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地主婆的发家史 > 第三十四章 童养媳
    高家长房的屋舍修建得古朴高雅,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假山小溪朱亭一样不缺,像是隐居的高人所住。而其他高家坡的人家,不管富裕贫穷,房屋的建造总摆脱不了一股农家舍的味道。

    高静媛很喜欢这里。雕花的围栏,朱红的柱子,洁白的窗纸,还有明媚的蓝天,住在这里,大概人都雅上几分——天天住在农家乐里,她都快真变成土丫头了!

    所以才会故意说“欠你们家钱,还不上啦,先把我抵押,过后再来赎我”的试探话。惹得高祈瑞哈哈大笑,慈蔼的抚摸她的小脑袋,又叫人给她拿点心吃。

    高二太爷哼哼了一声,“没规矩!”

    欠钱的事情是真,可这是他生平之耻,娶了那么个泼赖货做儿媳。虽说已经摆平了刘家,可被小孙女用调侃的语气随随便便说出,很是下不来台。不过,就像这事本就是高静媛无意中泄露出去的,能怪她吗?小丫头才几岁啊?跟她一般计较,才真丢人呢!

    板着脸呵斥两句,“在家瞎胡闹就算了,没人笑你。到了客人家,还满嘴胡说,看我饶得了你!”

    高静媛不害怕祖父发脾气,撅着嘴,高祈瑞给她的东西也不吃了,忸怩的坐在后面,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高二太爷又不爽了,“干嘛呢,你大伯给你东西,乍不接着!不知好歹!”说着,用了三才杯的茶托放在高静媛的下巴处,让她接着,“别吃的到处都是。”

    真当她是幼稚儿童了?高静媛出离愤怒了,倔强的一撇头,留下一个高傲的下巴剪影,哼,她不吃了!

    高二太爷气的用手拍了下她的小脑袋瓜,“不吃?那好,以后不准叫嚷想吃啊。”

    要说高二太爷高勿争为什么这么别扭,带着小孙女来长房,分明是打着缓解气氛的目的,到了地方却又不停指责高静媛,不是当真对小孙女有什么意见,而是一种自卑兼自傲的心理作祟。

    原本二房就过得不如长房,现在又出了这等事,丢人啊,丢大人了!平时两家只有小辈来往,到了有困难的时候才主动才登门,怎么好意思!

    “不吃不吃!”

    身为一个成年人,她非常“理解”祖父的心理,不过她凭什么按照他的剧本装乖巧、装柔顺?要是换种办法,既不委屈她,同时也能让祖父跟长房之间的欠款纠纷解决了,岂不是大妙?

    “我就不吃!”

    伪装成不讲理的小孩子,高静媛瞥了一眼鱼儿戏水粉彩碟上的几朵兰花一样的点心,心里道“可惜了,好久没吃过卖相这么好看的糕点”,嘴里却说,“我才不稀罕呢!”

    然后一挥手,啪的连点心带碟子全部打翻。

    做过幼师的高静媛,怎么说对儿童心理也有研究啊!小孩子是唯一可以胡乱发脾气的,作为无端被祖父呵斥的小丫头,不顾场合的闹腾起来——最多被说成没有家教吧!

    没有父母在身边,没家教就没家教呗,她也不在乎。

    高二太爷哽了一下,暗中责怪自己居然把不懂事小孙女带出来,可刘氏的儿子高小宝……他心里清楚,更上不得台面。只能气闷的按着椅子的扶手,不停的顺气。

    高守礼见二叔祖父被气的够呛,连忙上前抚着他的胸口,“二叔祖父莫要生气,不过一碟点心。来人!”

    高静媛一点也没有闯祸的畏惧,看着一个俏丽的丫鬟应声而来,蹲在她脚边捡碎裂的瓷片,睁大眼望着,小嘴依旧撅得老高,仿佛她才是受气的。

    丫鬟收拾完,抬头看了一眼打扮淳朴的高静媛,露出一点鄙视的眼神,不过背对着高守礼和高祈瑞,无人发现。

    外人可不知道长房和二房之间的深厚情分,都以为二房欠了长房太多太多,还端着架子少来往,有这种极品亲戚,真是倒霉!

    高静媛一眼就看懂了那个眼神,心说有了!一脚把俏丽丫鬟收拾好的瓷片踢开。

    当当当!清脆的声音砸到石砖上,悦耳极了。

    俏丽丫鬟傻眼了。

    高守礼的额头青筋蹦了一下——没见过这么心眼坏,又爱发脾气的小孩。他的妹妹高静娴也是这般大小,多么柔顺可爱的性子?在那一瞬间,很想骂不愧是乡野里出来的野丫头!到他家来撒野了!可接着,立刻想起父亲告诉过他的,高家,本身出自八大世家!而二房,对长房的恩情无以为报……

    连这点小事都容忍不了?

    想想当初太婆是怎么毅然决然的决定带上祖父逃生!想想二叔祖父是怎么跟三叔祖父乞讨的!

    这口气瞬间就下去了。不用父亲说,高守礼换上谦逊的笑容,“元元,你怎么了?”

    “她瞪我了!”

    坏人高静媛告状,指着那位俏丽丫头,“她刚刚瞪我了!”

    高守礼沉下脸。

    “奴婢不敢!”

    可怜某位丫鬟立即跪下,都不顾地上的碎瓷片,恭顺的垂着头,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看人家这演技!高静媛顿时倾佩,她什么也不说,且看高祈瑞父子的态度。如果倾向自家的丫鬟,那什么都不用提了——祖孙两个直接把银钱的事情说道清楚,等二房唯一当官的回来解决吧!

    高守礼皱眉,他心里先对高静媛存了三分疑心,便不肯信她;但是碍于情分又不能指责堂妹。

    而高祈瑞则不同,他招招手,让高静媛过来,非常语重心长的问,“为什么不论好坏都发脾气?她瞪你了,你祖父、伯父、兄长都在这里,难道不能为你做主?”

    高静媛撅着嘴,有点伤心的说,“娇娇说我要被爷爷卖掉做童养媳了,以后要看人脸色。不想被人欺负,就得自己硬起来,谁欺负我,就自己打回去。宁可粗鲁一点,不能软趴趴。”

    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娇娇?是谁?还有,谁说你要做童养媳?”

    高祈瑞没把自己当八大世家的人,当他也有他的骄傲,就算穷到砸锅卖铁,他也不会允许弟弟的女儿去做童养媳!

    “都这么说啊!爷爷不是欠你们家好多好多钱吗?他还不上了,肯定是让我到你家做童养媳了!呃,大堂哥长得好看,我,我愿意啦!”

    小孩子亮晶晶的眼神,看的高祈瑞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使劲弹了她的脑门,“尽胡扯!他是你哥哥,你就当他是亲哥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