这样,几十个孩子一批一批的被扔进去,大多数都叫的很凶,不断挣扎,只有七八个孩子稍微好一些,虽然痛的满头大汗,但却忍着不吭声。

    至于小不点,也没能逃掉,而且被特殊照顾,被单独扔进一口黑鼎中,里面只加了一点清水,其他都是凶兽真血、碎骨等。

    村人并没有觉得不妥,也不觉得厚此薄彼,因为自家的娃子承受不住,在普通的药鼎中就已经撕心裂肺的哭叫了,而小不点却能吃的消。

    此外,当小不点所用的黑鼎内的粘稠液体沸腾时,老族长还打开了两个特别的陶罐,逐一向鼎内倒液体。

    其中一个罐子中冲出一道赤霞,凝成一头貔貅,巴掌长,威武而狰狞,似要撕裂人并逃走,凶性极盛。石云峰的掌心浮现发光的字符,骨文亮起,一巴掌将貔貅拍散,化成血液,落入鼎中。

    而另一个罐子则冲出一只双头犀,赤红如火,灿烂慑人,它昂首怒啸,同样被老族长击散,落入黑鼎内。

    水温稍降时小不点被拎起,被扔进鼎中后使劲挣扎,因为他还小,坐在里面会呛水,刚坠落进去时“咕咚咕咚”直接就喝了几大口。

    对面的孩子都露出同情之色,突然觉得自己很幸运,那只加少量水、主要以特殊真血以及兽骨、筋块等组成的药液肯定会让人的皮骨更加剧痛,小不点真可怜。

    就是一些大人也有些不忍,因为看到小家伙使劲挣动,呲牙咧嘴,还不时喝上几大口粘稠的液体,实在有点让人担心。

    “没事,又不是第一次了,他以前也这样,能受的住。多喝点药液也不错,能吸收的话对他有莫大的好处。”老族长说道,他对小不点的调理与照顾有时很粗放。

    “他体质极强,此外骨文的神秘力量也可能在运转,帮他炼化了部分药力,小不点应该不会很痛苦。”另一个老人手捋胡须说道。

    药浴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群孩子被泡的像是红皮猴子,一个个惨兮兮,彼此相顾,泪水哗哗地,直到药浴结束后才止泣,终于解脱。

    小不点在黑鼎中时没有哭,大眼乌溜溜地转动,小脸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不过被拎出来时却跟醉酒般,摇摇晃晃。

    “感觉怎么样?”一位老人问道。

    小家伙打了个饱嗝,迷糊的说道:“喝饱了。”

    听着他这样没心没肺而单纯的回应,大人们全都被逗乐了。

    “困了。”小不点歪歪扭扭,小身躯倒在了石云峰的怀中,轻轻嘟囔了一句,又微微咿呀了一声,陷入熟睡中。

    “带这些孩子去睡个好觉,明天都会长出不少力气来。”族长石云峰说道。

    最后,几名老人收拾残液,没有浪费,而是在铜鼎下加火,又向鼎中放入一些特别的药草,要将其熬干、制成药散。这不仅是一种补药,同时也是一种疗伤宝药,平日进山脉狩猎时带上它可以救命。

    生存环境恶劣,凶兽难猎,真血稀贵,不然也不至于在孩子们用过后继续这样熬成药散,一点也舍不得浪费。

    当然,村中的青壮年们并不在意,只要敷在伤口上能救命就行。

    这一夜孩子们睡的很沉,第二日醒来后许多小家伙皆哇哇大叫,因为身上脱落下一块块老皮,床上脏乎乎。

    “去,打一桶井水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将那块磨盘给我举起来。”

    “阿爸,那可是三哥平日锻炼力气用的,我怎么举得起来?”

    “别废话,让你举就举。昨晚那么多真血还有骨药白用了吗?如果没有长进,我将你屁股拍成八瓣!”

    清晨,石村中一阵鸡飞狗跳,一群孩子都被逼着去搬大石、扛铜鼎,叫苦连连。

    效果真的很明显,孩子们都长了不少力气,体质显著增强,但如果说脱胎换骨那就有些过了,不太现实。

    “咔嚓咔嚓”

    村头,族长石云峰的掌心符文通亮,他手持一柄紫金锤,将龙角象最稀珍的一段龙角击碎,而后又取了貔貅的一截爪骨以及火犀的一小段赤角,同样砸碎,最后磨成了粉末。他将这些骨角粉末混着部分凶兽真血,一起放进正在熬煮的兽奶中,顿时香气袅袅。

    而后,老人又扔进去一株又一株奇异的药草。时间不长,陶罐中的液体就渐渐成了糊状物,可香气更浓郁了。

    “小不点吃东西了。”

    石屋中,小家伙听闻到喊声后骨碌一下子翻坐了起来,刚睡醒大眼睛还很迷茫,可是香气传来后,他快速翕动了几下小鼻子,立刻就有了精神,喃喃道:“真香。”

    “那当然,这可是真正的一炉宝药,不要浪费一丁点,全部吃下去。”石云峰笑道。

    小不点狼吞虎咽,时间不长就将陶罐中的糊糊吃完了,可是负面作用也立时显现了出来,他毕竟还太小,而药劲实在太强了。在这个早上,平日间很可爱的小不点化身了一个问题儿童,像白兔般拥有了一双红红的大眼睛,而且四处乱跑,啊呀的叫个不停。

    可怜的大黄狗被他捉住尾巴后,被用力扯个不停,尾端差点秃掉,汪汪地吼了大半天,满村子闹腾,不得安宁。

    “喂,小不点你怎么拔大婶家的栅栏?”

    “小家伙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跑到我家屋顶上去了,快点住手,不准拆瓦片!”

    ……

    村人愕然,平日很乖的小不点化身成小凶兽,四处乱闯,可着劲的折腾。

    “一炉药都被吸收了,效果很不错。”石云峰与几位老人站在一起,正在轻声议论,满意的点了点头。

    远处,不少孩子见到这一幕对族长更敬畏了,皆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远远地躲开了,凑在一起小声嘀咕道:“小不点真可怜!”

    小不点掌心发光,最后向上蔓延,连带着小手臂上也浮现了骨文,明灭不定,很是神秘。而且,他的体质增强了,速度与力量提升了一大截,这也是老族长比较满意的原因所在。

    直到两个时辰后他才安静下来,迷糊的挠了挠头,小声道:“咿呀,闯祸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