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庄重的手里抱着一箱啤酒,赵飞燕忙让到了一旁:“你真去买了?”庄重“嗯”了一声,然后换了鞋,把啤酒抱到了冰箱旁,然后拆开箱子,细心地把啤酒给放进了冰箱,又把纸箱给扔进了楼梯口的垃圾道才拍着手回到了屋里。网

    赵飞燕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了,她手里拿着两把钥匙:“大的这把是防盗门的,小的这把是你房间的。”

    庄重接了过来,放进口袋:“你不是要出去吗?”赵飞燕反问道:“我说过要出去吗?”庄重不再说什么,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赵飞燕泡了两杯茶,轻轻放了一杯在庄重的面前,自己端着一杯在短沙发上也坐了下来:“你家是哪的?”

    庄重回答道:“龙城!”赵飞燕说道:“家就在龙城还跑出来租房?和家里人吵架了?”庄重淡淡地说道:“我从小和奶奶一起生活,她已经去世了。”赵飞燕又问道:“那你父母呢?”庄重想了想回答道:“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他们。”

    赵飞燕忙说道:“对不起!”庄重摇了摇头:“没事。”

    赵飞燕很不习惯这种一问一答,她感觉自己就象是在查户口。赵飞燕闭上了嘴,拿起电视机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电视画面里正在播放着一条关于部队训练的情景,赵飞燕看到一个战士单手撑着高高的围墙一跃而过的时候她想起了庄重刚才的动作,太象了。

    “你不会当过兵吗?”赵飞燕望着庄重。庄重扭头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赵飞燕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庄重竟然承认了,她说道:“我记得你今年也就二十一吧?”在签租房合同的时候她看过庄重的身份证。

    庄重说道:“还差两个月。”赵飞燕怎么也想不明白,庄重这个年龄怎么可能当过兵?而现在又变成了大学生。她很想问个究竟,可一看到庄重那样子,她又没了兴致。她指着电视上的那战士说道:“你看他肩膀上那两条杠,这是什么军衔啊?”

    庄重说道:“上等兵。”赵飞燕放下茶杯:“那你呢,你原来在部队是什么军衔?”庄重淡淡地说道:“中校!”赵飞燕对军衔没什么概念:“和他的比谁大啊?”庄重站了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接着拿了套睡衣进了卫生间。

    几分钟后,庄重出来了,换上了睡衣:“我先休息了,晚安!”

    赵飞燕等庄重关上了房间门才小声嘀咕:“这才几分钟啊,就洗好澡了?诚心给我省水啊。”赵飞燕又看了一下表,九点半钟,庄重竟然睡这么早,现在的年轻人可都是夜猫子,她觉得庄重一定不正常,可她又说不出哪里不正常。

    她无聊地换着台,没有合意的片子,关了电视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

    才上qq,闺蜜米雪儿便发来了信息:“你那房间租出去了吗?我这有一姐们刚和老公离婚,正到处找房呢!”赵飞燕回了一条:“怎么不早说,我下午才租出去的,钱都收到明年了。”

    “那就算了吧,租房的人认识吗?”米雪儿关心地问道。

    “不认识,不过付钱倒是很爽快的,对了,你知道我租他多少钱一个月吗?”

    “他?你不会招了一色狼吧?”米雪儿从赵飞燕的字里行间发现了异常,忙问道。

    赵飞燕只得回信息给她:“确实是一男的,不过是个小男孩,才二十一岁,人看上去倒是很老实。”信息才发过去,米雪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哎,我说飞燕,你胆也忒肥了吧?这孤男寡女的,就不怕出事啊?”

    赵飞燕忙把房间门给关上轻声说道:“我这不是急着用钱吗?一千五一个月呢?你想想,这可比我原来想的多了一倍,都快够我每月还银行的了!”

    米雪儿叹了口气:“知道你难,可也不能不顾自己的安全吧?”赵飞燕说道:“应该没事吧,他也就是大男孩,再说了,他很老实的,话也不多。”米雪儿说道:“别被外表给迷惑了,我告诉你,不叫的狗才咬人呢!探过他的底了吗?”

    赵飞燕说道:“我问过,他是龙城大学的新生,马上就开学了。对了,他还当过兵呢,我想当兵的人应该不会坏到哪去吧?你家那口子不就是军人吗?”米雪儿笑了:“你可别印象派,军人不靠谱的多了,你想想,圈养的一群公狼,好容易逮着一个机会他能放过吗?不对,你不是说他才二十一吗?怎么又是当兵又是上大学的?”

    赵飞燕无奈地说道:“我不知道,不好细问,不过他倒是说了一句,说他在部队的时候是个中校!”

    电话里传来“噗嗤”一声:“你害我才喝了的一口水都喷出来了,他说他是中校?二十一的中校?飞燕,我肯定地告诉你,这家伙百分百是一骗子,我家那口子比我大整整八岁,三十多了,还是个上尉。中校可比他要高上两级,至少得是个副团长呢。”

    赵飞燕被米雪儿这通电话把她的心给扰乱了:“那怎么办?合同已经签了,钱也收了,人也搬进来了,要是毁约我可得双倍赔偿违约金呢。”

    米雪儿叹了口气:“你呀,你想想,一个正常人能接受你这高于市场价近两倍的租金吗?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自己小心一点吧,晚上把自己的房门给关好了,另外,最好别在晚上上卫生间。”赵飞燕吓得要哭了:“雪儿,我,我每天半夜都得上厕所的,你别吓我成吗?”

    米雪儿说道:“我只是善意的提醒,这样吧,等过两天我家那个回来了让他找那小子谈谈,能劝他搬走当然最好,不然震慑一下也是好的。”赵飞燕说道:“如果能震慑是最好的,我这个时候真不想失去这笔钱!”米雪儿骂道:“你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挂了电话,赵飞燕紧张地望向房门,她甚至怀疑此刻庄重会不会就躲在门外偷听她讲电话,她悄悄地站了起来,把房门打开,门口并没有人,她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了!朋友们,收藏,推荐,评论,帮顶下吧!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