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花的贴身特种兵 > 34 楚风堂的美女老板娘
    ?庄重和简仁一起出了学校,简仁告诉庄重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有家小饭馆,虽然上不了什么档次,可口味却很不错,生意也很好。网 不过这生意很好却与口味的好坏没有多大的关系,那是因为小饭馆有个很漂亮的老板娘。

    说到小饭馆的老板娘简仁的眼里就闪着绿光:“你是不知道,那女人虽然都快三十岁了,可看上去就象二十四五的一样,虽然说那模样比龙城大学四大校花差了那么一点,可她的气质却是这些青涩的小女孩所不能比的。在她的身上多了份熟妇的魅力。”

    庄重淡淡地说道:“还真是小哥爱少妇啊?”简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兄弟,你是没见过她,你要是见了也会想的。”庄重也笑了:“她男人就任由你们这些苍蝇一天到晚的围着她转?”

    简仁叹了口气:“说起来她也够苦命的,我也是听学长们说的,说是这女人原本也有个幸福的家庭,她男人就是龙城大学的老师,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男人竟杀了人被抓进了局子里去,她为了救她男人,她不仅卖了房子,还借了一屁股的债,多方打点,却没有结果。”

    “后来好象有个当官的打上了她的主意,说是只要她依了那人,那人就能够想办法把她男人给放出来。她哪里肯答应,可当她知道男人在号子里被人欺侮差点送了命,她的心活络了,决定为了她的男人向那个当官的妥协,她在打定主意以后最后一次去看她男人时她男人感觉到她的异常,当知道她的决定以后,男人就一头撞死了!”

    “从那以后她的工作也没了,为了还债就开了这家饭馆。好在饭馆的生意还不错,不过她也挺难的,总是有些人上门找事,都是些想占她便宜的人。对了,那个当官的也常常让人来捣乱,好在学生多,这些学生大多又都知道她的遭遇,很同情她,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出头帮她说话。”

    两人说话间就到了那家小饭馆,小饭馆有个很雅致的名字:楚风堂。

    简仁领着庄重进了“楚风堂”,马上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小简,多久没来姐这吃饭了?”女人几步走了上来,女人穿了一件淡兰色的旗袍,领下开了个小口,刚好隐隐露出一线小沟,裙摆的开岔也很高,差点齐了大腿的根部。

    女人没有化妆,那美丽却自然天成,五官很细腻,特别是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

    她的身材苗条,很难想像近三十的女人了身上竟然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赘肉。女人没穿丝袜,她的皮肤光洁而白皙,脚上蹬了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

    简仁见到她笑得那双小眼睛都快不见了:“楚姐,前段时间不是放假吗?这不,一开学我就领着同学来了。”女人眯笑着望向庄重,大方地伸出了她的手:“小简的同学吧?我叫楚岚,是这家店的老板娘,觉得味道还行价格也公道的话以后常来。”

    庄重握了握她的手,柔若无骨,庄重竟然呆住了,楚岚皱了下眉头,轻轻抽出了自己的手,庄重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礼,就连站在一旁的简仁也瞪了他一眼。那感觉就象是他心目中的女神让庄重给亵渎了一样。

    楚岚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她马上换上了职业的微笑:“小简,你那包间空着呢,快带着你的同学上去吧,我马上让人上茶。菜不用点了吧?”庄重听楚岚这口气,知道简仁一定是这的常客,连口味都那么了解。

    简仁看了庄重一眼,正准备说点什么,庄重却笑着对楚岚说道:“楚姐,你看着办吧,简仁吃什么我吃什么。对了,给我来一打啤酒。”楚岚说道:“下午没课吗?喝那么多。”简仁回答道:“没课,楚姐,你就给来一打吧!”楚岚笑了:“好,那就来一打!去吧。”

    说是包间,却很简陋,不过却很有品味。

    才坐下,简仁就说道:“你刚才太酷了,你知道吗?我一直就看杜衡他们不顺眼,简直就是龙城大学的毒瘤!不过我可没有你那身手,所以平时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庄重淡淡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简仁又说道:“别只是笑啊,搞得就我一个人在说话似的。对了,你能不能教教我?说实话,我在武术社根本就没学到什么。”庄重看了他一眼:“可以,不过我想你一定坚持不了几天的。”简仁瞪大了眼睛:“你也太小看人了吧?这点毅力我还是有的。”

    服务员上了茶,简仁忙给庄重倒了一杯:“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师父了,这杯茶算是拜师吧!”庄重没有接他敬的茶,而是侧身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少他妈来这套,我们是朋友,是兄弟,不玩这些虚的!”

    简仁的心里很是激动,他用力地点了点头:“对,咱们是兄弟,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简仁的兄弟!”

    等上菜的这段时间,庄重终于搞明白了,简仁的父亲是龙城一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他能进龙城大学完全是用钱砸进来的。其实要说他的家庭条件有多好也不见得,不过他父亲却很舍得在他身上花钱,他是独子,用他父亲的话说反正以后这钱也全都是他的。

    简仁也知道,学校里大多数的人都看不起自己,所以他只能花钱去结交“朋友”,甚至于一凡让他负责整个武术社的开销他也没有太多的异议。可是今天于一凡的表现让他很是伤心,他终于知道靠着金钱维系出来的友谊是根本靠不住的。

    庄重和简仁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可简仁却感觉到庄重是一个值得交心的朋友,虽然庄重看上去很闷,话也不多,可他对朋友的那份真挚的情感却很是真实。

    特别是庄重刚才露的那手,更让简仁对他刮目相看。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