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花的贴身特种兵 > 11 野蛮警花
    ?早上起来打开房门她就看到庄重正坐在餐桌边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吃着早餐。网 庄重听到赵飞燕这边的动静很随意地说道:“洗漱完来吃点早餐吧,误不了你上班。”赵飞燕楞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庄重会给自己做早餐。

    她胡乱地应了一声,跑进了卫生间,洗漱了以后坐到了餐桌旁。

    早餐很简单,煎鸡蛋、火腿肠和一杯牛奶,她轻声说道:“谢谢!”庄重没有看她,而是淡淡地说道:“不客气,我见冰箱里有材料,随手就做了。”他放下手上的报纸,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赵飞燕吃光早餐正准备收拾,庄重从房间里伸出头来:“放那吧,再不走时间就来不及了!”赵飞燕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拿着包离开了。

    赵飞燕离开没多久,庄重收拾好屋里也出去了。他先在街口的花店买了一束菊花,然后拦了部出租去了乐高山公墓,他去看奶奶,这辈子他唯一见过的却已经离开了他的亲人。

    把花放在了奶奶的墓前,庄重跪下来磕了三个头,嘴里轻轻说道:“奶奶,小六一来看你了。”六一是庄重的小名,除了奶奶就只有小时候一起玩的两个小伙伴知道。六一不是指庄重的生日,而是奶奶说庄重生下来的时候六斤一两。

    庄重抚摸着奶奶的墓碑,九年了,奶奶的音容笑貌却仍旧深深地印在庄重的脑海里。庄重坐在奶奶的墓前,点了支烟:“奶奶,你说过等我长大了爸爸妈妈就会回来,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可他们在哪里呢?”

    可是奶奶已经回答不了他的这个问题,庄重叹了口气,站起来离开了公墓。

    “什么?你说他竟然一大早起来给你做早餐?”米雪儿接到赵飞燕的电话惊得嘴都合不拢,她接着说道:“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你可要小心一点了。不过我说飞燕,他不会早就认识你吧?或者一直暗恋你,然后逮住你出租房间这个机会想追求你?”

    赵飞燕苦笑道:“雪儿,你这思想就不能健康一点吗?人家才多大,二十一,我呢,已经二十五了,你觉得可能吗?”米雪儿说道:“太可能了,现在不是流行姐弟恋吗?你不知道,现在的这些小男生都有恋母情结,所以他们都喜欢比自己大的女生,这叫什么?母爱延续!”

    庄重不会知道,他的一顿早餐竟然引来两个女人的喋喋不休。此刻他漫无目的的走在河滨大道上,说老实话,虽然在特战大队时他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离开,回到龙城,可真正的回来了,他的内心又感觉到很是失落,他觉得心里空荡荡,灵魂就象是被抽走了一般。

    “站住,别跑!”一个女人的叫声从身后传来,庄重转过身去,他看到一个年轻女子正追赶着一个少年,少年大概十六七岁,打扮得很是前卫,特别是一头毛发十分的鲜艳,少年跑得很快,手中还紧紧地攥着一个坤包。

    抢劫。庄重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就在少年跑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突然伸出一只脚,将少年绊倒在地,接着踩在了少年的腰上,少年想要挣扎,可哪里挣扎得脱,庄重从少年的手中夺过了坤包,这时后面的那个年轻女子已经追了上来,她瞟了庄重一眼,淡淡地说道:“谢谢!”

    然后从身上掏出一副手铐把少年给铐住了,然后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少年的后脑勺:“叫你别跑你还跑!”少年哭丧着脸:“我说大姐,不就一个包吗?又不是你的,你至于吗?”

    庄重这才知道就年轻女子竟然是个警察,他把包交给女子,转身就走了。

    “站住!”女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庄重皱了一下眉头,如果他猜得不错这声吆喝是针对他发出来的。庄重又转身回去,望着女子,却没有说话。年轻女子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住哪?”

    庄重冷冷地望着她说道:“这好象不关你的事吗?”

    年轻女子冷哼一声:“我现在怀疑你是他的同伙,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庄重被她给激怒了:“如果我不去呢?”年轻女人站了起来,那红毛少年也挣扎着想站起来,被她一脚又给跺了下去:“这可由不得你。”

    说罢女子飞起一脚就向庄重的脸上踢去,庄重没想到这个女人会猝然出手,庄重也横了心,他知道对付蛮横无理的女子你只能比她更横,他左手一搭就扣住了女子的足踝,用力一带,女子竟然让他给带着向前滑出一尺。

    女子的脸色微微一变,借着庄重扣住她足踝的力量,身体斜着翻转了九十度,另一只脚用力向庄重的腰际踢去。就在这个时候庄重突然放开了女子的脚,女子一下子失去了重心,那一脚也失去了目标,而庄重手臂一振,弹在女子的胸口,他清楚地感觉到触及那一团柔软,忙收回几分力气,女子向后退了几步。

    女子的脸沉了下来,她知道自己遇到了练家,可她生性好强,怎么能够咽得下这口气,她竟然掏出了一支手枪,对准了庄重:“不许动,现在你又多了一条罪名,那就是袭警……”话还没说完,她只感觉眼前一花,她发现手上的枪没了,不是没了,而是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手中,而枪口抵住了她的头。

    女子心里很是震惊,也有些害怕,不过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表露出来:“放下枪,别乱来,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庄重也不想惹事,他原本就只是想教训一下这个女警,目的达到了他也就不会再继续闹下去了,他知道再玩下去事情就大条了。

    他放下了枪,把它递还给年轻女子:“你告不了我,从头到尾你没有向我表明你的警察身份,就算口头告诫过,但你却没有出示你的证件,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正当防卫。不过我倒是有个忠告给你,别以为警察了不起,更别以为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就老子天下第一。”

    说完他留给年轻女子一个渐行渐远的背影。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朋友们,给点收藏支持一下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