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四十六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地主婆的发家史 第四十六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

    高静?k也有同样的疑惑。

    早夏的暖阳和煦的从窗口照射进来,清美脱俗的静??服侍屈氏靠在半旧的躺椅上,又在母亲的身后放了两个靠垫,面上浓浓的依赖,让高静?k咬了咬嘴唇。

    “二婶,你真的跟我母亲很熟悉吗?我是说……”

    屈氏含笑摆摆手,“二婶明白,你是想问我们之前相识与否。呵呵,怎么可能不认识呢?都受一场冤案牵连,亲族俱毁,她的父兄和我的父兄,说不定十几年钱发配北疆的路上并肩同行过。我和她又是同一天被收押在衙门里,隔着栅栏念着佛号,听天由命的等待最后的审判。”

    高静?k的心都揪起来了。

    那是她的亲娘啊!她连想都不敢想,母亲曾经遭受了什么!

    她很想问清楚,母亲经过的每一件事情,一点一滴。又害怕太过残酷,而不敢听。

    高静?k之前跟二婶的关系毕竟陌生,父母过世后,她在祖父母膝下生活过,在四叔家生活过,也在三叔家寄人篱下过。唯独没有在二叔家住过哪怕一天——以屈氏病重,照顾不了孩童为由。

    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二婶和娘亲早早相识,还有患难情谊。

    那为什么从来没提过呢?

    屈氏话题一转,不再说起惨烈的冤案之后,而是说了点轻松的,

    “你娘在闺阁时就是才女,写了好几首诗词。我记得的就有‘耶溪采莲女,见客棹歌回。笑入荷花去,佯羞不出来’,还有两句‘雨后烟景绿,晴天散馀霞’。呵呵,你娘诗画双绝,清秀绝伦,样样都好,就是仗着才情瞧不起人。记得那年在金陵知府徐四小姐的及笄宴上,听闻我是粗鲁的将军之女,都不稀罕和我说话。谁知道最后,倒和我做了妯娌呢!”

    屈氏低头用帕子掩口轻轻咳嗽了两声。

    她的女儿高静??(萱姐儿)有七八分肖像她,可见屈氏生得如何美貌!虽然病得不轻,可这掩口的动作她做起来十分优美,刚刚念诗那郎朗的悠然语调,亦是十分迷人。

    高静?k看得一呆。

    她情不自禁的在想,这诗词由她的母亲口中念出来,更不一样了吧?再想追问更多的,屈氏的精神不济,说了几句就恹恹的在半睡不醒之间。

    没奈何,高静?k只能带着一肚子的回到二房。

    等她走了,屈氏小睡了一会儿,再睁眼已经是晚霞满天。她的儿子,她的骄傲高守诺回来了。

    “娘!”跟妹妹一样,守诺叫“娘”的时候充满浓浓的依恋。这个时候的守诺,还是个半大孩童,俊美的五官带着稚气,会为静媛要糖耍赖的玩笑话而生气,也会为父亲祖父的呵斥而畏惧。

    “娘,今天莺姐儿来了?她的脾气古怪,要是说了什么话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屈氏笑着摇头,让女儿去端药,压低声音,“她不过是毛丫头,除了佯装吃老鼠药还能做什么?傻乎乎的,娘会跟她一般计较吗?”

    “那就好。娘,以后别让她来了,她……虽然也可怜,可儿子不想娘为其他人分了心力。”

    “娘知道。不过,不是为其他人呢,为你妹妹啊!”

    “啊?”

    高守诺迷惑不解。

    望着一向聪慧懂事的儿子,屈氏第一次没有细细的解说里面的门道。这是她内心的不好宣诸于口的自私。

    这几年,她精力所剩无多,就更偏重仔细的教导儿子,儿子才是她的根本。对于同样孝顺的女儿,她比较重视文化教育,以及容颜举止礼仪方面,至于女人生存必不可少的心机……静??娴雅安静,半点不会!现在想学,也晚了。

    再说,她压根也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变得城府深沉。高家再小,到底是能遮风避雨的家,想来能庇护她的女儿一生安稳。

    不过……

    屈氏眼中露出一丝不甘。

    她是官家之女,嫁给高祈禄已是半生遗憾的事情了,难道让她的女儿也一辈子终老山林?嫁给匹夫为妻?纵有满腹的琴棋书画也得对着他的柴米油盐!

    屈氏心志坚强,一直坚信,屈家一定会有沉冤昭雪的那天!等到哪一样,她的亲生女儿就会恢复千金闺秀的身份,自然要学大家闺秀的仪态。

    同样,袁家也是。那身为袁家外孙女的高静?k,将来就是她女儿挡风板。

    她只需要跟毛丫头莺姐儿聊几次天,提起未被抄家的翰林袁家是何等清贵,轻易而举的记起小孩子内心的骄傲和自豪。再点上几句抄家的缘由……水到渠成!

    今日后,高静?k恐怕再不是父母双亡,指望二房伯祖父母收养的可怜小女孩,而是一个有着特殊身份的落难千金。她会做什么呢?

    呵呵,不管做什么,此后她和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又是同族姐妹,想来会非常亲密。

    不得不说,屈氏很会算计。她已快油尽灯枯了,还这样用心力为儿女铺路——结果现在还看不到,但后果马上出来了。

    五日后,屈氏再一次病危。

    八年来,屈氏有过好几次濒死垂危的状况,所以这回大家早有准备,心说也许这一次也能熬过去呢?果真,煎熬了一日一夜,屈氏又从鬼门关回来了。

    她的丈夫高祈禄没有多少欢喜,因为他正计划着等媳妇真的走了,就把儿子过继……

    这一回是真的惊险。屈氏自己都觉得灵魂飘起来,要不是听到儿子女儿的苦苦哀鸣声,说不定真的走了。

    所以等到长房的人过来看她,心有余悸的对翁氏说,“若不是舍不得诺儿和??儿,我早抛了这多愁多病的身子。大嫂,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你看在我们妯娌多年的份上,答应了我。”

    翁氏也是有儿有女的人,“弟妹,你也是苦命的人。有什么愿望,我能做得到的,尽管说吧。”

    “好大嫂。你知道,我的静??……她要是笨拙丑陋就好了,可她偏不是!你让我怎么放心她在这里!一个莺姐儿尚且容不下,等我过去了,谁知道我们当家的找了什么样的女人!怎么揉搓我的静??呢!若大嫂怜惜,可否把我的静??接到膝下抚养?”

    翁氏一口答应。

    答应得太快,以至于屈氏有那么多的铺垫还没展开呢。

    翁氏道:“弟妹你放心。不光静??,连你的守诺我也保证视如己出。其实等守诺过继到我二叔房内,还会不照顾亲妹妹么?”

    “什么?”屈氏瞪大了眼睛,半响,昏了过去,人事不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