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四十章 反省
    清晨,淡而稀薄的雾气流动着,从低到高一点一点的消散着。长房偌大的建筑群中,处在幽静的竹林中独立小院,一只廊檐下的鹦鹉咯咯的叫着“早上好,早上好”。早有穿着碧绿马甲的丫鬟挑了门帘,过来添水添食。

    没多久,高静媛和高静娴这一对姐妹并肩出来了。前头有两个丫鬟春浅和秋华,后面有两个嬷嬷跟着,沿着一条卵石路去了正堂茂萱堂请安。

    一路风景不谈,到了茂萱堂,并不直接进去,而是由春浅进去通报一声。见此,高静媛在心底暗暗喟叹,原以为封建阶级家的姑娘好当呢,看来未必啊!

    大约在茂萱堂门口站了两三分钟,才有翁氏的心腹,也就是亲自去二房把高静媛接过来的秦嬷嬷,笑眯眯引着两个小姑娘进去。高静媛睁大眼睛四处望个不停——要说连皇帝住过的故宫、太后避暑的颐和园都游玩过的人,不该这样一副没见识的样子。可谁让她扮演是的无知野丫头呢!不这样,才让人怀疑!

    凡事有利有弊。高静媛分明感觉除了秦嬷嬷外的丫鬟侍女们,对自己投来各种鄙薄目光,比那日跟祖父高二太爷来还甚。世人捧高踩低,最常见不过。可高静媛仍是忍受不了这种目光。她心中冷笑,笑吧笑吧,看谁笑到最后!

    心里越冰凉,面上越是笑得灿烂。

    翁氏是高守礼和高静娴的母亲,她为高家生育了四个儿女,另外两个是十六岁的高静娟,十岁的高守智,都早早来茂萱堂请安了。鹤嘴里吐出袅袅的清香,富丽堂皇的华屋雅室是人家一家人,就多自己一个,不过高静媛一点也不认生,四处望望,

    “咦,大哥哥呢?”

    闻言,翁氏脸上略有些不自在。她的长女高静娟则笑着道,“在祠堂呢。你大哥哥被罚了,在祠堂对着祖父的灵位反省。”

    “啊!”高静媛故意做出吃惊的模样,“为什么被罚了,该不会是我说他被林丫丫拉了下小手,就被大伯父关祠堂了?”

    高静娟忍俊不禁,“呵呵,和这事情无关。是……其他。他是我们长房的长子,哪个月不被关几天。”说到这里,似乎不愿继续,而是上下打量小堂妹的衣衫,“这件淡粉色绣着绛梅花枝的绫罗裙,你穿着正好。娴儿不大喜欢粉色。”

    “母亲,我那边还有几匹料子,都是粉色的浅淡颜色,不如都拿来给小堂妹做衣裳吧?”

    现年十六岁的高静娟已经到了嫁为人妇的年龄,不用说,显得轻浮稚嫩的粉色是用不着了。她穿着湖蓝色满绣银丝菊花的小袄,米白色缎边很别出心裁的缀着珍珠,显得静雅秀丽。而高静娴人虽小,也有自己的喜好了,穿着嫩黄折枝玉兰花的锦缎小袄,通身上下色彩没有一点粉的。她不喜爱,恐怕只能送给高静媛做人情了。

    对此,高静媛看的分明,但她发现自从穿越后,自尊心变成了一种能弯能直的,有弹性的东西。比如这个时候,她作为现代知识女性林芳雅的一部分,分明是很想有骨气的拒绝;但一心向往长房富有的穷困卑微的高静媛,则露出大大的笑容,开心的跳起来,“太好了,元元可以天天换新衣裳了!”

    这么直白,说得翁氏、高静娟都微笑起来。笑容中很有深意。

    笑声中,一家之长高祈瑞也过来了,脸上带着夙夜未眠的疲惫,看到几个小儿女济济一堂,心下略有宽慰,“都来的早啊。”说完,看了一眼翁氏,“孩子们都在长身子的时候,不可一味苛求孝道。”

    “妾身省得。早吩咐了日后辰时三刻请安,可他们一个比一个来得早,妾身也没法子。”

    这对夫妻说话的表情,完全是上下级,看的高静媛非常别扭。她忍不住想,难道自己将来嫁人,也像这样,丈夫说话,妻子恭恭敬敬的站起来,当成任务一样回答?只是一想,飘出脑外的气泡顿时破灭了,心神归位!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妻子要自称“妾身”。妈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叫人怎么说得出口!

