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校花的贴身特种兵 > 8 美女房东
    ?庄重闻到了一股淡淡地清香,那是茉莉味的洗发水的香味,不,其中还夹杂着女人固有的能够激发男性荷尔蒙的体香。网 庄重的目光不经意地望向赵飞燕,赵飞燕浑然未觉,弯下腰就着茶几在小本上开始写着什么。

    庄重不小心就看到了那黑色罩子遮挡不住的一条白色深沟。

    庄重忙将头扭向了一边,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赵姐,我能不能抽支烟?”赵飞燕抬起头,瞪大了眼睛:“不行!”

    庄重有种想逃离的冲动,可想想龙城大学附近要租间房还真不容易,庄重只能够忍了。

    “你是干什么的?”赵飞燕问道。庄重回答道:“我是龙城大学的新生。”

    赵飞燕抬头看了庄重一眼:“大学生?你们不是有宿舍吗?”她放下了手中的笔,坐直了身体,望着庄重:“你该不会是想在校外租间房,时不时地带个小女生回来那个啥的吧?我告诉你,如果你是打这心思趁早给我滚蛋,别把我这地方弄脏了。”

    庄重哭笑不得,他之所以要在校外租房子住只是他有太多的秘密,不想让同学知道,有一间屋子他就能把自己的秘密给锁住。他摇了摇头:“我说大姐,你能不能别尽把别人往坏处想啊?”

    赵飞燕轻哼一声:“就你长的这模样,一看就是个小白脸,你这样子最容易招蜂引蝶了,我可给你打预防针,一旦让我发现你有什么劣迹,立马给我卷铺盖滚蛋,押金也分文不退。”

    赵飞燕埋下头继续在小本上写着,庄重则郁闷地坐在一旁,这下他就连欣赏美女的那点心思也没有了。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赵飞燕才忙活完,她放下手中的笔,拿起小本:“我大致拟了一个《租住守则》,本着公平民主的原则,我还是给你念一遍,前面的套话咱就省了,从第一条开始……”

    庄重听着听着皱起了眉头,也难为这个女人了,短短的二十多分钟竟然拟出了近五十条,而每一条都是以不准为开篇词,什么不准在公共区域衣冠不整;不准未经许可擅自进入他人房间;不准上卫生间不敲门;未经许可不准带任何异性回家等等。

    “听清楚了吗?”赵飞燕问道。

    庄重点了点头:“赵姐,有一条可以不要吗?”赵飞燕问道:“哪一条?”庄重回答道:“就是吸烟那条,其他的都好说,就是这烟,我戒不了。”赵飞燕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政策可以放宽,你在自己的房间抽我不管,还有别的问题吗?”

    庄重轻轻咳了一下:“那个衣冠不整怎么理解?”赵飞燕看了他一眼:“就是不能袒胸露怀。”庄重上下看了看赵飞燕:“那你这样算不算?”

    赵飞姐说道:“我这叫美,美感你知道吗?再说了,有这样美丽的女人给你洗眼睛,你偷着乐吧!”庄重最后问了一个问题:“那你会带异性回来吗?”赵飞燕站了起来:“本《守则》只对你有效,小子,这是我的家,我的地盘我做主!”

    最后的结果是庄重彻底的妥协了。

    签好合同和那份《租住守则》,庄重一次性付给了赵飞燕一年的房租,外加三个月的押金。赵飞燕接过钱,心里感叹又是一个拿着爹妈的钱不作数的二世祖,不过她还是领着庄重去了他的房间。

    其实赵飞燕这儿就是一套小两居室,两个卧室是紧紧挨在一起的,庄重就住在赵飞燕的隔壁。房间里什么都有,床,写字台,衣柜,床头柜,还有一张小沙发。

    赵飞燕说道:“床上用品我这有富余的,当然,不是新的,不过我洗得很干净,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拿给你凑合着用,当然,如果钱多烧得慌也可以自己去买。”庄重说道:“谢谢,用你的就行了。”

    赵飞燕从衣柜里取出一套床上用品,亲自给庄重铺上:“对了,你是在学校吃还是回来吃,如果回来吃的话中餐你得自己做,晚餐可以等我回来再做,不过你得另外再支付一笔伙食费。”庄重说道:“回来吃,多少钱?”赵飞燕回答道:“八百吧,伙食标准三菜一汤,菜两荦一素。”

    庄重没有说话,又付给她八百元钱。

    赵飞燕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多喊一点了,估计喊到一千二这小子也一定会答应的。

    赵飞燕说道:“好了,你自己收拾一下吧,我出去买点菜,今晚就算是给你接风吧。”

    庄重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等赵飞燕离开他的房间后,他关上了房门,开始慢慢收拾着自己的衣物。庄重轻轻地捧起最上面的那套笔挺的校官服,肩章那两道杠上的两粒银色的小星星依旧是那么的耀眼,庄重叹了口气,小心地把它挂了起来,这是他这八九年的时光留下的唯一念想。

    赵飞燕换了衣服关上门出去了,她的心情很好,房间总算是租出去了,虽然和她构想的有些偏差,她原本是想租给女客的,没想到来了个男生,不过长得很帅,个头也挺高,最主要的是看上去很老实,自己提出再苛刻的条件他竟然也都能接受。

    当然,最重要的是租金比她原来设想的翻了一翻,还一次性付了一年的,加上押金就有两万多了,她不用再担心每月的按揭款没有着落了。她甚至希望庄重的大学四年都住在这儿,适当的时候还能涨涨房租,这样一来这四五年银行的按揭贷款就没有太大的负担了。

    赵飞燕想到这里不禁叹了口气,如果杨帆还活着就好了,自己也不会过得这么艰难。

    杨帆是赵飞燕的未婚夫,两人都准备结婚了,拿出所有积蓄按揭了这套房子,可谁知道就在婚礼前一个星期杨帆出车祸死了。

    杨帆死了,可生活却还得继续,房子是早就简单装修过的,带着和杨帆的那些美好记忆搬了进来,可是每个月要还近两千的房贷,对于月薪不到三千的她确实是一个不小的压力,无奈之下只能想到了出租房间的办法。

    当然,凭她的美貌原本可以不用过得这样累的,可是她不屑做那种用青春与美丽做交易筹码的女人。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喜欢痞子书的人支持一下吧,收藏,评论都欢迎,谢谢!跪求分享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