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花的贴身特种兵 > 14 当一次护花使者
    ?两个女人都有了醉意,米雪儿竟然喝了四罐了,赵飞燕第二罐还没喝完,但一张脸却已经红潮泛滥。网

    米雪儿打了个酒嗝:“小庄,我可警告你啊,跟飞燕姐住在一起可不能欺侮她,你要真喜欢她,就,就好好对她,不然你小雪姐一定饶不了你!”庄重苦笑了一下,狼吞虎咽地刨了两碗饭然后站了起来:“你们慢慢吃。”

    他回了自己的房间。

    赵飞燕拉了米雪儿一把:“我说雪儿,你,你怎么能那么说话呢?看把人家吓得!”米雪儿搂着她的肩膀:“飞燕,不是我说你,杨帆已经走了,你不能老是活在回忆里面,不能!”

    她又沽了一口酒:“小庄这个人其实很不错的,真的,虽然年纪比你小些,可却很沉稳,话不多,还会体贴人,说实话,你可以考虑一下的。”

    庄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赵飞燕和米雪儿已经在沙发上歪着了。

    庄重微笑着摇了摇头,他慢慢地收拾着,把一切收拾好后已经是十点多钟了。

    米雪儿的手机一直在响,他拍了拍米雪儿的肩膀,她只是哼了两声,可眼睛却并没有睁开,庄重又推了推赵飞燕,赵飞燕睁开惺忪醉眼:“小庄啊,什么事?”她还没算醉得太彻底。

    “雪儿姐的电话一直在响。”赵飞燕挣扎着坐起来,庄重把米雪儿的包递给了她,她好容易找出了手机:“喂,你谁啊?”赵飞燕看也没看就接通了电话。

    “朝中啊,雪儿在我这呢,嗯,我请她到家里吃饭,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她安全地送回去的。她,她这会在厕所呢!”

    赵飞燕挂了电话,长长地出了口气:“雪儿的老公,是个军官,在西南军区工作,很不错的一个人,就是太在乎雪儿了,看得紧了些。其实他还是不了解雪儿,雪儿虽然看上去大大咧咧,可对感情她还是很认真的,唉,我怎么会和你说这个。”

    赵飞燕摇了摇米雪儿:“雪儿,醒醒!”又摇了几下,米雪儿才醒过来:“干嘛呢?”赵飞燕说道:“罗朝中刚才来电话了,他让你早些回家,我估计一会他可能还会往家里打电话。”米雪儿的酒劲已经过了,她听了赵飞燕的话皱起了眉头。

    赵飞燕说道:“好了,他也是太在乎你了,再说了,他离得远,想你了给你通通电话也是很正常的。”米雪儿叹了口气:“我知道,好了,我也该走了。”她拿起包站了起来,可脚下却有些飘。

    赵飞燕看了庄重一眼:“小庄,姐求你个事。”庄重淡淡地说道:“放心吧,我会把她送到家的。”赵飞燕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以她现在的状态根本送不了米雪儿,让米雪儿留宿吧也不方便,再说罗朝中一会肯定还会打电话查岗的,她可不想因为自己造成米雪儿和罗朝中之间的误会,所以只得请庄重帮送一下,谁知道自己还没开口,庄重便主动提了出来。

    说实话,如果是换其他任何人,赵飞燕都不放心让他去送米雪儿的,罗朝中不在家,米雪儿就是一个人独住,万一要是那人起点什么坏心思,那米雪儿可就危险了,估计那时候一定是财色两空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对庄重很是信任,她把米雪儿家的地址告诉了庄重,然后叮嘱庄重小心一点,因为米雪儿家那儿有个长长的巷子,出租车进不去,而且又没有路灯,经常有抢劫的事情发生,所以米雪儿一般晚上是很少出门的,就是朋友间的聚会在没有人送的情况下她也是早早就赶回去了。

    庄重点了点头:“我知道。”

    在小巷子口庄重扶着米雪儿下了车,庄重看了看,还真如赵飞燕所说,这长巷子很深,却没有一盏路灯,偶尔旁边的居民楼映射的灯光,微微照亮着某一小段路程。

    下了车,米雪儿被夜风一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她只觉得双脚还是轻飘飘的,身上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她撑着迈了两步,却差点跌倒。

    庄重轻轻扶住了她,慢慢地往巷子里走去。

    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向前走着,巷子里回荡着两人的脚步声,特别是米雪儿高跟鞋叩击着水泥地面发出的声音,在这诱惑和夜格外的引人遐想。

    走到巷子中间,突然几道电筒光射出来:“站住!”

    米雪儿吓了一跳,躲到了庄重的身后,双手紧紧拉住庄重的胳膊。

    庄重轻轻拍了拍米雪儿的手:“别害怕,没事的。”

    面前是三个十七、八岁的男孩,穿得很古惑,其中一个还穿了鼻环。三人的手里都握着明晃晃的刀子,他们的眼睛在庄重和米雪儿的脸上不停地跳跃着。

    “老大,这妞蛮正点的。”穿着鼻环的那小子开口说道。

    三人中一个着花格子t恤,留着长发的瘦高个子淡淡地说道:“把钱掏出来,然后你立马给老子滚蛋!”他用手中的刀向庄重扬了扬。米雪儿的心里害怕极了,她最害怕的是庄重会扔下她一个人跑掉,一旦落入这帮混混的手里,她真不敢想像自己会被怎样的折磨。

    庄重扭头望着米雪儿,轻声说道:“雪儿姐,你退后。”不知道为什么,庄重的声音虽然不大,可米雪儿却觉得他说的话自己根本就无法抗拒,她放开了庄重,向后退了几步!

    鼻环见状,沉声叫道:“站住!别他妈的给我耍花样,信不信我弄死你!”说着提刀就向前扑来。

    “啊!”没有人看清楚庄重是怎么出手的,却只见鼻环的刀子已经到了庄重的手里,而刀尖刺穿进了鼻环里,这声惨叫是因为庄重用刀狠狠地拨弄了一下那只鼻环时那人发出的惨叫。

    瘦高个子感觉不妙,眼前这小子夺刀的动作太快了,莫非是个练家子?他试探着说道:“这位兄弟,把刀放下,误会,一场误会!”他旁边一个胖子嗡声嗡气地说道:“大哥,什么误会,他们不给钱就把他们废了!”根本不等瘦高头子说什么,一刀就向庄重的胸口捅来!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