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怎么样,这顿接风宴做得不错吧?”赵飞燕一面解开围裙一面笑着问道,她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网

    庄重看了一眼餐桌,一共六道炒菜一个汤菜,竟然还有一瓶红酒,庄重楞了一下:“不是说标准是三菜一汤吗?这……”赵飞燕好容易酝酿的好兴致就让庄重这样给败掉了:“放心吧,这接风宴算我的,不会影响到你以后的伙食标准。”

    庄重坐了下来,赵飞燕把红酒和开瓶器递给庄重,庄重接了过来看了一眼:“九三年谢尔顿庄园的‘血红’,这太贵重了吧?”赵飞燕没想到庄重竟然是个识货的主,不过想想他花钱那眼都不眨的样子,一定也是家里有钱的主,玩点小资倒也不足为奇。

    赵飞燕淡淡地说道:“这酒是原本准备和我未婚夫新婚的时候喝的。”杨帆是做红酒推销的,这瓶酒还是他留下的,至于怎么得到的赵飞燕不知道,这瓶酒对她有着很大的意义,如果不是为了让庄重这个财神爷感受到她这个房东的热情她是舍不得拿出来的。

    庄重拿着红酒,却没有打开,半天他才放了下来:“既然它有这样重要的纪念意义你还是好好珍藏着吧,我去买几罐啤酒来。”赵飞燕再一次被庄重打败了,她说道:“啤酒冰箱里有,不过这可是你自己挑的,别怪赵姐小气!”庄重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去冰箱里取出几听啤酒。

    庄重打开一瓶,正准备喝上一口,突然想到了这个美丽的女主人,他把打开的啤酒递了过去,赵飞燕没有接,站起身来:“我去拿杯子。”庄重说道:“不用了!”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不用了,你随便吧!”

    赵飞燕坐了下来,接过庄重手中的啤酒咕了一大口。

    这样的天气喝着冰镇的啤酒确实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赵飞燕等庄重也开了一瓶,微笑着说道:“来,欢迎你入住,我们干了这杯!”庄重说了声谢谢,然后和她碰了一下,一口气就喝完了一听啤酒。

    赵飞燕楞住了:“真干啊?我说小子,你不会是诚心想灌醉我吧?我可警告你,不许动坏心思,赵姐我很厉害的,我会跆拳道的!”庄重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干,你随意!”赵飞燕这才喝了一大口。

    赵飞燕突然发现和庄重在一起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庄重的话很少,她只要不先说话,庄重是不会主动开口的,庄重就这样喝着啤酒,吃着菜,赵飞燕原本以为他至少会客气两句,说自己做的菜如何如何好吃,可庄重却一个字都不提。

    不一会,庄重的面前就堆了四个啤酒罐子了,他站起身来把冰箱里剩下的半打也取了出来,赵飞燕没想到庄重这么能喝,她那一听才喝了一半不到,庄重就四听下肚了。赵飞燕有些担心,俗话说酒后乱性,这个大男孩不会真对自己有什么企图,此刻正在借酒壮胆吧?

    “我说,这啤酒可不算在伙食费里的!”赵飞燕说道,庄重淡淡地说道:“一会我出去买!”赵飞燕一口气把自己剩下的半听喝完,伸手又捞过一听,庄重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劝阻,不一会庄重就把另外四听也喝光了,接着又用一种令赵飞燕咋舌的速度刨了几碗饭,就在他放下碗的时候赵飞燕第二听啤酒又才喝了一半。

    庄重放下碗,站了起来:“赵姐,我回房间抽支烟,你吃完叫我一声,我来收拾。”说完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赵飞燕气结,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好心给他接风,而他倒好,自己一个劲的吃啊喝的,好话也没有一句,不过庄重最后那句话倒是让她的心里微微有些温暖。

    赵飞燕把酒喝完就再也吃不下饭了,头微微有些晕,她是喜欢喝啤酒,不过酒量却很是有限,只能喝一听。

    赵飞燕可不会真听庄重的去叫庄重收拾,她骨子里是很传统的,她认为男人是不应该进厨房的,君子远庖厨。

    她一个人默默地收拾着,可头却隐隐作疼,一不小心一只盘子掉到了地上,“咣啷”一声,庄重的房门迅速打开了,只见他单手往沙发靠背一撑,一个鱼跃就站到了赵飞燕的面前,赵飞燕被庄重这反应给吓呆了,而庄重在搞清楚状况后轻声说道:“赵姐,你去沙发上坐会,这儿我收拾就行了!”

    赵飞燕这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她扭着身子,望着正在收拾的庄重。

    庄重的手脚很是麻利,很快就把餐桌收拾好了,赵飞燕听到厨房里传来水声,她知道庄重一定是在刷碗,她说道:“擦干了水搁消毒柜里。”

    不一会庄重走出了厨房:“赵姐,我出去一下!”赵飞燕胡乱地应了一声,听到庄重关门的声音她才反应过来。赵飞燕的脑子很乱,这个庄重让她看不透,虽然说沉默寡言,但人并不木讷,还有刚才自己打碎盘子时庄重表演的那一手,赵飞燕猜想他一定学过武术什么的。

    赵飞燕想到这儿又有些担心了,自己让这样一个不知根底的男人住进来,会不会是“引狼入室”?可合同签了,租金也收了,再想反悔是不可能的了。赵飞燕幽幽地叹了口气,她暗下决心,自己一定得小心一些,她跑进了卧室里,在皮包里翻了半天,终于翻出了她的一件法宝:防狼喷雾剂。

    她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那身半透明的紫色纱质睡裙,里面黑色的内衣裤依稀可见,她想了想换成了一件白色的棉质短袖t恤,又找了条牛仔短裤穿上,将防狼喷雾剂揣进了口袋里,这才松了口气,重新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大约半小时后门铃响了,赵飞燕知道一定是庄重回来了,她过去把门打开,庄重楞了一下,他没想到就这一会的功夫赵飞燕竟然换了一身衣服:“赵姐,你要出去?”赵飞燕脸上一红,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不可能直说她穿成这样是为因为害怕庄重露出狼的本性吧?

    给读者的话:

    朋友们,收藏下吧,帮痞子顶顶,谢谢了!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