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花的贴身特种兵 > 28 方珊预警
    ?庄重开着车回到了住处,才进屋电话就来了,是方珊打来的。网

    “说吧,什么事?”庄重轻声问道。方珊有些不满:“你这人怎么这样,一点情趣也没有,人家给你打电话你就不能先客套一下啊?”庄重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方珊和他是老搭档了,对他的脾性很了解,所以也仅仅是心里有些失落,倒也不再说他什么:“有两件事情要告诉你,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庄重说道:“什么问题?”

    “你和那个卫静到底是什么关系?”方珊的话语之间带着淡淡的醋意。庄重说道:“见过两面,谈不上有什么关系。”方珊幽幽地说道:“卫静这个女孩不简单,她的家族在龙城很有势力,头说给你个建议,如果想在龙城混得开,就和这个卫静搞好关系。”

    庄重问道:“她到底什么来头?”方珊回答道:“卫静的父亲卫成礼是龙城汽车制造集团的董事长,他的大伯卫成信是龙城市长,二伯卫成忠是龙城市警察局局长,四叔卫成义是龙城卫氏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那天我们吃饭的湘君大酒楼就是她四叔的产业!”

    方珊顿了顿又说道:“卫静是卫成礼唯一的女儿,又是整个卫家唯一的一个丫头,所以卫家四弟兄对她都是宠爱有加,特别是她的几个堂哥,对她也是十分的维护,可以说在卫家她就是个公主般的人物。庄重,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啊,只要把她泡到手那可就是财色双收了。”

    庄重淡淡地说道:“说第二件事!”

    方珊的语气变了,带着一丝担忧:“第二件事情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我们收到消息,‘黑金团’的杀手已经潜入华夏了,来的人叫肖恩,星国人,精于枪械,是个优秀的狙击手,曾经在野狼佣兵团呆过。在黑金杀手榜排名第九,世界顶尖杀手排行榜排名十七。”

    庄重皱了下眉头,看来“黑金团”对自己是志在必杀了!

    “你在听吗?”方珊问道。

    庄重轻声说道:“嗯,我听着呢!”方珊说道:“头说你还是把枪给带上,要不一会我给你送来?”庄重说道:“不用了,不是只有用枪才能杀人的。”

    方珊叹了口气:“那好吧,你小心点,有什么需要及时给我们来电话。”

    挂掉电话,庄重立刻出门了,他要去买些东西,虽然从内心来说他并没有把这个肖恩放在眼里,但他却不能大意,他住在赵飞燕的家里就不得不为赵飞燕的安全考虑。

    一个小时后他重新回到住处,他开始在整个屋里安装着刚买回来的监控设备,而监视器就是他房间里的那台崭新的笔记本电脑。门、窗这些地方他还安装了感应报警装置,一旦有人闯入,他的手机上就能够收到警报。

    就连赵飞燕的房间他也装上了摄像头,在监视器上调试了一遍,整个屋子没有一点死角,他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他又有觉得有些尴尬,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诉赵飞燕,如果告诉她的话,她一定会被吓坏的,当然,或者她根本就一点都不会相信,反而把自己当成了登徒浪子,庄重叹了口气,他决定还是先不告诉她。

    快七点的时候赵飞燕才回来,见庄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才松了口气,她担心了一整天,就怕自己昨晚的表现把庄重吓着了,更害怕庄重就这样不辞而别。当然,她并不是担心庄重会要回已经交给她的那一年的房租,而是真正的不希望庄重离开。

    听到赵飞燕回来的声音,庄重扭过头来对她笑了笑。赵飞燕的一颗心才真正放了下来,可是脸上还是忍不住泛起红晕:“今天回来得晚了些,来不及做饭了,我们出去吃吧?”

    庄重摇了摇头:“算了,下碗面凑合一下吧。”赵飞燕不依:“那怎么行?你可是交了伙食费的,别到时候说姐虐待你。”庄重站了起来,对赵飞燕说道:“赵姐,我来下面,你换衣服休息一下就好。”

    她也不等赵飞燕再说什么就进了厨房。

    赵飞燕无奈地摇了摇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庄重一点都不担心赵飞燕会发现他安装的针孔摄像头,如果赵飞燕这样一个外行都能发现他装的监控装置那他也太不专业了。

    赵飞燕换了一件短袖长t恤,当然,长也只是相对的,反正刚好能够遮盖住她的内裤。头发散披在肩上。

    她赤着脚来到了厨房的门口,庄重头也没回就轻声说道:“马上就好!”

    赵飞燕“嗯”了一声,嘴唇轻轻嚅动想要向庄重解释昨晚的事情,可是她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半天开不了口。庄重煮好了面,端了一碗给赵飞燕,自己也抬起一碗:“去客厅吃吧!”

    “真香!”赵飞燕并不是恭维,她说的是真心话。至少她自己是无法做出这样的面条的,庄重微微一笑:“是吗?那多吃点!”赵飞燕竟然把一整碗面条都吃光了,这在她而言是很难得的,要是米雪儿知道一定会大吃一惊,赵飞燕是最讨厌吃面条的。

    等赵飞燕收拾好坐回到沙发上庄重才说道:“赵姐,最近治安不太好,晚上最好别出门。”赵飞燕心里一暖,原来他还是挺关心我的。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嗯,我一般也不出门的,我不喜欢应酬,也没有多少朋友。”

    庄重说道:“如果晚上非要去哪里的话,最好告诉我,我陪你一块去!”赵飞燕身子侧了侧,庄重却无意中看到了t恤下摆中露出的白色小蕾丝,几根黑色的小草顽强地穿过了白色小蕾丝的孔隙,庄重楞住了。

    赵飞燕也反应过来了,她有点恨自己,怎么就穿成了这样,这下完了,这小子一定以为自己是在故意勾引他,那在他的心里自己成什么人了。

    赵飞燕的脸更红了。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