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花的贴身特种兵 > 16 有种再打一场
    ?米雪儿说道:“对不起,我得回家了,要问什么你现在就问吧!”上官文静说道:“不行,你们一定得跟我回队里去,这个案子我觉得很蹊跷,抢劫的人报警,被抢的跟没事人一样,我很怀疑你们串通起来报假案。网 ”

    米雪儿还想说什么,庄重拉了她一下:“雪儿姐,去就去吧,不会有什么事的。”上官文静望着庄重:“能告诉我你们什么关系吗?”庄重回答道:“朋友。”上官文静笑了:“我看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吧?有这样搂搂抱抱的朋友吗?”

    米雪儿气极了:“你胡说什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投诉你!”上官文静昂起了头:“好吧,去投诉吧,叫好了,我叫上官文静,龙城市刑警大队大队长。”庄重笑了,他这一笑上官文静总感觉有些嘲讽的意味。

    “笑什么?别以为白天你赢了我,有种现在我们再打一场!”上官文静生气地说道。

    米雪儿这下明白了,原来这个野蛮女警有这样的态度是因为针对庄重,她看了看庄重:“小庄,你什么时候得罪她了?”庄重苦笑了一下:“白天的时候我看到她在追小偷,就帮了她一把,谁知道……”

    庄重还没说完,上官文静红着脸叫道:“住嘴,不许说!”庄重望着米雪儿耸了耸肩膀,一副无奈的表情。

    米雪儿这时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她笑道:“我说呢,她刚才说白天你赢了她,是不是和她打架了?唉,我说小庄,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吧?虽然人家是野蛮了一点,可始终却还是个女人啊,女人不是拿来打的,是拿来疼的。”

    上官文静的火气上来了,她望着庄重:“跟我来!”说着就向巷口走去。

    米雪儿知道自己的话说得有些重了,她望着庄重摇了摇头,示意庄重别过去,米雪儿是担心万一上官文静恼羞成怒,告他一个袭警,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庄重点了点头,他也不愿意再招惹这个麻辣女警。

    上官文静见庄重并没有跟来,她咬了咬牙。还好,这时候派出所的人来了,两个穿着警服的男警跑到上官文静的身边:“上官队长,什么情况?”上官文静说道:“把我们送到刑警队就没你们什么事了!”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搞不懂到底多大的案子,还得把人弄到刑警队去,不过他们都知道上官文静的脾气,苦笑了一下,其中一个走到庄重和米雪儿的面前:“二位,请吧!”

    米雪儿还想说什么,庄重说道:“去吧,我们有这义务。”

    米雪儿这才冷哼一声,然后和庄重一起跟着那警察上了车。上官文静也坐了上去,来的是辆面包车,上官文静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一路上上官文静都沉着脸,一言不发,两个警察就更不敢说话了。

    反倒是米雪儿,她不停地找庄重说话,当然,她还促狭地追问白天庄重和上官文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很快米雪儿就发现和庄重说话也是一件很郁闷的事情,对于她的话题,庄重更多是“嗯”,“啊”,再就是给她个微笑,渐渐地她也失去了和庄重说话的兴趣。

    车子到了刑警队,上官文静让庄重他们下了车,然后便打发派出所的回去了。

    “你们跟我来!”她说完便径直上了楼。

    她直接把庄重和米雪儿带到了她的办公室,然后叫来一个女警,女警拿着笔和问讯笔录搬了张椅子从在庄重他们对面,米雪儿侧在旁边的短沙发上坐了下来。

    上官文静淡淡地说道:“小菲,开始吧!”

    小菲这才望着庄重轻声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庄重。”庄重回答的时候他看到上官文静露出一个冷笑,其实她不知道,她现在的感觉就象庄重听到她的名字时候的感觉一样。

    小菲又问道:“年龄。”庄重皱了下眉头:“我说,我们是受害者,好象不用这样象审犯人一样。”小菲楞了一下,望向上官文静。上官文静咳了两声:“好,小菲,去给他们倒两杯水吧,我来问。”小菲忙放下手中的纸笔,站了起来,她好象松了口气似的。

    庄重知道小菲之所以这样,一定是这个大队长平时太难侍候了。

    上官文静挤出一个微笑:“好吧,我们换个方式,二位,麻烦你们自我介绍一下吧!然后再把被抢劫的经过详细地说一遍,这样可以了吧?”

    庄重这才淡淡地说话:“可以!”

    上官文静看了两人一眼:“谁先来?”庄重回答道:“我吧!”

    “庄重,龙城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新生,二十一岁,现租住紫藤苑十二栋二单元四楼b座……”庄重一口气就把自己和今晚发生的事情给交待清楚了,上官文静发现一个问题,庄重说话很简洁,没有废话,仿佛是一个字他都不舍得浪费。

    上官文静说道:“骆驼他们拿什么抢你们啊?就三双拳头?”她已经从小菲的口中知道骆驼他们手中并没有拿任何的凶器。庄重点了点头。上官文静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对米雪儿说道:“好吧,到你说了!”

    米雪儿说话和庄重是两个极端,庄重是惜字如金,而米雪儿则是说十句顶多有两句是有用的,往往一开口就离题万里了,上官文静不得不在她跑偏的时候一次次把她的话题拉回来。在听到米雪儿是现役军人的妻子时,上官文静用一种鄙夷的眼神望了望庄重。

    上官文静是不太相信庄重和米雪儿之间是纯洁的,至少在她看到二人的时候庄重还搂紧紧地搂着米雪儿。虽然他们也说过了,这是因为米雪儿喝醉了酒,可是这样的事情上官文静看得不少,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对庄重的人品打上了劣性的记号。

    米雪儿倒是记住了庄重的交代,没有把刀的事情说出来,不过她到底心虚,说到骆驼他们没有拿刀的时候下意识地去抓紧了自己的包。上官文静也算是老刑警了,这个小动作被她捕捉到了,她皱起眉头:“米小姐,我能看看你的包吗?”米雪儿吓了一跳,向庄重投去询问的目光。

    给读者的话:

    大家帮着收藏下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