    说是妾身,未必是妾。大伯父真正的妾侍王氏,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她穿得倒还华丽,湖绿色素缎细折长裙,头上戴着两根金钗,可惜干巴巴的身材仿佛裹着华衣的木头人,面容更是快干枯的野草一样,没有一点春天的感觉。小心翼翼的看着老爷夫人的脸色,

    “这是少爷姑娘们孝顺。不然,年轻人谁不贪睡?”

    从效果上看,翁氏听了很是受用,和善的看了一眼王氏。

    高祈瑞则连眉梢也没动一下,对高静媛招招手,“元元,昨天睡得怎样?在大伯父家,还习惯吗?”

    “习惯,非常习惯!”高静媛立刻堆满了笑容,不过楞了一下才忸怩道,“可元元睡得不好,很不好!”

    “啊,可是谁吵到你了?还是底下人伺候得不经心……”

    高祈瑞威严的看了一眼茂萱堂的下人,看得所有人都低下头来。高静媛小嘴一抿,抓住翁氏正要开口之前的时机,用力摇了摇高祈瑞的下摆,

    “不是啦,大伯父。是元元的问题。以前在爷爷家,睡的硬板床,盖的旧棉花被。可元元天天做梦梦到自己睡蚕丝被,吃鱼吃肉。昨天元元真的睡蚕丝被,吃鱼吃肉了,做梦梦到又回到硬板床啦!又被阿婆逼着吃窝窝头,还必须吃完八个,元元苦得想哭哇。”

    隔了半响,高祈瑞呵呵笑起来,点了小侄女的小鼻子,“可见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一定是特别讨厌吃窝窝吧!”

    “当然了,窝窝头又干又硬,元元最讨厌了。”

    这时,高静娴忽然惊道,“哦,元元,那你一个晚上都说‘水’,‘给我水’,难道是因为做梦吃窝窝吃噎住了?”

    高静媛回头,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惹得大家都笑起来。

    大堂姐高静娟笑得尤为端庄明艳。

    ……

    请安之后,高静娟沿着清幽的小路一路步行到了祠堂。推开门,挥手让其他人出去,自己端着食盒一步步走到祖父高勿饶的画像前。

    画像中,高勿饶是个绝对的美男子,长眉入鬓,双眸清冷,透着一股看透世情的睿智。年轻的高守礼只肖像祖父三分,就已经出类拔萃了。

    “你知道错了吗?”

    高守礼不言,沉默的跪在蒲团上。半响才低低的问,“大姐,你怎么来了?”

    “我来,你很惊讶?父亲发话了,在你反省清楚之前,谁也不准来看你。我也是偷偷过来。”

    高守礼垂着头,拳头紧握,眼眶通红,“我让父亲失望了。”

    高静娟见亲弟弟这样,直叹气,“那你知道父亲为什么失望?他气的不是你跟那个村姑怎人样……路人有难,伸手相帮,谁能指责你?你又不知那村姑故意设计,父亲难道会迁怒吗?他怪的是你毫无防备之下中了计策,不想着怎么改变结果,而是小人之心的发作在别人身上!

    此事跟小元元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跟父亲说,是小元元故意陷害二房的九婶,使得二房不和?这才是父亲失望的缘由!”

    “可我说的是真的啊!”高守礼激怒。

    高静娟难过闭上眼,摇摇头,“你还不明白!我问你三句话。一,你有证据吗?”

    高守礼的眉头皱起,“种种蛛丝马迹,只要连串起来,不是她还能有谁!”

    “呵呵,蛛丝马迹?弟弟啊,你看谁家用‘蛛丝马迹”查探自家的亲戚的?别说她小元元才六岁!我再问你,你有证据证明是她做的,那又怎样?

    赶她出门吗?她只有六岁,还是个孩子!她的情况你不了解吗?父母都不在家,全靠二叔祖父和二叔祖母照看。他们两位年纪大了,有多少精力?听说还被送到三房去,更别人管教了。她也姓高,是我们高家的人。如果她犯错了,你我都是高家这一代的长姐长兄,难道没有教育之责?”

    一句话点醒了高守礼。他恍然,“父亲是怪我没有尽到兄长的责任!”

    “不止!我再问你,如果下次在出现类似情况,你会怎么做?继续针对告密的人,还是行得正,坐得直?让人没有把柄攻击你?”

    “我……”

    高静娟再一次摇摇头,“你还是在这里对着祖父,好好想想吧?想想他老人家的生平,三起三落,始终不改其志。再看看你自己。一遇到点小事,就忙手忙脚,甚至想把责任转嫁到小堂妹身上。你就不觉得羞耻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