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花的贴身特种兵 > 29 再用点力,别停
    ?庄重只上心里微微一颤,忙收回了目光,站起身来去冰箱里取了一罐啤酒,赵飞燕跟着来到了厨房,站在厨房的门口,挡住了庄重的路:“小庄,你是不是看不起赵姐,觉得赵姐是个不要脸的女人。网 ”

    庄重楞了一下,他不知道赵飞燕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对于赵飞燕他是很敬重的,从米雪儿那里他知道了关于赵飞燕的很多事情,赵飞燕的父母早亡,是叔叔把她带大的,可她在叔叔家却受了不少的委屈,因为她的婶婶觉得她是个累赘,几年前,叔叔也病死了,婶婶改了嫁,于是在这个世上她就举目无亲了。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杨帆走进了她的生活,杨帆对她很好,她也把杨帆当成了今生唯一的依靠,但命运弄人,就在两人即将结婚的时候杨帆就出了车祸。

    她甚至怀疑她是一个不祥的女人,她把父母的早逝,叔叔和杨帆的死都归罪于自己,她觉得一定是自己克死了他们。

    她曾经一度把自己封闭起来,活在自己的负罪感之中。后来还是米雪儿帮她走出了阴影,慢慢地重拾起了对生活的信心。

    赵飞燕是个成熟美丽的女人,她有着许多女人没有的本钱,如果她愿意她能够过得很好,衣食无忧,更不用为每个月二千多的银行按揭操心。

    一个女人能够靠自己的坚强的活着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这也是庄重最佩服她的地方。

    至于昨晚的事情,庄重也很尴尬,他觉得是酒精惹的祸,但无论如何,他心里也不会象赵飞燕猜测的那样,觉得赵飞燕是在故意勾引自己。

    “赵姐,你说什么呢?我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庄重说得很诚恳,赵飞燕望着他的眼睛,她也感觉出庄重不象是在说谎,她上前一步,差点就贴上了庄重:“真的?”庄重点了点头:“真的!”

    赵飞燕双手环住了庄重的脖子,闭上了眼睛:“那你昨晚为什么要拒绝我?”庄重说道:“因为我不希望你酒醒以后恨我!”赵飞燕的脸贴向了庄重的脸,轻轻地他耳边说道:“姐不会恨你,姐也不会缠着你,姐只是想,想……”

    话没说完,赵飞燕便疯狂地吻向了庄重。

    赵飞燕之前有过杨帆,也尝过那种蚀骨消魂的滋味,只是她已经干渴太久了,昨晚那个“偶然”又把她内心的炽热给点燃了,就在今天白天,她每每想到昨晚的那一幕,她就会觉得某处又是泥泞一片。

    庄重整个人都懵了,他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手中的冰啤轻轻地放在了身边的灶台上,双手紧紧抱住了赵飞燕回应着她的吻,舌头纠缠到了一起,两人都感觉口中泛着甘甜的味道。

    庄重的手已经潜入了t恤的下摆,轻轻抚摸着赵飞燕的丰臀,再往下一点,入手一片湿润。赵飞燕的喘息粗重起来,她咬住了庄重的耳朵,下口很轻,轻轻磕了两下后,她的舌头伸入了庄重的耳朵眼里,柔柔地转动着。

    庄重把她抱了起来,几步到了赵飞燕的房间,他把赵飞燕放到了床上,直接褪去了她那白色的小蕾丝。赵飞燕十指也飞快地解开了庄重衬衣的钮扣,然后把它剥掉,一只手又去扯庄重的皮带,瞬间,两人便赤条条无牵绊了。

    庄重的身体压了下去,一只手握住了赵飞燕的一边柔峰,轻轻揉搓着。

    赵飞燕轻轻地说道:“吻我!”庄重吻了下去,赵飞燕的一只手轻拂着庄重的后背,另一只手则在下面摸索着,终于她握住了那早已坚挺的物件,想要把它带入自己的那处隐秘的所在。

    那里早已经泛滥成灾了,庄重只是轻轻地一滑便进去了,庄重马上就感觉自己的坚硬被那温暖、湿滑紧紧包裹住,而且还在慢慢紧缩,庄重深深地吸了口气,这种吸附真是要命,如果不是庄重强悍,在这紧吸之下他可能就会丢了。

    也是赵飞燕饥渴太久,一上来就疯狂地吸吮着,她双手抱住庄重的腰,轻轻在庄重的耳边说道:“快,要我!”庄重慢慢地适应了,开始试探着动了两下,赵飞燕竟然哼了起来。赵飞燕的轻哼在庄重听来无异于战斗的号角,把他整个人都点燃了,他的动作由轻到重,由轻到快,赵飞燕感觉到自己好象变成了一只小鸟,飞上了云霄!

    赵飞燕一点都没有压抑自己,那叫声一浪高过一浪,庄重很享受她这样的反应,他的冲击也越来越猛烈。赵飞燕终于忍不住了:“再用点力,别停!”庄重没有停,他甚至暂时忘掉了什么叫怜香惜玉,一次次地深入,一次次的撞击,赵飞燕感觉到阵阵的火辣椎心,可她喜欢这样的感觉,痛并快乐着!

    “啊!要死了!”赵飞燕大叫一声,庄重感觉一股热浪奔涌而来,原来的温暖也变得滚烫,他双手抓住赵飞燕的肩,紧紧地抵着,让他的那股灼热在赵飞燕的热浪中喷发,赵飞燕闭着眼睛,感受着庄重释放出的灼热。

    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了,庄重想要起来,他怕赵飞燕被压着喘不过气来,可赵飞燕却紧紧地抱住他:“别忙着动,就让它呆在里面吧。”赵飞燕的脸儿通红,说话的声音很小,就象蚊子叫一般。

    杨帆死了三年了,三年了,她第一次重新找回了做女人的感觉,她轻轻叹了口气,心想:做女人真好!

    终于,赵飞燕让庄重躺到了一边,她从床头柜上拿过纸巾,轻轻替庄重擦拭着,清理着:“却洗个澡吧,瞧你这一身的汗。”庄重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要不要给你买药?”赵飞燕知道庄重指什么,她笑了笑:“不用你操心,我自己会处理的。”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