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四十四章 爬床
    夜色如水,满月的清辉肆意撒在大地上,高静媛推开窗,把半个身子都伸出去看漫天的星辰。偶尔有一抹拖长的尾巴划过天空,那么美丽……如果这是现代,她应该拿起望远镜,镇定而满足的观察天空了吧?

    “小娴,你快过来,有流星!”

    “哦,有么?”高静娴迈着标准的莲步。等她慢腾腾走过来,不出意外,流星连影子也不见。

    高静媛失望,抱怨着,“小娴,那是很难遇到的流星?g,你怎么不快点跑过来!”在她看来,这个堂姐也未免太慢性子了,吃饭慢腾腾、走路慢悠悠、说话也慢吞吞,压根不像小孩子!她做过幼师,那些天性没有遭到压抑的小孩,大多都是活泼可爱的,即便自私也有自私的可爱。才不会这样,一举一动都符合封建家庭的标准。

    高静娴假装朝外看了两眼,然后过来拉着高静媛的胳膊,“元元,你下来吧,不觉得台上高吗?”

    “嘿嘿,我姓高啊,怕什么高!小娴,你也过来嘛,我们两个一起看星星。”

    “星星?好看?”

    “当然啦!你看它们一闪一闪的,多美啊?”本想长篇大论天文知识,又想到自己才六岁?g,对方也是个七岁的小孩子,便摇头晃脑的念道,“天上一颗星,地下一块冰,屋上一只鹰,墙上一排钉。抬头不见天上的星,乒乓乒乓踏碎地下的冰,啊嘘啊嘘赶走了屋上的鹰,唏哩唏哩拔掉了墙上的钉。咯咯。”(注,儿歌)

    高静娴听了,笑了笑。别看她小,性情也是标准的大家闺秀,即便内心不觉得天天晚上能看到的星星有什么值得瞧的,但不会立即反驳,而是迁就的看高静媛胡闹。

    她身边的嬷嬷则没有那大的耐性。“姑娘,该安歇了。床铺都铺好了。”催着两个小丫头入睡。

    高静媛一来是今天的星辰的确美不胜收,让她想起了大都市高楼大厦夜晚的灯光,再者是晚上吃得太多,到现在还没消化呢,所以怎么也不肯入睡。那嬷嬷五十多岁,带大多少不听话的孩子,面上恭敬,实际压根没把高静媛当一回事,直接把她抱到床上,嘴上说“元元姑娘爬得太高了,当心从窗户下掉下去。”

    到了床铺上,松软的,有太阳味道铺盖已经不能让她升起“幸福感”了,挣扎着从蚕丝被中爬出去,可两个丫鬟已经麻利的吧床帐子放下来,只剩下两个小姑娘在泛着橘色的床帐内说话。

    “小娴、小娴,我唱歌给你听吧?”“小娴小娴,你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高静媛的嘴里有无穷无尽的问题,问得教养嬷嬷实在忍受不了了。

    “元元小姐不想睡的话,就一个人玩会。娴姑娘明日早起,还有功课要做呢!”说罢,把高静娴抱走了。

    高静媛站起来,“我跟小娴说话都不行了吗?快把小娴还给我。”说完,故意装作生气的蹦了两下。

    于她,真的是精力多得无从发泄,得消食啊!可意外总是在人没想到的时候发生——床塌了。

    尖叫声顿时惊破夜的黑暗。

    静心居是长房小女儿高静娴的居所,距离茂萱堂很近,高祈瑞和翁氏都不用下人禀告,就知道出事了。翁氏急忙披上衣服匆匆赶来。所有的灯笼点上,照的如同白昼,大小丫鬟围在一处,想进内屋又不敢进,而那教养嬷嬷抚着高静娴的前胸后背,试图安抚她。

    至于最应该受惊的高静媛呢,压根无事,正从变成滑梯的床板上爬上来,一边爬还一边嘟囔,“太不结实了!”

    “怎么回事?”

    教养嬷嬷怕担罪过,急忙把经过一说。

    “什么?被小元元蹦了两下,床就塌了?”翁氏脸上浮上一层怒色。

    高静媛一边数着耳朵,假装整理衣衫,一边暗想该怎么随着翁氏的发作而应对。要是翁氏责怪她,少不得她得减少继续“撒娇耍赖”的小孩脾气。要是……

    好在翁氏不负所望,一点也没有怨怪她的意思,“李嬷嬷,元元才几岁?她再用力,还能把床蹦塌了!你倒是给我找个好看的借口!”

    说得那教养嬷嬷垂下头,不敢搭话。

    翁氏怒色不减,一想到她的亲生女儿一直住在一张不安全的床上,心里的愤怒啊,无法形容。养了那么多的丫鬟有什么用!今儿要不是元元一蹦,将来等小娴好端端睡觉的时候一塌,还不活生生把人吓得离魂!

    而这时,高静媛则走到小堂姐的身边,拍拍她的肩膀,

    “小娴小娴,你是姐姐?g,我都没吓到,你怕什么呀!咯咯。今天幸好我睡了,不然将来你一个人睡,不把你吓一大跳!”

    直接说到翁氏的心坎里。翁氏不由得看了一眼堂侄女。而她的女儿高静娴好不容易缓过来,急忙拉着高静媛的手,

    “元元,你没怎么样吧?刚刚……真是把我吓坏了。”

    “咯咯,没事没事,你看我不好好的?以前我床底下有老鼠吱吱叫,我都不怕呢!小娴,我发现你一个缺点哦,胆子小!刚刚你不敢跟我一起看星星,是不是怕高呀?这怎么行呢,我们两个都姓高,不能怕高!”

    “瞎扯,姓高跟怕高有什么关系!”

    这是第一回,高静娴跟堂妹拌嘴,后者一点也不知道这是代表她们的关系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还在依依不饶,“当然有关系!爷爷跟我说过,姓陶的,祖上是制陶;姓屠的,祖上做过屠宰,姓蒲的,祖上是编织的。我们姓高的,祖上……反正肯定是不怕高!”

    说罢,还挺了挺胸,做出一副“我很勇敢”的模样。

    看得翁氏一阵好笑。她见小女儿已经从惊吓从恢复过来,赧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便走过去牵了两个女孩的手,“你们两个,可把人吓坏了。床都坏了,今晚睡哪里?”

    高静媛睁着懵懂的大眼睛,“大伯母,我可以修好的。”

    翁氏扑哧一笑,“修好?算了,今晚到大伯母那儿睡吧,回头大伯母叫人过来修,不用麻烦你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