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四十七章 反送了卿卿性命

地主婆的发家史 第四十七章 反送了卿卿性命

    翁氏带着惊惶不定的心情离开高家三房。她在路上寻思:看情形,难道屈氏压根不知道自己的亲生子会过继?这,这不是瞎搞嘛!哪有不跟父母双亲商量,就偷偷过继的理?心里不由得埋怨三房这事情做得不地道。屈氏昏厥不省人事,如果跟往常一样有惊无险就罢了,倘或有个什么,守诺将来过继成了她二叔的儿子,还不把她恨死!

    回到家,她便派了心腹丫鬟请了高祈瑞来,一五一十的说了。

    “妾身……原本是好意看望,也是想给弟妹吃个定心丸。将来她的儿女到了咱们长房,妾身必然视若己出,如同守礼、静娟那般看待。守诺将来的前程有夫君操心,静??那孩子,公爹早就为她准备好了一份嫁妆,妾身也愿意出一份,风风光光的嫁人——如此,也算全了妯娌之间的情分。哪里晓得……”

    高祈瑞听完始末,也知道怪不得结发妻子,叹息一声,上前握紧她的手,“此事原和你不相干。这样吧,去库房再拿一颗百年老参,我与你同去探看。”

    “是!”翁氏忧心忡忡,眉宇间闪过一丝化不开的愁绪。

    当天晚上,三房灯火通明。心气高傲了一辈子的屈氏死死盯着丈夫,“夫君,都是,都是真的吗?你要把咱们的诺儿过继给长房?为什么,他是你的嫡子!是嫡出啊!那有人会过继自己的嫡长子!”

    高祈禄望着奄奄一息的妻子,面上没有多少同情伤心,只有隐藏到很好的不耐,语气还算委婉,

    “咱们小地方,才不讲究什么嫡出庶出。诺儿很好,就是因为他好,才把他过继到长房。不然在咱家,有什么出息?你看长房的守礼,在县学里读书,人家那个人品气度,十四岁,就是有名的才子了。诺儿到了长房,也不会比他差。况且以国际,先继承的是一大笔家业,不必我跟他爷爷,得辛苦赚钱。年纪轻轻就是一家之主了,有什么不好?再说学业前途,有瑞大哥管着,你妇道人家,不懂。”

    “可诺儿是我的亲生骨肉啊!怎么舍得让他叫别人爹娘!”

    “不过是个虚名,孩子心里有你,你就是他娘。叫什么又什么妨碍!好了,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难道我不是诺儿的亲爹吗?我会害他?这不为了孩子的前程着想,才过继吗?”

    屈氏听了,如同濒死的鱼儿,大口大口的喘息,“不成,不成!我不同意。我也是孩子的亲娘,我死也不答应!”

    她的诺儿,是她的心她的肝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她死后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代替她看屈驾沉冤昭雪的人!如果连诺儿都成了别人家的孩子,再也不是她屈成蝶的儿子,那将来屈家平反后,怎么肯认过继到别人的外孙!她这些年的煎熬,又为了什么?

    高祈禄有些按捺不住了,这屋子的药味太浓,熏得他头晕脑胀,竭力忍下心中的烦闷,“这事情爹跟祖母都答应了,无可反悔!”

    说着,抬脚就要走人。

    屈氏撕心裂肺的大喊“不”,从床上扑下来,死死抱着高祈禄的腿,“相公,我从来没求过你什么,只求你这一件事,不要把我的诺儿送人,不要把我的儿子过继给别人……”

    话没说完,已经泣不可言,摇摇欲坠,模样好不可怜。

    不过对于早就忍耐极致的高祈禄而言,当真没有半分感觉。他默默的一转身,觉得屈氏脸上的哀容那般可恨,不识抬举。

    “你的确是第一次开口求我。不过你扪心自问,自打你嫁到高家来,我有亏待你吗?我有像其他人家的丈夫,动辄打女人,对你动了半个指甲吗?你卧床八年,上没有孝顺过公婆吗?下不能抚育儿女,每天的饭菜都是孩子端过来伺候你!”

    “过继长房怎么了?你这些年吃的药,从天上掉下来了?每次一发病,都靠人参吊命,那人参是你家地里的白萝卜,想拔一颗就拔的?告诉你,都是长房给的!人家长房开口过继儿子,我为什么没法子开口拒绝?还不是为你,欠得太多!那诺儿替你还一还债,怎么了?”

    高祈禄越说越气,咬着牙关,最后一句把话说死,

    “不过是五十两银子买来的,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

    屈氏终于松了手,茫然的双眼没有焦距的看着丈夫跺跺脚,离开了她的卧房。十多年她用心编织的情感支撑,轰然倒塌。

    枉她自诩聪慧,竟然没看清楚。原来她就是高家花五十两银子买来的!哈哈哈……

    当夜,屈氏过世。

    孝子孝女高守诺和高静??悲恸欲绝,跪在母亲的灵床前哭成泪人一样。

    翁氏来得晚了,进门就听说屈氏已经去了的消息,心说这回她的罪孽大了。等日后守诺过继来,先结下一段仇恨——虽然屈氏不是她逼死的,可若不成她有口无心说的话,恐怕屈氏还能熬一段时间。

    ……

    三房要办丧事。停灵七天后要下葬。下葬那天,村里的人都给面子的来了。同时,居然来了一个嘴角带痣的特殊女人,高守诺一看到她就变了颜色。高祈禄皱着眉,

    “你怎么过来了?”

    女人装的十分柔顺,“姐姐过身了,我怎么得也的过来看看”,虽然生了四个儿女,她的身段还是很窈窕的,该丰满的地方丰满,比起屈氏的优雅姿容更有一股生机。

    说完话,就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头。

    孝女高静??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茫然的看着,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满是泪水。而高守诺,近乎仇恨的盯着他的亲生父亲。

    连带对高守诚也充满恨意。

    高守诚低着头,心里在想,原来这个女人就是生下他,又抛下他不闻不问的人了。

    可是她现在来做什么?难道嫌三房还不够乱,还要增添一把火?

    他对这个女人没有多少感情,对所谓的亲娘出现,心理抱着极大的警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