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三十五章 童言童语
    “亲哥哥?我的亲哥哥不是跟爹娘走了吗?”高静媛眨着大眼睛,“迷惑不懂”的看着高祈瑞,同时暗暗鄙视自己装傻卖萌的行为。哎,谁让形势比人强呢,她现在唯一的依仗,也就是人小了!

    高祈瑞想起小姑娘爹娘都不在身边,轻轻叹了口气,抚摸着她的额头,眼中满是怜惜之色,哪还管刚刚她无理取闹?

    “虽不是亲的,也胜似亲的。以后你把他当作亲哥哥也无妨。守礼,你说是吗?”

    “呃,这个,当然。”

    高守礼一听到“童养媳”,惊得五脏六腑不寒而栗。小毛丫头从哪里听到的这种说法?他姓高,她也姓高,不说本是同族兄妹,就说两个姓高的,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啊!脸色涨的通红,“爹,二叔祖父,我……”

    没等他说什么,高二太爷也气得不轻,厉声指责,“谁跟你胡咧咧什么童养不童养的?你小孩子家嘴上没把门的,怎么什么人什么话都说?上次对刘家的人也是!对你太宽纵了吧,下次给你几个嘴巴子,你就知道藏话了!”

    说得高静媛撅嘴,忸怩着抓着衣角,“陈婶说的,去年阿良家欠了下花溪陆家的钱,就把他亲妹子送给人家当童养媳了。还有马大辫子的两个妹妹,不是也给她爹妈送到城里了吗?来时阿婆说了,我们女人家就要被牺牲的觉悟,让嫁鸡就要嫁鸡,让嫁狗就得嫁狗。阿婆自己都是被卖过来的,她说自己只值一斗杂粮,还不够全家老小吃两天的。说我将来肯定比她值钱。她还说,跟爷爷过来,爷爷让我干吗就干吗,不能顶嘴,不能淘气,不能偷溜,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也不能半路去嘘嘘!”

    小孩子说话的声音非常清脆,好听。不过这一大串说下来,高二太爷的脸色乍青乍红,耳边嘎嘎的,只觉得有乌鸦飞过。完了,他的骄傲和尊严,都被小丫头给踩光了!

    手指颤抖着,对着小孙女——从今而后,他还有什么脸面到长房来啊!不过高勿争也没想过,以前有脸的时候,他来的次数也不多。

    高祈瑞倒没心情注意到叔父的尴尬。话说他还不了解高勿争么,高勿争此来的目的他一清二楚,就是懒得挑明而已!听了高静媛的话,尤其是那句“让嫁鸡就要嫁鸡,让嫁狗就得嫁狗”,心口突然一酸,痛得紧缩。

    这回不是表面的抚摸小孩子的额头了,而是直接把高静媛抱住,放在膝盖上,语气越发和蔼和亲,“小元元,以后别听她们的!你是高家的姑娘,以后八抬大轿嫁出门,寻常女孩不能比。你爹爹是官,你亲娘是名门之后,将来你的亲事啊,也是千挑万选,大伯父还会给你准备好丰厚的嫁妆,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小元元!”

    “真的吗?”

    小孩子的眼睛特别闪亮,紧紧看着高祈瑞儒雅的面庞,“那咱们拉钩。”一边用小小的手指钩住大伯父的,一边不满意的嘟囔,

    “我最讨厌阿婆了,为什么让人家嫁给鸡?娇娇说,嫁人就是天天跟人家一起睡觉。鸡天不亮就喔喔叫了,吵得元元每天睡不好觉。”

    高祈瑞感觉自己的手指被一团软软的握住,心理有点异样,说实话,虽然有了四个孩子,但他对子女一向要求严格。即便是柔顺乖巧的小女儿静娴,也不曾有过这么亲昵的时候。

    高静媛是他恩弟的亲生女儿,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长相十分讨喜。有道是爱屋及乌,心中对以前见面不多的小侄女,多了三分疼爱。

    “以后不准说鸡啊狗的,不好听。大伯父也不想听你再说这种话。元元,知道了吗?”

    “嗯!那个,童养媳也不能说了吗!”

    高祈瑞点点头,面容一肃,“你是我高家的女孩儿,我们家不会有做童养媳的。不仅是你,还有你静?k静妍等几位姐妹。你大伯祖父过世前,早留了一笔钱财,为你们几个出嫁。所以你不用担心,回去后跟你阿婆也说,咱们小元元非常值钱。不仅值钱,还非常有钱,是个名副其实的地主婆!”

    高静媛哈哈拍着手,“太好了!元元有钱了,不用怕被卖掉了!”一脸得意的笑。

    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容如明朗的天空,让人看了,心头的阴郁都随之散去。可话中的意思,又让人心酸。这么小,就知道将来自己会被家人卖掉,想一想都觉得难以忍受。

    听着“童言童语”,高守礼一时也闹不清楚,自己的猜测是真是假?也许,是他多心了吧?小孩子能有多少心思?又是陷害小婶刘氏,又是担忧将来被卖的命运……怎么可能呢!即便真是天生妖孽,恐怕也会被这么沉重的心思压弯了背脊,不会有如此欢快的笑声。

    正要放下多疑的猜测,可惜没多久,高静媛就把火烧到他头上了。嘴角噙着一丝笑,故意假装跟高祈瑞咬耳朵,

    “大伯父,我来的时候陈娇娇可羡慕我了,说我要来你家当童养媳,太幸福了!别的人想来都来不了!上次大堂哥去我家,路上被林丫丫拉了一下小手,跟我们显摆了半天。说大堂哥的手,又细又滑,是读书人的手……”

    当场,高守礼的脸就黑了。

    高祈瑞也维持不了慈父的面容,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这要不是有人告密,恐怕儿子春心动了,他还被瞒在鼓里!

    “爹,这是没有的事!孩儿绝对没有……不……”高守礼很快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哭笑不得,“爹,是孩儿路上遇到一名脚崴的女子,随手搀扶了一下!”

    “嘿嘿,扶?可不被拉了一下小手么!”

    高静媛咯咯的笑。

    “林丫丫可喜欢大堂哥了,说大堂哥长的最好看!说话声音最好听!笑起来能把人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她可想做大堂哥的童养媳了!”

    一边说,一边咬着衣角,贼溜溜的眼睛来回看着高祈瑞和高守礼这对父子。

    至于刚刚那名对她露出不屑之色的俏丽丫鬟,谁还记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