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四十二章 过继(中)
    话音一落,在场众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高静娥的额头上。只见那儿高洁饱满,肤色白皙,怎么可能生了两根角呢?思想是一件奇妙的事情,这样想,就不自不觉的幻想起高静娥头生双角的模样……

    再么,就不敢继续了,连忙低下头。

    高静娥生得高挑,左右一看,看到谁谁的目光就躲躲闪闪的移开,连大姐都有短瞬的异样,顿时柳眉一竖。可害她落到窘境的小堂妹,高静媛长得实在可爱到爆,人又那么小,怎么好发作?只能藉由“姐姐对妹妹”的疼爱,好生揉捏了一下她稚嫩的小脸蛋。

    “我若是龙女,就把你留在龙宫里,不放出来啦!”

    说罢,拉着高静媛的手,笑着道,“我们快进去吧,别让大伯父大伯母久等了。”

    茂萱堂,翁氏早就站在门口了,面上带着浓浓的喜意,“小娥回来了?怎么也不早叫人传信回来?”

    “呵呵,从江川过来要走一天水路。派人过来传信,跟侄女回家也差不多时间了。侄女觉得没有必要,就省了。”高静娥屈膝行礼,行礼之后直接靠近扶着翁氏的手臂。两人十分亲密,如同母女。

    坐下后,高静娥一手端茶,同时看到翁氏身后的丫鬟,见除了一二熟悉的面孔,换上了几个新人,笑着道,“腊梅春梅真的出嫁了?好狠心,我还当她们要陪着大姐呢。”

    “傻丫头,嫁人也能陪着你大姐。你是不是在江川听到消息,才急急赶回来?”

    “嗯。大姐的婚约不是定了一年后么,怎么突然提前了?”

    翁氏知道她们姐妹感情十分深厚,也不瞒她,蹙眉道“听说是京城那边变动,梁相爷的一个学生卷进了贪墨案——案情很是复杂,审了足足半年了。”

    “啊?那大姐……还要如约嫁到梁家吗?”

    “那是自然。傻丫头,伯母知道你担心什么。只是此事一来早有婚约,若这时节毁约,不是明摆着趋炎附势之徒么。你姐姐害了终身,连你和你下面几个妹妹,也难以寻到好亲事了。再者,贪墨案只是相爷的一个学生,还连累不到千里之外的本家子侄。”

    高静娟订婚的对象,就是当朝丞相梁相爷本家的侄孙,名唤梁汝真,现年一十八岁,听说生得仪表堂堂,文采不凡。若不是机缘际会,跟梁相爷的本家一位长辈相识,有患难之交,这门亲事算不上“门当户对”,纯种田的高家怎么能攀上宰相之家?

    不过,高祈瑞和高守礼知道真相,到底谁攀上谁还不一定呢?就如同高守礼在县学读书后,有不少在京城混的不错的世家子转到这个小小的县学来,这门亲事,应该也是本家出的一个“饵”吧。问题是,明知道是饵,还必须吞下。

    总不能把女儿嫁给凡夫俗子、山野平民吧?不是高祈瑞瞧不起平民,而是高静娟知书达理,温婉可人,不能耽误了她。

    话了一些家常,翁氏便催着人侍候高静娥回房休息,至于她带来的行礼,自有下人安排好。

    半个时辰后,高静娥梳洗完毕,换上高领杏色斜襟长袄,鬓插珍珠簪,和大姐一道去祠堂看还在反省的长房长子,高守礼。

    先要说一下这高静娥的出身来历。她的父亲,是高守礼的亲叔叔,高祈瑞的亲弟弟,可惜英年早逝。母亲出自江川的望族柳氏,前两年也过世了。这些年江川柳氏大不如前,血缘亲近的几支因为某些原因,陆陆续续离开了江川。高静娥等于孤女生活在伯父家,处境倒跟莺姐儿有些类似。

    不同的是,她在长房的地位,跟高静娟也不差多少。翁氏和高祈瑞对她的疼爱,甚至超过了亲生女儿。这当中固然有看在她无父无母的份上多写关心,更多的也是……高静娥非常聪慧,识大体,看到那么小的孩子就跟小大人似的,让人忍不住偏疼她。

    路上,高静娟一丝不掩藏的把难题跟二妹说了,蹙着眉头,“我也不知怎么了,大弟竟然歪了心思针对小元元,父亲最忌讳自家人闹腾。二房三房那边每回闹一次,父亲便回来对着祖父忏悔,说自己无能照看好族人……”

    高静娥眉宇阔朗,“呵呵,大伯父奢求了,若是祖父在,自然能压住二房三房的小心思。可祖父不在了,任凭大伯父何等本领,也奈何不了二叔祖父和三叔祖父的。何况那边还有个太婆在!倒是哥哥的心不能歪了,居然越大越回去了,我看他是恼羞成怒,怨怒小元元当着大伯父的面提起他被人摸手吧?”

    一边说,一边呵呵的笑。看到高静娟要急,笑着道,“好啦,大姐你如今怎么也沉不住气了?看我两句话辩得哥无话可说!”

    说罢,拉着高静娟的手,大踏步进了祠堂。

    却不知这位生性豪爽的高静娥如何劝说犯了执性的高守礼,同样担忧儿子心思不正的高家族长高祈瑞,也想了个办法。

    三房的高守诚得意的看着两个堂妹穿得漂漂亮亮的站在一起,感觉十分养眼的微笑,“小元元,你的眼睛要掉下来了?怎么,看到你八哥我,是不是好吃惊?”

    “八哥,你怎么会来?”

    “你能,我为什么不能啊?”高守诚故意逗她。

    高静娴人太单纯,一点秘密也藏不住,捂着小口惊讶道,“难道是家婆同意你过继啦?”

    “过继?”

    “是啊,这样太好了,二姐有亲弟弟了!”

    “原来八哥你差点过继给长房,是要给二姐做弟弟……幸好幸好。八哥,你都不知道,二姐很凶很凶哦,我刚刚看到她,她用力的扭了我的脸。”

    “呵呵,那一定是她太喜欢你了。”高守诚觉得这个“告状”很可爱,忍不住吓唬,“好哦,你说二姐凶,回头我告诉她,看她怎么收拾你。对了,以前没跟你说,家里的哥哥姐姐,就属二姐最厉害了!她八岁就开始打理家务了,连家里上了年纪的老仆妇都害怕她!”

    听说高静媛第一回见,就把高静娥形容“长了角的龙女”,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只是扭脸,便宜你了!要不是看在你长得可爱份上,一定打你小pp。”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