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花的贴身特种兵 > 17 首长召见
    ?听到上官文静要看自己的包,米雪儿吓了一跳,忙望向庄重。网 庄重皱了下眉头,正准备说点什么,这时一个人推门进入了上官文静的办公室。

    来人并没有敲门,上官文静很不爽,站起来就要发火。可当她看清进来的人是谁以后,她的火气生生地压了下去:“卫局长!”进来的是龙城市局的局长卫成忠。

    卫成忠看了上官文静一眼,鼻子里轻轻“嗯”了一声,然后他望向庄重,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伸出手来说道:“你一定是小庄吧?”庄重楞了一下,他坚信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什么卫局长,为什么他一进来就对自己这么热情?

    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庄重也站了起来微笑着握住卫成忠的手:“你好卫局!”卫成忠说道:“你看,这点小事还麻烦你们到局里来一趟,真是不好意思,我知道小庄你是忙人,有事你们就先走吧,这的事情我来处理,你放心,那三个人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

    庄重说道:“卫局,如果他们没什么大恶,就抬抬手把他们放了吧。”卫成忠虽然有些不解,但还是爽快地说道:“行,小庄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就不难为他们了。”

    庄重这才对米雪儿说道:“雪儿姐,我们走吧!”

    米雪儿跟着庄重走出了上官文静的办公室,上官文静才对卫成忠说道:“卫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卫成忠说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卫成忠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也不怪卫成忠,他也是接到上面的一个电话才匆匆忙忙从家里赶回到局里来处理这件事情,打电话给他的的是以前在部队时的老首长。

    他也纳闷,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况且庄重他们是受害者,顶多就是协助做个笔录,有必要打这个电话吗?可是老首长的话他不得不听,就算抛开部队那段上下级关系不说,人家现在可是华夏军中举足轻重的老将军。

    上官文静吃了个软钉子,心里很不舒服,但有一点她却明白,就是这个庄重一定不简单,至少家里是很有背景的。上官文静冷哼一声,心道不管你有再深的背景,希望你以后别栽在我的手上。

    是卫成忠安排车子送他们回去的,车上米雪儿慢慢问庄重:“你认识卫局长?”庄重苦笑一下:“如果我说不认识你信吗?”米雪儿摇了摇头:“当然不信了。”庄重叹了口气:“可我说的确实是实话,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你没听他见到我时说的第一句话吗?”

    米雪儿这才想起卫成忠见到庄重的确问了一句:你一定是小庄吧!

    米雪儿不解地问道:“既然你不认识他,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啊?”庄重说道:“我也不知道。”

    车子到了米雪儿家的那个巷口停了下来,庄重发现靠着路边停了一辆猎豹越野车,车窗紧紧地关着,可他却看到了后排有一个小红点一明一灭,庄重皱了下眉头,车上有人,这个人正在吸烟。

    这部车应该是他们去警察局以后才来的,因为他们离开这儿的时候这部车并不在这。

    庄重把米雪儿送上了楼,在米雪儿家的门口和米雪儿道别,米雪儿很礼貌地邀请庄重进去喝杯茶,庄重婉言谢绝了。米雪儿也不坚持,只是嘱咐庄重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庄重走出了巷子,巷口停着的那部越野车的车门打开了,从车上下来了两个人,庄重呆住了,他的心跳开始加速:“肖局,你怎么来了?”庄重怎么也想不到从车上下来的人竟然是华夏特战大队的副大队长肖伍。

    肖伍微笑着说道:“看来你已经慢慢适应普通人的生活了。”庄重也笑了笑。

    肖伍突然正色的说道:“上车吧,有人要见你。”庄重淡淡地说道:“肖局,我现在与特战大队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很喜欢现在平静、简单的生活里。”肖伍拍了拍他的肩膀:“上车吧,别让他老人家失望。”

    庄重听了肖伍的话,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又起了波澜:“你是说华……”肖伍瞪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庄重不再说话,他先上了车,直接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大约半个多小时,车子在龙城军分区招待所门前停了下来,肖伍领着庄重进了招待所,上到二楼,二楼的走廊上隔两三步就站着一个穿黑西装,戴着耳麦,身材魁梧的年轻人。他们见到肖伍和庄重脸上并没有什么的表情。

    走到一个房间前,肖伍轻轻敲了敲门,一个年轻军官打开了门:“肖大,快请进,首长正在等着你们呢。”肖伍和庄重进去后,年轻军官就出去了,轻轻带上了门。

    会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老将军,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但他坐得很是笔直,肩膀上三颗金星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肖伍和庄重走进来的时候他只是微微抬了抬头,望向肖伍和庄重。

    肖伍上进轻声说道:“华老,我把小庄给你找来了。”华老点了点头:“肖伍啊,你先出去,我和小庄单独谈谈。”肖伍应了一声,轻轻地退出了房间。

    庄重也上前一步:“首长!”华老脸上露出了微笑:“小庄啊,来,坐!”庄重在华老的面前坐了下来,也如华老一般坐得笔直。华老点了点头:“我还以为你离开了特战大队就把军人的本色给忘记了。”

    庄重没有说话,静静地坐着。

    华老咳了一声:“小庄啊,你的事情我也是才知道,这件事情谢国强和肖伍处理得不好,很不好!你是个好兵,让你离开是我们特战大队的损失!再说了,我们培养一个这样优秀的军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花费了多少财力、物力和人力,这样就让你离开了,他们对得起国家吗?”

    华老越来越激动,嗓门也高了,他站了起来,大手一扬,老脸胀得通红。

    庄重忙说道:“华老,您别生气!”

    庄重拉着华老让他坐了下来,他不敢再坐下,直直地站在了华老的面前。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同志们,配合一下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