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四十五章 高家的决定
    “卖萌”真是无往不利的高招!

    翁氏一点也没有迁怒高静媛把她女儿的床蹦塌了,而是慈爱的牵着她的手回到茂萱堂,亲自安排吩咐下去,让她和静娴一起锤在暖阁里。而高家的大家长则是往书房安置了。

    在主院侍候的丫鬟自然不一般,不管心里怎么看的,对高静媛的照顾非常周到细致。跟春浅和秋华那个丫鬟,完全不同。高静媛眯着眼睡觉,心里却在翻来覆去的想,她这样“蹦?”到底能不能如愿?

    长房是为了高守礼跟林丫丫的“绯闻”才接她过来小住几天,等发觉林丫丫早就嫁人了,恐怕立马一打包,将她送回。

    她现在陷入一个怪圈。

    不蹦不行,人家当她是小孩子——小孩子哪有发言权?只要听大人摆布就好。可是蹦?得太厉害了,闹得人烦,谁愿意收留她!

    中间这个度,好难把握。

    等等,她好像遗忘了什么?高家……长房……小女儿高静娴!因为大堂姐高静娟很快要出嫁了,长房里只有两个女孩,年龄差距还挺大的。如果她能得到高静娴的喜欢,喜欢到肯主动开口挽留,比白费那些心机强!

    讨好那些大人很难,讨一个稚龄女孩的喜爱,还不容易?高静媛抿着小嘴,美美的笑了。

    ……

    与此同时,高家三老太爷、二老太爷,以及高家最年长的太婆,三人组成了临时的讨论组,商量一件大事——过继。高勿为是发起人,不过地位最低,坐在最矮的脚踏上,抽着旱烟,半天不吭一声。

    “妈,二哥,就这么的……定了?”

    “说啥呢,这是关系孙子一辈子的大事,你吧抽袋旱烟就定了?娘还没开口,你急什么!”高勿争不满弟弟的鲁莽。

    “还有啥商量的!大哥他白发人送黑发人,临终前交代,给他的二子继个香火。二哥,你不会忘了吧?忘了啥也不能忘记大哥的话啊!再说,小娥那丫头也可怜,孤零零的,得给她找个依靠。别等以后嫁了人,娘家兄弟你推我我推你,都靠不上。我看守诺挺好,长的周正,性子也直。他妈就是活着托日子,熬不了几天了。等他妈走了,我看就挑个日子,办了吧!”

    “老三,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脾气?还跳个日子就办了?不得问问孩子的想法?还有他老子!”

    “哼哼,他老子……”高勿为心想,那不是我儿子吗?我说的话他敢不听?

    “小禄子之前跟我通过气了。守诚、守诺,过继谁他都同意。”

    高勿争听了这话,更不满了,“到底是他的亲生骨肉,就舍得?”

    “哥,你要说这话我做弟弟的可不高兴了啊!亲生的当然舍不得。不是为过世的大哥吗,难道让大哥在天之灵都不安稳?你当我贪图长房的钱财,‘卖孙子’啊?我早跟小禄字发话了,过继的儿子就不是他的了,以后死活都是长房的人,别仗着亲生就要钱要物——真有那事发生,看我不大棍子打死!”

    高勿为咬牙发了狠,显示他不是开玩笑,而是动真格的。看了一眼眯着眼的老娘,又加一把劲,“还有我福子,哎,也走了有七八年了。妈,他可是你最疼的孙子啊,他和老大媳妇活着的时候怎么孝顺你?比对我还强些。如今坟上也没个男丁祭祀啥的,静?k那丫头啥事情也不懂,现在还成了二哥的孙女,把二哥二嫂当成亲祖父母了。不知道还记得不记得亲爹亲妈长什么样。”

    高勿争听得火冒三丈,“老三!你家静?k被逼的喝老鼠药,你乍不说呢!要不是你二嫂出面,孩子被活生生的逼死你都不知道!还说想福子,那是他唯一的血脉,都能被逼死,你呀,一辈子就是嘴上功夫!”

    “谁,谁嘴上功夫了!高老二,你再胡扯,我跟你没完。福子是我最疼的儿子,他跟祈兆一样短命,年纪轻轻走了,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跟挖心挖肺啊!我是身子骨壮实,要是跟大哥一样要死了,死前跟你交代,把福子兄弟家的儿子过继一个,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话说到这地步,高勿争想反对也无用了。而最高决策人,高家太婆,闭着眼摇摇头,“过继……哎,那就过继吧。不过守诚过继给他亲大伯,守诺那孩子长得好,也有心眼儿,就过继给长房吧!”

    “哎,妈那都听您的!”

    反正高勿为的主要目的是把一个孙子送到长房,过继哪一个都无所谓。守诺的亲娘病重,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可守诺和静??这两个孩子都很好,孝顺,对重病的亲娘耐心细致。光从品行是就超出一大截。至于守诚,傻气吧啦的,还有个泼辣的亲妈,将来少不了一锅麻烦!

    悄然无声中,高家未来的格局定了一半。

    而目前的三房族人,还不清楚呢。三房高祈禄的妻子屈氏也完全不知道自己亲生的儿子要送给别人,日期就定在她过世之后。如果她知道,会感激高家对她的仁慈——隐瞒事实,让她的病情不至于突然加剧?还是怨恨那么多孩子,偏偏盯上了她的骨肉?

    夜晚,群星寥寂。她躺在病床上,伸手看自己骨瘦如柴的胳膊,五年瘫痪,把她全身的精气神都快熬干了,如今只剩油尽灯枯。

    要说她的丈夫高祈禄,对她也算不错了,从没打骂,婚后生了一儿一女,儿女都孝顺。他呢,虽然免不了在外偷腥,还生了孩子,可从来没有让那个女人到她面前耀武扬威——她活着,就是他的妻子,地位不变。

    可是,作为女人,所求只有那么多吗?

    她拖着病体,就是看丈夫跟别的女人生孩子,然后看他们的孩子天天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

    呵呵,当然不是!

    她对男女的情爱早就看淡了,也从来没指望高祈禄像他大哥那样……为了妻子不惜一切。儿女,才是她的希望。这些年,她每天花两个时辰,精心教养儿女。怎么教养?

    简单,就是说一些她小时候亲身经历,以及长辈们说过的话。

    她屈成蝶,可是三品官宦之女,祖父辈都是威风赫赫的大将军!一纸诏令,屈家发配边疆,女眷沦为官奴。她和袁氏,都是那辗转遭践踏的花儿,承受了世间最惨痛的遭遇——从高高在上的世家千金,变成人人可以践踏的奴婢!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这些年,她活着,就是想支撑下去,看到屈家、袁家沉冤昭雪的那一天。

    可惜,时间不多了,她知道生命力从自己的身体中溜走,吃再多的药也挽留不了。

    “静??……”

    “哎,娘,你别动。想要什么跟女儿说。”

    屈氏看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那被保养得完美无缺的脸蛋,心说高家还算识相。可等她死了,女儿和儿子孤苦无依,怎么办?

    “乖女儿,我又做梦梦到你伯娘了。你去二房,把静?k叫来,跟娘说说话吧。”

    “好的,娘。”

    高静??柔顺的点头,随即疑惑道,“娘,原来你跟静?k的亲娘很熟悉吗?怎么以前没有听你提起过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