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三十七章 投奔长房(上)

地主婆的发家史 第三十七章 投奔长房(上)

    乡间的小路蜿蜒崎岖,地面都是碎石子铺就,两道牛车行过的痕迹非常明显。一路走走停停,高勿争就这样有一嘴没一嘴的逗弄小孙女,到了家,看见高静媛仿佛松了绳索似的,一点也不留念的往三房跑去。

    “等下,元元,今天回家吃饭。”

    “啊?”高静媛望了望三房已经袅袅升起的炊烟,在看看二房的没什么动静的烟囱,迟疑了下,才点头,“哦。”

    进了篱笆墙,大黑狗跟平常一样过来摇尾巴,跟在高静媛身后呼哧着舌头,欢快的摇尾巴。狗也很有眼色的,至少从来没看到过它跟在高二太爷身后。

    一进门,看到三个不太守欢迎的人——高祈德和刘氏,以及他们的儿子高小宝。

    要说刘氏,高静媛以前还觉得这个女人挺要强的。撇开私人恩怨不提,她比愚昧的乡下妇女强多了,至少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会奋起反击,其他人呢,只会逆来顺受,有些还极品的觉得为娘家付出、牺牲,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性格问题,高静媛上一辈子最讨厌唯唯诺诺的受气包、圣母之类的人,这种人怨吧,她们本身很善良,怨恨她们很没道理;同情吧,又同情不起来,只想骂一句:自作自受。

    可现在看来,刘氏简直超乎她的想象——皮厚到这种程度!

    “啊,爹回来了?小宝,你咋了,不叫人呢?爹、妈,我今天身子不舒服,娃在肚子里老踢我,踢得我头晕。阿德也不会烧饭,让他生火,险些把房子烧了!呵呵,所以过来凑合一顿。”

    刘氏厚着面皮说完了,就把高小宝往他爷爷身边一丢。她知道,老爷子心里气没消呢,对她有意见,对刘家也有意见,不过高小宝总是高家的种吧?当爷爷的能眼睁睁饿死孙子?

    正是出于这一顾虑,刘氏带着亲生儿子直接过来了,照样亲亲热热喊爹喊妈。分了家,也是骨肉嘛!

    高勿争没有说话。

    高老太叹了口气,挥手让莺姐儿吧厨房的窝窝头热下,就着咸菜对付一下。不忘嘱咐,“就用小灶,放两根木柴就行了,里面还是半热的,闷也能焖熟。”

    刘氏连忙挺着肚子,“我也过去帮忙。妈,您多休息吧,别累到了。莺姐儿,跟我过来。对了,今天小元元也过来吃?那要多热两个窝窝了!”

    高静媛朝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放着三房好端端的白米饭不吃,她跑过来吃窝窝头!过惯了好饭好菜的日子,再去过简朴的生活,难啊!要不是别有目的,说不定她在看到刘氏的时候找个理由掉头就走了!

    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

    高祈德闷头只顾吃——话说穿越过来,高静媛对这个小叔叔的印象还是蛮好的,身材高大健壮,相貌堂堂,就是稍微黑了点。但黑也有黑的好处,没有小白脸的肤浅浅薄,忠厚的性格给人安全感。

    不过现在看来,高祈德竟然像个傀儡,还是被刘氏这种女人系在手中。这不由得让她轻视三分,再也不像从前跟九叔亲近了。

    生在古代,女人没办法顶起一片天空,想要达到自己的理想预期,比如富裕优渥的生活环境,比如诰命的凤冠霞帔,要靠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父亲、丈夫、儿子来达成。高静媛估量了一下自己,儿子呢,现在还没影儿,何况十几年后送子观音未必肯送。指望丈夫是彻底没希望了——因为她压根不是三从四德的贤妻!父亲么,这个难说。从小不在父母跟前生活过,肯定比养在膝下的疏远。

    她只有盯着父亲的几个兄弟,看他们谁比较有前途?谁能在未来帮她?高祈德无用,彻底出局,而三房的人,禄叔精明能干,最符合她的期望,可惜人家的儿女多,又有跟她不太和睦的高萱姐儿,插不下手去。难道,她只有想办法往长房使劲了?

    万一长房的大伯父是个徒有其表的伪君子,那将来一定会惹来很多麻烦。心里这么想,但一口口吞咽窝窝头时,她噎着嗓子,强忍着反胃的感觉,忽然觉得只要生活条件提高了,什么都好说!

    至于长房肯不肯收留她,就得算算长房跟二房到底有多少恩恩怨怨了。

    高静媛穿来已经有半年多了,发觉不能用从前的价值观评论高家坡的人和事。这里没什么监护权的概念,谁规定自己生的孩子就一定自己养?很多案例。如莺姐儿这种监护权移交,还是经过二房三房商量,有的人家直接孩子一生下来,就送人了。

    比如陈家的娇娇。她长得甜美可爱,皮肤白的跟豆腐似的,跟陈家婶婶黑秋秋的完全两种样子,谁都知道她们不是亲生的母女俩。可陈娇娇不以为意,她懂事时就是陈家唯一的女孩,上下都当她是宝,不在乎自己亲爹亲妈是谁。

    “反正就那么回事。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呗!”

    连被收养的孩子都没有失落、被遗弃的感觉。

    高静媛对自己规划——离开二房三房,投奔更有钱,更富裕的长房,也就彻底丢弃那层羞耻心。

    要不怎么说,计划没有变化快呢?要是她知道还有两个月,她的亲爹亲妈,正儿八经的监护人就回来了,压根不会动用这些脑筋,白白浪费了许多力气。

    刘氏吃饱了,喝足了,嘴一抹,笑呵呵的抚着肚子,看莺姐儿收拾碗筷,假惺惺的夸赞两句。之后就要拉扯着丈夫儿子走。

    都吃完饭了,谁还要留下看脸色啊!

    不过,这会子高二太爷发话了,“小九,你跟我过来。”

    高祈德低着头跟着老父进了屋。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高静媛压根没想躲着人,当着高老太的面去听墙角了。

    “阿九,你是怎么想的。”

    “爹,我……”

    “你别说了,怪我,也怪你娘,当初给你选这么个媳妇。可是她啊,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要是想你爹妈多活两年,以后不要让她上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